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惊奇赘婿 > 第156章 收服云子奕(昨晚直接喝去了医院,这两天补上...)
    齐家七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wsh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而看大汉们对青年的恭敬态度,他们这几人明显不是兄弟哥们,应该是护卫随从之类。

    他眼睛一亮,莫非

    “清雪,不要伤他们性命,除了说话那个,其他部打晕。”齐天淡淡的说道。

    蓝衣青年和身边的魁梧大汉们顿时一愣,像看白痴般的看着齐天,随后爆发出一阵阵狂笑

    “哈哈哈你在逗我开心吗哈哈哈云海城的人都这么好笑吗”蓝衣青年笑得前仰后合。

    转而他看向夏清雪:“清雪,嗯,不错是个好听的名字哈哈哈”

    他见齐天的外貌,不过就是身材略高的公子,而身旁的美貌女子也是个柔弱小姑娘,也就那个车夫还像点样。

    就这几个人还想打晕自己这些人,真是太可笑了

    “大少爷,我笑得有些肚子疼,哈哈哈”

    “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能不能打死我倒不知道,能笑死我,我信哈哈哈”

    车夫见这些人侮辱老大,大喝一声:“你们找死”

    说着就要去砍那名蓝衣青年。

    “住手”齐天喊道。

    车夫举起的刀又放下,回到齐天身前,戒备的看着几人。

    这时,一名大汉似乎有意讨好蓝衣青年,大笑一声:“少爷,就让我铁木替你夺过这个小娘子驾”

    “砰”

    这名为铁木的大汉,双腿刚夹了一下马肚子,就软软的摔倒在了马下,不省人事了。

    “嗯什么情况”蓝衣青年和他周围的大汉都懵了,直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就在蓝衣青年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白色身影闪过。

    “砰”

    “砰”

    “砰”

    连续七声人体坠马的声音响起,地面上还溅起了阵阵灰土。

    蓝衣青年左右看看地上不省人事的大汉们,简直觉得自己是不是产生幻觉了。

    或是昨晚还没睡醒,他现在还在梦境里。

    “下来说吧我不喜欢仰头和人说话。”齐天这会儿下了马车,站在地上说道。

    蓝衣青年看了眼身前的公子,如梦初醒顿时搞清了形式。

    他没有犹豫,乖巧的跳下马,神色有些恍惚的站到齐天身前。

    今天他已经遭受了太多的打击

    齐天伸出手:“身份牌。”

    蓝衣青年老老实实的从怀中掏出一个铁牌,恭敬的递了过去。

    齐天拿在手上,心中念着牌子上的名字,云子奕

    他暗笑一声,**不离十了,这青年估计就是洪江门帮主云江海的大公子,云子奕了。

    要说着云子奕也着实倒霉。

    他们被守城的士兵赶了出来后,就徘徊在城外二里处的山坡上。

    一直思量怎么才能混入城中。

    他本想让一个人先混进城中,通知洪江门分舵的人出来接他们。

    只是左右环视,除了自己外,没一个像好人,不是刀疤脸,就是大花臂

    而他又和守城士兵吵了一架,现在装百姓进城,为时已晚

    就在他们苦思是回江陵城还是等城内洪江门人出来时,一驾很拉风的马车出现了。

    继而就上演了刚才那一幕。

    按常理说,这种劫持马车的事情他们过去没少干,甚至上百人的车队也劫过,从未失手。

    云子奕看到这马车如此拉风,车内必定是什么贵人或是美妇。

    而且,就一个车夫跟车,心中认定必须是手到擒来

    如果自己劫持了马车,说不定不仅能让他们带自己进城,还能敲诈一笔

    此时的云子奕不去看齐天,更不好意思看夏清雪,刚刚还豪情壮语,转眼间就成了人家的俘虏了

    八个身高九尺的魁梧大汉,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就被一名漂亮的女人给打晕了。

    “你想劫持我”齐天将身份牌还给云子奕,脸上带着些许笑意。

    只是此时云子奕觉得这笑容,简直比恶魔还可怕

    “是呃不是”他现在有些语无伦次。

    齐天“呵呵”一笑,脸上有几分和蔼:“到底是还是不是呢”

