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诸天里的一棵树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愿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wsh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青不清楚这是什么,但他知道的是,他可能是中大奖了。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比普通人中大奖还要来的少见的奖。

    毫无疑问,自己手上那薄薄的一张折叠纸是一件宝物,一件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宝物。它能起到的作用,恐怕要比李青现如今所知的任何异类宝物都还要贵重。不要说是他,就是一些顶尖的异人强者,都会对这个东西动心。

    一旦这个东西曝光出去,凭自己现在的人脉和实力,根本没办法保住它,更别谈拥有了。会有很多他无法拒绝的人物,会向他讨要这张折叠纸。好一些的,隶属于官方的,吃相可能会好看一些,会给予一些好处,例如资源的兑换交易,在守夜者官方的权限提升等,当然,这其中或许还会有一些若有若无的来自高层的暗示。

    坏一些的,那就有很多了,比如盗窃?绑架?威胁?暗中肯定有人会想要空手套白狼,铤而走险上一次,搏一搏的。

    无论是好的坏的,他想要平静的生活,肯定是不可能的了,至少在因这张折叠纸曝光后引起的风波彻底消失之前,他是不可能再有什么平静的生活了。到时候他最好的选择,恐怕就是将这个宝物交给守夜人组织,兑换资源的同时,寻求庇护。在官方的运作下消失一段时间,然后看情况决定是以原本的身份重新出来,还是改头换面换个身份。

    李青认真的想了想,知道折叠纸存在的,除了自己之外,可能只有那位店主,或者说是那位店主幕后的人。至于说于晴晴,她恐怕什么都不会知道。这样一来,只要那位幕后者不暴露消息,他就是安全的。至少目前是。

    唯一让李青心怀忐忑的,就是那个幕后者的目的。对方连这么宝贵的异类宝物都愿意拿出来做筹码,那后续肯定还会有一连串一环扣一环的相应安排,或许那位店主,包括他和于晴晴,都是这个对方安排中的一环,几个不自觉入局的棋子。

    在幕后者付出如此大代价,不可能不搞事,搞事也必定不可能是小打小闹的情况下,现在只有自己知道这张誓约折叠纸似乎并不算保险。

    摆在李青他面前的剩下了两条路,一条是自己乖乖的收下好处,作为棋子。一个自己是将“好处”丢出去,脱离暴风眼,明哲保身。哪一种都很难选,前者虽然会身入暴风眼,平静的生活不再,但只要他熬过危险不死,他的实力和地位都必然会上涨一大截;后者退一步,则是大概率可以将自己从即将掀起的暗潮里摘出来上岸,继续过自己的“平静”生活。

    心里犹豫了片刻的李青,最终还是用手死死的抓住了手里的誓约折叠纸。他决定选择前者,向前进一步!

    几年下来,李青原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相对“平静”,或者说是相对“平凡”的生活,但内心深处,未尝没有留存遗憾。毕竟当年他也是被寄予厚望的新人,他自己本身对那段时期也十分自豪,只是他没有成长起来而已。若是有可能,他还是想再搏一次。

    前进可能粉身碎骨,但没有家庭和后代的他并没有多少后顾之忧,亲人也会有守夜者给予庇护。退后,不仅仅是后退一步,还意味着连自己的胆气、信念等一起后退了一步。只要走出了这一步,李青感觉自己未来十几年里,恐怕慢慢的会变成一个他自己都看不上的,遇到麻烦事情第一时间想的就是后退的退缩者。

    李青不想自己变成那样的人,所以他想要在自己内心的信念还未彻底消散磨灭之前,截断自己的后路。或许未来他会后悔。

    下定了决心的李青立刻就摒弃了内心多余的情绪,一心一意的开始研究起手上这张誓约折叠纸的最佳用法。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计划,他一个人无论如何都是抗不下幕后者操纵的风波的,所以,他打算啦守夜者组织下场。

    签订了誓约之书之后,他会立刻将一些情报信息,包括誓约之书的存在都上交给守夜者组织。在他已经签订了誓约之书,造成了既定事实的情况下,守夜者组织极大概率不会放弃他,而是会再次重视他,投入资源给予他成长。虽然初期肯定不如将空白的誓约之书上交收获的好处大,但有所得就要有所失。李青对此也不会惋惜。

    看了下时间,距离自己重新接班还有几个小时,他晚上可以再去一次那个书店,与那位神秘的店主交流一下。这也是一次试探。收回看向钟表的目光,李青还是分析起了如何最大化利用手上的这张誓约之书。

    一张纸,却叫誓约之书。李青推测的,这张纸应该是从某本书上撕下来的,也就是指,这张纸很大可能不会只有一张,具体多少,除了掌握着誓约之书的那个幕后者,或许谁也不知道。当然,也可能对方也没有完整的誓约之书,但既然对方感舍出去这么一张,其手上就必然还有存货。

    誓约之书的作用,就是给自己身上套一层枷锁,然后以这层枷锁还换取相应的成长潜力,或是力量!

