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师父我们缘起上古时 > 第65章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wshu.com
  她只知自己生来便嗜赌、哈天哈地的赌,逢赌必赢,生来能言,开口就赌:“接生的老婆婆,我赌你出门就能捡到一定金元宝,不收我家诊金可好?”

  据说接生婆瞠目结舌,当然不是因为能捡到金子而美的而是被眼前的这个眉开眼笑的绿眼小娃娃给吓的。

  混在接生界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刚出生就会说话的,而且还说的这么溜的……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天生与众不同的眸子可是在她接生史上从未见过的,估计也是空前绝后了。

  邪若渊长于十六岁,赌遍了全镇的大街小巷,原本一片祥和的邪巫镇,随着她的到来变的是乌烟瘴气一团糟,好好的小镇以及镇中的男女老幼,通通的都赌成了她家的地盘,成了她家的奴仆。

  老族长一怒,所有赌注都不作数,扬起扫帚,给轰了出去……

  没错,神奇的扫把,撅出去老远老远……老远老远……远到……不见踪迹!

  老族长摆出了与接生婆婆的同款瞠目结舌,没想到自己的扫把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他只是想教训教训这个小后生,该回来还是得回来的呀!

  这给撅哪去了???

  满脸的大问号子!

  老族长看看比他还懵圈的村民,挥挥手,该干嘛干嘛去吧,还好这娃娃没爹没娘克全家,这回连自己都克,把自己也给克没了。

  老族长看了看手中的扫帚,那满脸的褶子是抖不平了,再加上惊讶疑惑的各种表情叠加在一起,那扭曲的呀,连最后一个看热闹的小孩子都吓的浑身上下抖了抖,然后,跑的可快了……

  老族长啧了一声,却仍那么皱巴巴的皱着一直在端详着这把神奇的扫帚……不是没教训过别人家的娃娃,都没什么事儿,更也没见过给谁撅没影子了的?

  怎么就偏偏到她这儿就出问题了呢?

  最后老族长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不是自己的问题那就是她的问题了。

  找到了合理的解释满意的理由,便欣然的扛着他的大扫把回家了……

  邪若渊砸吧了下嘴,也不知道他们的老族长有没有再找过自己。

  就这么一扫帚给撅出来了,着实有些丢人。

  一阵落寞后,她又挽起了狐魄儿的胳膊,兴致缺缺的说:“我们走吧,不想和他们赌了。”

  狐魄儿突然发现,刚刚不知道是邪若渊想起了什么导致情绪稍微有些波动,可正因为情绪波动,身上便若有若无的散发出了许多灵气,而她身上散发出的灵气不仅能净化铃音鬼道深渊之下的怨魂也同样能安抚下她内心深处的欲望。

  就在刚刚的一瞬间,她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她忽然眸光一亮看向邪若渊,暗暗的有些窃喜。

  红罗在她身上下的怨咒或许邪若渊可以帮她抑制,一瞬间,狐魄儿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那久违的澄澈笑意不经意的挂在嘴角,没有伪装没有刻意,是十分的自然而然。

  白无泱将她那微不可察的变化看在眼里,低了低眸,看着脚下的路独自思索着,突然,他胳膊一痛,本能的抗拒使他特别快的将手臂抽离出来,眉头皱了起来看向狐魄儿。

  狐魄儿脸色微僵,手停在了半空中,问道:“怎么了师父?”

  白无泱慢慢的舒展开眉宇,忍下疼痛,装出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才开口道:“没事,刚刚想些事情出神了。”

  狐魄儿放下了悬在空中的手,无甚在意的点了点头,看着已经跑去找凌云木聊天的邪若渊一眼,眼中虽是清明澄澈、心中却多了一分忐忑不安的问道:“师父想什么想出神了?”

  白无泱看了看她又收回目光说:“我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天下太平,什么时候才能带你离开。”还有……什么时候才能不在这三界中、不染这凡尘事。

  狐魄儿的手突然握紧了自己的衣角,“带我离开?”

  她从未想过他还能够带自己离开,也从未奢望过除了拜仙山,哪里还能是自己的去处。她低下头,声音忽小的问道:“师父不怕我有一天罪无可恕吗?”

