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通天神井 > 大结局 传说,还在不断缔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wshu.com
    

    A ,最快更新通天神井最新章节!

    赤县神州历二百一十七年。

    慕容朗治下国泰民安,老百姓夜不闭户,社会风气良好,民间修者虽不多,却都秉持着“行侠仗义”之准则行走江湖。久而久之,赤县神州渐渐兴起诸多修者门派,其数量几乎以几何倍数增长。

    民间尚武成风,一时间人人修炼,倒也安平多年。

    慕容朗更是改国号“泰安”,取国泰民安之意。这段时间,后世史称“泰安盛世”。盛世当下,只是传闻皇宫大院里,那位已到了出阁年纪的公主却迟迟未嫁……

    夏域四象城,廖家。

    “真没想到,你竟还记着我们?”说话这人名叫廖杰,正是当年一同前去赤县神州的五人之一。那事虽然已经过去五年,但凡是经历过的人,大概谁也不会忘记。

    席上,廖裕居于主位,如今他已接管家族的所有事务,也是一家之主了。

    其右手边依次坐着白枫、雷龙、宁静,廖杰居于席末作陪。此时,他们都看着坐在廖裕左边的那人,表情中多多少少夹杂着不信。

    还是雷龙最为心直,直接问道:“你小子怎么还是这一副长不大的样子?”

    萧云微笑,道:“我才四岁,能长成现在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岂止是很不容易,简直是前所未有。”看得出来,廖裕也很高兴,“要是说出去,你这个紫虚宫的少主四岁时就已经有了二十一岁的身体和思维,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吧?呵呵,来喝!”

    说着他竟真把手中酒一饮而尽,廖裕原是很少喝酒的。

    “妈/的,世界之大还真他/妈无奇不有。”雷龙打个哈哈,上上下下愣是把萧云瞧了个够,“要不是认识你这小子,谁会知道你四年前竟没有死掉。”

    一说到四年前,萧云的神色不经意间黯淡了些。那年的事,他终究还是不想说起的,父亲死了,梦雪也死了,炎华帝国的人更不知道死了多少,他到现在还不知道骆虎、千姬等人的消息,不知道那个人的消息……

    “死胖子,不会说话,当浮一大白!”白枫敏锐地捕捉到萧云的神色,笑骂了雷龙一声。

    雷龙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连道:“喝,喝,我喝。”

    “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呢?”宁静突然开口问道。

    他当然知道她说的是谁。

    他当然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去找她。

    他只是不知道当初他让梦雪传话,梦雪却并不是传的他原话。

    这天晚上,他们都醉了。连宁静,也醉了。

    人生在世,能有多少人可以陪在你身边与你共谋一醉呢?

    如果有,那么醉醉又何妨呢?

    虽说感情不是在酒里,但确确实实是有了感情才能在一起坦坦荡荡地喝酒啊,什么也不用想……

    什么也没想,到了第二天。

    廖裕五人送萧云出城。

    “你接下来打算去哪?”

    廖裕问道。

    萧云想了想:“不知道,四处走走,交交朋友,看看这个世界,走到哪就算哪吧。”

    宁静羡慕道:“真羡慕你想去就去,只可惜我们都有家族牵制……”

    雷龙呵了一声,抢道:“小云子就没家族了,说出来怕把你吓死。”

    话一说完,六人都笑了。

    笑声中,萧云一个人,一匹马,背着一柄剑,信马由缰而去。

    那是什么剑,君子剑?不是君子剑?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没多少人认得这把剑。

    他是什么人,萧云?乾神境强者?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没多少人认得他。

    出了夏域,马蹄声嘚嘚往赤县神州的方向踏去。

    他说过走到哪算哪,当然走到炎华帝国也就算炎华帝国咯……

    ……

    萧云躺在马背上,头枕在手臂上,看着空中时不时飘过的白云,偶尔逗逗远飞的候鸟,也觉趣味无穷。不过正当他沉浸在乐趣中时,身下的马匹竟停了下来,同时他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年轻人,我们又见面了。”

    他翻身起来,一眼就认出了前面的人:“姬老先生,是你?”