    这层枷锁,可以是某些行为举止,也可以是自己订立的一些行事守则,还可以是心中某种想要达成的强烈信念。不同的选择,也可能换来不同的力量。当然,遵守签订的规则会获得力量,违背自己签订的规则,也会受到一定的惩罚。

    以行为举止来签订誓约之书,这是最浅薄的利用方式,换取的力量不多,但相应的,这种方法违背后受到的惩罚也相对轻薄。

    订立一套自己的行事守则,或者是心中某种想要达成的强烈愿望所形成的执念,这是较为深入的利用方式,可以最大化的挖掘利用誓约之书带给你的力量,且具备一定的成长性。理所当然,违背的话,受到的惩罚也极为严重。签订遵守的行事守则越苛刻坚定,换取的力量和成长性也就越高。

    尤其需要的注意是,并不是说你给自己设定了一些行事守则,然后遵守它们,就能立刻获得相应的力量,并不是如此,最佳的做法是,你全身心的认同这种行事守则,且坚定不移的遵守执行着它们。就如那些故事里遵守着各种苛刻条例的骑士,越虔诚力量就越强大。而强制自己执行自己订立的那些苛刻条例,本身并不是真心认同的,那换取的力量就有限。除非你能欺骗过自己的心,否则就别指望欺骗过誓约之书。

    这其实是很适合官方一些特殊部门的,无论是情报人员、士兵、还是警员和守夜者,都可以根据官方的律法,加上自己职业的定位,来给自己制定一套标准制式模板的规则,毕竟无论有没有誓约之书,这些人员都在遵守着官方划定的规则在做事,以职业生涯的行事规则来换取相应力量,这很适合。前提是官方有一张空白的誓约之书纸卷。

    心中想要达成的某种强烈愿望所形成的执念,或者是坚信不疑的信念,这两者和前者最大的不同就是,它是具备时限性的,你的执念或信念越是强大,换取的力量就越多,也越强大,如果再订立一个达成的时间限制,换取的力量会更多。但同样的,等到你的执念达成,信念也得以实施,那这份力量就会衰退下去,因为你的执念已经达成了,这份力量也理应要离你而去了。如果失败或者中途你放弃了,那么你获得了多大的力量,就要承担多大的惩罚。

    誓约。

    发誓,订约。

    其中的规则就是如此,至于更深层次的逻辑,以及誓约如何形成的规则,对李青来说那只是一个谜。他现在只能从誓约之书透露给自己的那些情报信息里分析出这么一些。更多的,在李青想来,恐怕只有他拿到那一整本誓约之书才能获得。

    不过,创造了誓约之书的人真的是强大啊。是远古的“古书”吗?还是说,这是某种不为人知的新异力?

    李青揉了揉誓约之书的纸张,材质触感很普通,就是质感稍好一些的普通纸张,很多书籍印刷时都会采用这种纸。在内心审视了一边自己的分析,没觉得有什么错误的李青,当即从书桌的笔筒里摸出了一支笔,将誓约之书的纸张在桌子上平整的铺展开,准备签订这份誓约。

    行为举止这种浅薄的用法李青第一时间就淘汰了,俺怕它受到的约束最小,违背后的惩罚也最轻。

    强烈的执念或信念,在心里犹豫了一下后,也被李青给划掉。这种虽然能最快获得力量,且具有极高的成长力。但并不是谁都能选择的。李青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没有特别强烈的执念与信念,也就达不到签订此类誓约的最佳效果。

    所以最适合他的,就是行事规则誓约。当然,李青不会刻意给自己找麻烦,订立一些太过于苛刻和没有回转余地的规则,尽管哪一行能获得的力量与好处更多。李青想要签订的,是一份附和他寻常行事风格的规则,这样既是遵从本心,也可以极快的获得力量,且熟练掌握那种力量。如果订立了苛刻的规则,而自己初期又很难真心认同,那么获得力量对自身而言,就是一种沉重的负担。时时刻刻都有力量失控,满盘皆输的风险。

    笔尖在铺展开的誓约之书的纸上流利的滑动,一个个海湖文字随着李青握着笔挪动的手腕,在纸上一一出现。李青并未着急的书写,而是写一条规则就会停顿一下,在脑海里思索重复一遍之前打好的腹稿,一切没有问题后,才会再次开始书写。

    前前后后花费了近一个小时,李青终于长舒了口气,放下笔揉着自己竟然有些发酸的手腕。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觉得没有任何问题后,李青才终于实行了最后一个程序,那就是用精神异力签下自己的名字,留下自己的异力烙印。这样的话,誓约达成时,就会反馈给他同样的异力。

    异力烙印烙下,下一刻,李青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同时他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精神偏长的异力,那已经好几年只是在他的水磨工夫下才一点点增长的精神偏长异力,正在用一种他既惊喜,又惶然的速度向上拔升。

    短短的十几秒,李青他的精神偏长异力涨幅,甚至已经超越了他一两年辛勤的水磨苦工,更恐怖的是,它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在李青的感知里,它的涨幅距离极限还有着很大的差距,这意味着一时半会,这种对他来说堪称惊悚的精神偏长异力增幅还不会结束。

    李青现在反而要担忧一下,如果他的精神偏长异力这么无休止的增长下去,他的脑袋到时候会不会因为承受不了这股力量,而像一个充满了气还在充,最后到了承受极限砰一声爆开的气球一样炸了。

    好在情况没有到李青估测的最坏的情况,三分钟后,这种狂飙突进的异力增幅就缓慢了下来,如开始关闭的水龙头,水流已经开始变细,然后化作一滴一滴的水滴,最终连水滴都消失。李青闭着眼睛努力的梳理着自己暴涨的精神偏长异力,竭力的将它们纳入自己的意识管理之下。他从未有像眼前这棵一般,觉得自己的精神偏长异力无穷无尽而又浩瀚磅礴的。他的战斗续航和异力能力都比之前增加了不止一倍。

    早先他全力而为的话,精神偏长异力只能支撑他不超过十分钟的战斗,而现在的话,这个时间限制拓展到了一个小时。且精神偏长异力的杀伤力与早先不可同日而语。他现在,已经追得上守夜者组织内的一流守夜人了。实战和异力知识等方面或许还有很大差距,但这些都是可以依靠努力和时间来弥补的。他已经不再是之前连追赶都追赶不上的无力之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