  白无泱虽是笑着却别有深意的道:“我的徒儿若是罪无可恕,那我也必定是其罪当诛。”

  “谁敢?”那清明的眸子瞬间又染上了一丝不由分说的狠戾。

  白无泱有些诧异的看着她,狐魄儿也立刻发现是自己有些紧张的过了头,她侧身便走到了白无泱的前面,有些颤抖的开口,“我是说,师父不会有错,更不会其罪当诛。”

  “魄儿、”白无泱拉住了她的臂弯又拽到了身前,看着她的眼睛说:“你若有过,那必是我错,我为师你为徒,教而不严、滋生事端,是我过大矣。”

  狐魄儿眉头皱起,紧张的看着他,“师父、”

  “听我说,”白无泱打断道:“不要总争着与我认错,若你犯错,一日为师一日我过。”

  狐魄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是很想道歉,很想很想……

  白无泱将她的手握在手心,便转过头去继续向前走着,他忽而笑了笑说,“我是不是让你有很大的压力啊?如果……一看见我就是压力这么大,那我回避回避也不是不可以。”

  “嗯?”狐魄儿满脸茫然。

  白无泱啧了一声,因为脑子里忽闪而过的念头有些不可言说,他笑意颇深的回头看了她一眼。

  四人回到客栈,邪若渊便满脸嫌弃的挑剔道:“此处灰尘过厚,脏。”

  “此处人满为患,乱。”

  “此处环境不雅,差。”

  “这张床榻大小,也就勉强算得上是我家兔子的窝。”

  “桌椅用具都不够精致,你们的审美应该不差,怎么就选了一个狗窝?”

  兔子窝、狗窝……

  !!!

  邪若渊摆摆手道:“跟我来吧,让你们开开眼界。”

  当四人站在这么一座奢侈豪华的府邸前时,除了邪若渊外的其他三人皆是不免有些意外。

  凌云木自是见识最少的,谁让他是不知岁月的久居昆仑,白无泱只有今世的记忆,当然也是从记事以来,一直深居简出的,即便是不缺银子,但也不注重这些表面的浮华。

  而狐魄儿嘛,那自是天上人间见过大世面的,让她怎么形容呢?紫微垣除了大便没什么可以值得比的了,真是越比越穷啊!

  而天宫的琼楼玉宇吧,太仙儿了,也不可做比。

  酆都大殿?又太阴森鬼气。

  这样想来也就涂山的孤王大殿奢豪程度能与之比较一二了。

  邪若渊毫不低调的将这几位请了进去。

  一行人从门外的豪华气派中还没缓过神来,又被里面的一翻景象惊到了。

  楼宇精致大气不必多说、就单单是这不计其数的宝石铺地也着实让人震撼,三个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下脚了。

  “走啊?”邪若渊笑的非常得意,“愣着干什么,别客气。”

  “不想客气,”狐魄儿说,“就是想问问,踩坏了用赔吗?”

  邪若渊笑而不语……

  狐魄儿也笑笑,狠狠的踩了一脚,邪若渊皱了皱眉有些肉疼,“哎,下脚有点数啊!”

  狐魄儿第一次觉得仙境还能用豪华这个词来形容。

  入眼处即是琳琅满目,院落中也不知是什么名贵的花种花开正艳;

  古树参天,那碧绿的枝叶垂下又随风荡起,一身浓郁的气息就好似是自远古传来。

  而古树之下还有一把古木琴,伴着清风便奏起了源远流长的旋律。

  狐魄儿点着头评价道:“嗯、神奇,风景甚美,好一派轻奢之气,富可敌国呀!”

  邪若渊眸子瞬间一亮,“知己也。”

  狐魄儿笑着心道:这个府邸,净我心魔真是极佳。

  凌云木摇头轻叹,他一生风骨,一切淡然,而木与叶相守几万载,她却是生的一身铜臭气,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而且对这些东西,看来她还不是一般的执迷,凌云木挑了挑眉看向邪若渊问道:“都是赌来的?”

  邪若渊的眸子又一亮,“知我者也,从未输过!”她又看向白无泱,“你呢,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白无泱看了看她,“你非凡人?”

  邪若渊赞叹的连连点头,“嗯、不错,你虽凡人,却独具慧眼,长了一身不凡的本事。我乃邪巫之族,生而善巫蛊之术,自是不俗。”她高傲的扬起了头,十分的臭显摆。

  当狐魄儿看到那堪比一个厅堂大的卧室时,不由得感叹,客栈的规模还真就不及她家那些还没化形的兔子和狗狗的窝啊!

  自己跟她比起来那真的是太穷了,什么叫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这张榻,大到她已经不能再脱口而出这叫榻了!

  狐魄儿的心中突然就有一种酸不溜丢的感觉,这一千多年来,自己竟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

  仙也仙过,妖也妖过,如今又是那令人闻风丧胆的魔王,牛逼吧!

  可与邪若渊比起来真是寒碜惨了,竟莫名的生出自己是长了一副穷酸的倒霉相,过不得丁点好日子。

  白无泱从她身后侧身而过,先是一愣,随后一笑,“凌云木估计也是你这副表情,凌云叶这轮回一世,丁点心都不用他操,自己便已经混的这么风生水起的了。”

  虽说这里的灵气能够净化心魔,但狐魄儿仍是极其敏感的,眸子瞬间暗了暗又十分懂规矩的笑了笑,“师父说的极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