    云子奕又开始犹犹豫豫,欲言又止。

    他现在的内心已经完乱了,打乱了过去一贯的套路

    过去,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威胁谁就威胁谁,哪个人看到他不像是老鼠见到猫。

    他俨然就是江陵城小霸王,天天欺负人

    只是来了云海城后,处处碰壁。

    不仅城门进不去,想劫个马车,还被人反俘虏。

    齐天看着云子奕阴晴不定的神情,心里暗道,真是个单纯的小朋友。

    随后又疑惑起来。

    按理说,云子奕是来洪江门云海城分舵“实习”的,他应该是今天刚到。

    劳累一路了,不赶紧进城却在城外转悠,还想劫持别人马车,莫非他有走到哪劫到哪的习惯

    洪江门到底是江湖帮派还是山上的草寇劫匪

    忽然,齐天想起肖小兵对自己说的话,现在艳阳帝国内主要城邦一律戒严,不得擅自进出云海城。

    他看向已经被车夫绑起来的大汉,又看了看蓝衣青年,隐约明白点了什么:“你劫持我是想进城然后再找个机会看看能不能敲诈一笔”

    云子奕大脑已经完发懵了,根本没有思考的能力,听到别人问话,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齐天略微沉吟片刻,道:“我可以带你进城,如何”

    云子奕还机械般的点透,忽然双目一睁,惊喜道:“说的可是真”

    齐天笑着点了点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我一贯的做人准则。

    虽然你想劫持我,还想敲诈我,但我却不想伤害你,反而还要帮助你。

    谁让我是个好人,好人就要有好人的样子,做好人该做的事”

    云子奕差点就要给齐天跪下磕头了,他简直就觉齐天是上天派来搭救自己的,而且刚刚自己还那么不礼貌的对人家。

    “多谢恩人恩人大恩大德,我云子奕没齿难忘”他双手作揖,恭敬的给齐天鞠了一躬。

    齐天笑了笑,随后看向车夫,“把他们都弄醒吧,跟我一起进城。”

    车夫虽然不知道老大为何这么做,却也很听话的从车上拿下水桶,将他们几人浇醒。

    齐门山,天海帮,还有齐门护卫镖局,入门第一条规矩,就是要绝对服从命令

    不服从者,家法处置,并从此赶出齐门

    清醒过来的大汉们有些发懵,楞楞的看着周围的齐天,云子奕,夏清雪,还有车夫。

    最后他们将目光落在了夏清雪身上,他们都记起来了。

    就在他们嘲笑眼前这几人时,白衣女子身形一闪,随后脖颈一疼,他们就都不省人事了

    这些江湖中人隐约明白了什么,这个白衣漂亮女子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还是很厉害的那种

    否则入门级的武林高手,想要放倒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松绑后,大汉们不敢再像之前那般放肆,老老实实的站在云子奕身后,偶尔瞥向齐天和夏清雪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恐惧和惭愧。

    齐天看着大汉们都已经起来了,笑道:“既然刚才都是误会,我们就一起走吧。”

    云子奕再次恭敬的鞠了一躬:“谢谢恩人”

    而周围的大汉们,则是有些错愕的看着齐天和云子奕。

    齐天坐在车厢内,而云子奕带着大汉们骑马走在后面。

    大熊不自觉的快了几步,来到云子奕身旁,低声问道:“大少爷,这是怎么回事

    咱们之前明明是想要劫他们,他们现在却好心带咱们进城,莫非刚才大少爷与那个公子说什么了”

    云子奕双眼露出恭敬神色,道:“没说什么,都是因为车内的公子是个好人

    他要做好人该做的事情,这才放过我们,又带我们进城。

    我云子奕今天才知道什么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以后这名公子就是我学习的目标,永远也追不上的大哥”

    云子奕跟随着风火马车再次来到了城门前。

    守城的士兵微微皱了皱眉头,目光不善的看向云子奕几人,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戒备。

    同时,士兵们也认出了齐天的风火马车。

    他们没有丝毫阻拦就放马车进城。

    风火刚进去,士兵们立刻排起一道人墙,挡在了云子奕他们身前。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还真想来闯门”领头士兵已经拔出了刀,面色不善的看着云子奕几人。

    “兄弟,这些人是跟我一起的,可以不可以放他们进来”齐天从马车内探出脑袋。

    那名领头士兵表情顿时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无死角旋转:“原来是齐大哥的兄弟,那必须放行

    哎呀你真是的,既然和齐大哥认识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早说

    早说不久没这事了嘛”

    他最后埋怨起云子奕,为什么不提前爆出齐天的大名,责任完在云子奕自己

    自从肖小兵称呼齐天大哥后,这些守城士兵也跟着称呼齐天为齐大哥。

    此时此刻,云子奕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渺小

    你看看人家

    只是客气的说了一句话,还是商量的口吻,守城士兵就像是看见上级军官般敬畏。

    云子奕对领头士兵拱了拱手,便跟上齐天的马车,直到此时,他才直到车内的公子姓齐。

    离开城门一段距离后,齐天从车厢内钻出,笑道:“云公子,你我就在这里分别吧。”