    只见一个老头子,胯下骑着一只驴。老人倒不奇怪,那驴却一瘸一拐,竟是个残疾。看见了驴,萧云突然觉得老人也有些奇怪了,他手里竟拎着壶酒,那当然是酒,萧云虽然只有“四岁”,但他的鼻子却有二十一岁。

    “可不是我嘛。”姬老说着又巴咂喝了一大口酒,几年未见,他竟似乎爱上了酒,“怎么,光顾着看我这个老头,连熟人都不认得了?”

    姬老这一说完,萧云才发现驴的左面还站着一人,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人竟是皇甫雪:“雪……雪姨?你不是……”

    “我不是死了,不是灵魂体是吗?”皇甫雪抚嘴一笑,反问道,“你看我现在是人是鬼?”

    “当然是人。”以萧云目前的实力,即便是鬼他也不怕。

    他略作思索,顿时就明白了个中概况,笑着说道:“姬老先生真人不露相啊,早知老先生有这能力,小子早该让雪姨来找你了。”

    姬老笑笑。

    几人又彼此寒暄了几句,大都只是概略说说近况和打算之后,就又要分道扬镳了。

    分离之时,姬老突然诡异一笑,问道:“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呢?”

    “找她?”萧云一愣,随机就明白了过来,这问题昨日就曾被人问过,可他沉默应对了过去。今日重被问起,他本可以不答,但不知怎的,他竟低声说道,“找她又怎么样呢?说不定她早已招了驸马……”

    “你不去找她怎么知道呢?”

    萧云黯然:“落花有意,奈何流水无情……”

    “落花不问怎知流水无情?”

    萧云不语。

    “你可知当初九灵神柱中的椒图带了什么话?”不等萧云说话,姬老再次问道。

    “不就是……”萧云刚想说,突然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若是梦雪按照他的话传达的话,姬老就不会有此一问。反过来说,既然姬老有此一问,那么梦雪带的话就一定……

    萧云没有想下去,因为姬老的话已经证实了他的想法:“去年三月渝道中,布衣圣驾路难重。有心千骑盖红头,却问君心从不从?这二十八言应该不是你的原话吧?”

    姬老话音未落,萧云的神情已经全变了。他在马上轻吟着这浅显易懂的二十八言,这怎么可能是他让梦雪带的话?!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完全没有料到自己还有生还的可能,所以他怎么可能对慕容青橙说这种话!

    然而现在情况不同了……

    “多谢老先生!”萧云道了声谢,忙勒住马缰,一夹马肚,风一般奔向炎华帝国。

    他片刻也不想等了。

    待到马蹄声远去,姬老和皇甫雪才再次启程。

    “师傅,您老人家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皇甫雪牵着驴,问着驴背上的姬老。

    姬老巴咂了口酒,神秘地笑了笑:“等你跟我混上十几二十年,包你也什么都知道。”

    “这些东西真是测算出来的?”皇甫雪疑道。

    姬老答:“那还能有假?”

    皇甫雪又问:“可椒图神柱舍身救了萧云,濒死之际替萧云带话,虽然话带错了,但这正好能说明椒图也是动了情啊。它明明只是撑天的柱子、地下的神井罢了,怎么也会有感情?”

    “万物皆有灵,有灵就会有感情。”

    “哦……”皇甫雪一副受教了的样子,哪里还像是活了几百岁的女人,不久她又问道,“师傅师傅,你不是说带我去天机阁吗?什么时候去啊?”

    “我说过吗?天机阁啊,老头子我就是天机阁,天机阁就是我啊。”姬老醉眼朦胧,嘟嘟哝哝地说道。

    皇甫雪瘪了瘪嘴:“这老人家,才没喝两口就开始说胡话……”

    姬老也不睬她。

    才走出没有一百米,皇甫雪又叫了起来:“对了对了,如今牧龙武神、鬼谷道人等大人物都死了,世界等于重新洗牌,我们岂不是看不到什么好戏了?您可说过,哪里有好戏登台,哪里就有天机册在!”

    “傻徒弟,你真以为萧云的故事已经完结了吗?”

    姬老坐了起来,眼睛看着那个萧云离去的方向,就好像能够看见萧云的人一样。

    “难道不是吗?”皇甫雪张着嘴问。

    “他的路才刚刚开始呢,别忘记了,他今年刚满四周岁。”姬老又躺了下去,斜阳缓缓落下,把这两人一驴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

    正如他们还在路上一样。

    传说,也还是在不断被缔造……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