    云子奕一愣,赶忙翻身下马,神色严肃的说道:“齐大哥,以后我就是你的兄弟,只要大哥吩咐一声,兄弟我上刀山下火海,眉头都不皱一下。”

    齐天微微一笑:“云弟客气了”

    云子奕心中一喜,齐天如此说,就是承认自己这个兄弟了

    “齐大哥如此帮我,大概还不知道兄弟的身份,我乃是洪江门的大少爷,云子奕”他自豪的介绍道。

    齐天眉头一挑,故作疑惑道:“洪江门有些耳熟,莫非是江湖帮派”

    云子奕一听齐天似乎听过洪江门,一种表现的冲动涌上心头:“大哥,洪江门乃艳阳帝国第一大江湖帮派,我父亲就是现任帮主云江海

    以后只要大哥吩咐一声,洪江门自当为大哥鞍前马后”

    齐天心中暗笑,这个云子奕果然单纯,甚至还有些冲动,自己不过是抓了他又放了他,随后又带他进了城,这就让整个洪江门为自己鞍前马后。

    如果让云海城中那些巴结洪江门的商贩或小帮派知道了,还不得气死

    但谁让他们命不好,没有在云子奕落魄的时候遇见他,更没有自己随机应变的这份能力

    “感谢兄弟如果大哥以后真有需要,一定会跟兄弟说的。

    另外,我乃是夏家二姑爷齐天,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大哥帮忙,兄弟尽管来找我”齐天说完,就潇洒的钻进车厢内,留下一片崇拜的目光。

    车夫傲然的“哼”了一声,向着夏府走去。

    直到风火的背影已经消失不见,云子奕依然站在原地,远望着马车消失的背影,口中更是喃喃道:“大哥就是大哥

    就算知道洪江门是帝国第一大帮,大哥依旧是那么风轻云淡,平静如常。

    就算知道我是洪江门的大少爷,大哥还是那般随意潇洒,不失风度”

    大熊站在一旁,斜眼瞥了云子奕,心道,你这是夸齐大哥呢,还是夸自己呢

    他提醒道:“大少爷,天色不早了,我们赶紧去分舵吧。”

    云子奕最后深深看了一眼齐天消失的方向,“走,回分舵”

    就在齐天为明日镖局开张的事情忙碌时,云海城李家接到了一封信。

    李家客厅中。

    李子雄看着管家刚刚递过来的信,脸上逐渐露出一股狡猾的笑容。

    当他把信收起来时,更是连说三大声“好”

    其心情愉悦的程度可见一斑

    客厅中的另一个人,明显有些心浮气躁,坐立不安。

    “爹,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你让我给夏家的那个废物道歉,我也做了,该让我出去了吧”李泽龙不满的说道。

    自从前几日父亲让他亲自去给夏平安当众道歉后,他虽然极力抗拒,却也不得不从,毕竟父亲的话说得非常狠。

    他如果不给夏平安当众下跪道歉,李子雄就张贴告示将李泽龙逐出家门

    之后,他就被李子雄软禁在家,不许踏出李府一步。

    平日风流潇洒惯了的李泽龙,只觉得度日如年,差点要憋闷死。

    “你出去干嘛找个机会宰了夏平安”李子雄笑道。

    李泽龙面色一顿,颓然的沉默起来。

    他确实有这个打算,自从让他当众下跪道歉后,心中就积怨难平,天天想着找个机会把夏平安杀了。

    他要告诉世人,就算自己被父亲逼着给人道歉,但那人始终都活不了

    “泽龙,为父知道你心中怨气难平,但你又可知,父亲让自己的亲儿子给别人儿子下跪道歉又是多么的屈辱愤怒吗”李子雄叹口气道。

    李泽龙目光一热,心中涌起一份感动。

    “但是为了我们李家最后能赢,就不得不先委曲求,让所有人忽略我们,让所有人轻视我们

    你的仇,父亲已经记下了,要不了多久,夏家,还有那些咒骂我们的人,部都呀连本带利的偿还我们

    你看,你大哥已经来信说了,阿什马场的所有高原骏马都被我们签下了。

    只要等朝廷采购的批文下来,战争爆发的消息公开,我们李家又可以像过去那般,在云海城呼风唤雨了”李子雄说到最后,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有了高原骏马的订单,他复仇的筹码就有了

    李泽龙眼中逐渐布上一层凶狠和恶毒,夏家的小崽子,他一定要让对方十倍的偿还于自己,最后死在自己的手上

    还有那两个倾国倾城的千金,既然无缘做自己大嫂,就来做自己胯下的女人吧

    七哥:昨晚喝了不知名红酒,直接被送进了医院,今晚才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