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他的小奶猫 > 103.第 103 章
    薛尧最后是在小区门口找到妹妹的,彼时薛卉蹲坐在路边的花坛上, 缩着脖子, 可怜兮兮地像只被主人抛弃的流浪猫。

    看到熟悉的双腿和球鞋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薛卉只是蔫蔫地抬了下头, 喊了一声“哥”,又垂下脑袋,盯着地面发呆。

    薛尧叹了口气,蹲下来:“还是不想去演讲?”

    薛卉悄咪咪看他一眼,很快又收回目光,摇了摇头:“不想去。”

    “你这样怎么行呢。”薛尧把妹妹拉起来, “总不能一直不去吧。”

    薛卉垂着眸, 没说话。

    “走吧, 先回家。”

    薛尧把妹妹带回了家,又重新给她把牛奶热了一下,兄妹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薛尧开口:“你忘了你以前演讲多厉害了?每次演讲比赛,只要有你在,连我都拿不到第一。那件事情过去已经两年多了,你不能因为一次的失败,就否定了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

    薛卉选择性地忽略了他后半句话:“那是因为你每次都让我。”

    薛尧轻笑,揉了揉她的脑袋:“也得我妹妹能干,否则岂不是人人都可以拿第一了?”

    薛卉配合地朝他一笑,沉默了一会儿, 抿了抿唇, 开口:“要不, 我试试吧。”

    薛尧正要说“好”,却听女孩儿紧接着说话,“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薛尧挑眉:“说吧。”

    薛卉转了个身,笑眯眯地抱着他的胳膊:“反正这次我们只要一个人上台,我负责讲,你就负责写演讲稿,怎么样?”

    薛尧“啧”了两声,眉眼里带着几丝笑意:“什么时候学会压榨我了?”

    薛卉已经恢复了笑脸:“我一直都会呀,谁让你是我哥哥呢,被我压榨也是应该的。”

    ……

    周一升旗仪式,薛卉站上主席台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

    毕竟已经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演讲过了,她最后一次演讲就是因为在一个重要的比赛上忘了词,导致了紧张,一紧张脑子里就一片空白,再加上前排有人嘲笑,最后她甚至连最简单的语句都讲得颠三倒四,原本稳拿第一的成绩,变成了倒数第一。

    “大家好,我是高一年级一班的薛卉……”

    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薛卉努力让自己忘记那次的事情,一心一意投入到这一次的演讲中。

    “如果紧张,你就看着我,就当作是只讲给我一个人听的,至于其他人,把他们当萝卜就行了。”

    这是薛卉在上台前薛尧和她说的。

    一想到台下正有上千只萝卜都在听她演讲,薛卉忽然觉得有点好笑,紧绷的心也因此放松下来。

    她渐渐找到了当初在台上那种自信洒脱的感觉,朝下面的薛尧微微点头,一瞬间,那个曾经拿了无数次演讲比赛冠军的女孩儿又回来了。

    薛卉讲了十分钟,大部分都是薛尧给她写的,还有一小部分,是她的有感而发。

    台下掌声响起,薛卉朝台下鞠了个躬,直起身体正要下台,突然瞥见高二年级的队伍尽头有几个没穿校服的男生站在后头,刚才她演讲得投入没有看到,这时才注意到其中有一个男生特别眼熟。

    而且在所有人都给她鼓掌的时候,唯独他的手始终插在裤子口袋里,嘴角扬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这个人……

    薛卉从主席台下来的时候神色有些不太自然,薛尧见状,担忧地问:“怎么了,还是不行?”

    明明她刚才的状态很好,他还以为……

    “不是的。”薛卉摇摇头,很罕见地不敢去看哥哥的目光,“我就是刚才太紧张了,哥,我讲得怎么样?”

    听她这么说,薛尧松了口气,笑了笑说:“我妹妹这次要是去参加比赛,肯定又能抱个奖杯回来。”

    薛卉被他逗笑了:“可是学校不发奖杯呀,哥哥,你给我发一个吧。”

    “嗯,想要什么样的奖杯?”

    薛卉想了想:“我听说麦当劳最近新出了一套玩具,我想要那个。”

    “……”薛尧有点无语,“你都多大了,还要小孩子玩的东西?”

    薛卉噘着嘴,晃着薛尧的胳膊撒娇说:“我不管嘛,你答应我了,不给我买的话,我就告诉爸爸去。”

    “……知道了,给你买就是了。”薛尧无奈又宠溺地看着妹妹,“就知道拿爸爸压我。”

    薛卉嘻嘻笑。

    ……

    薛尧说到做到,放学后,他就带妹妹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麦当劳,不知道是不是这次的玩具太火爆,服务员找遍了店里所有的存货,也只找到了其中四款。

    “不好意思啊小妹妹,另外一款我们店里应该已经送完了,要不你去其他家店看看吧?”

    薛卉拿着四款小玩具,略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好吧。”

    薛尧后来又带她去了其余几家分店,结果不出意外的,也全都只缺了这一款。

    薛卉欲哭无泪:“哥,你说这些生产商是不是故意的,骗我们去买吃的,又偏偏少了一款不给我们集齐,气死我了。”

    薛尧笑着安慰妹妹:“应该不会,他们的广告单上还说一共五百万套,数量肯定是对得上的,我们这边缺了另一款,其他地方肯定就多了,等晚点我给你找别人问问,实在不行的话,回家给你上网找找,应该也有人卖。”

    薛卉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顿时眼睛一亮:“谢谢哥哥!”

    薛尧提着满手没来得及吃的东西,问她:“这些你打算怎么办?”

    薛卉心虚地看了一眼,为了那四个玩具,他们买了四份套餐,光他们两个人肯定是吃不掉的。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突然想到来的时候经过的一个桥洞,底下似乎有几个流浪汉,她心一软:“不知道刚才那几个流浪汉还在不在,我们去给他们吃吧。”

    薛尧没什么意见,点了点头:“也好。”

    ……

    兄妹俩到桥洞下时,几个流浪汉缩在角落里,看起来面黄肌瘦的。他们似乎有点怕人,见到兄妹俩朝他们走来,不约而同地警惕起来。

    薛卉和薛尧对视一眼,抿了下唇,从哥哥手里把装着套餐的袋子拿过来,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尽量不吓到他们。

    “你们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这是我们刚才买的吃的,给你们每人一份,还是热的,你们放心吃吧。”

    薛卉把东西分完,没有多做停留,拉着哥哥就走。

    不远处的桥脚下,一个身穿白衬衫的男生同样手里拎着一袋东西,仔细一看,大约十多个白白胖胖的包子。

    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包子,又抬头朝男生女生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忽然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大包子,放到嘴边一口咬了下去。

    “谁说我们不是一类人了?”

    男生靠在桥栏上一边嚼包子一边自言自语,眼底慢慢浮出一抹笑来。

    ……

    薛尧托人找了很多地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没有薛卉缺的那一个小玩具。

    时间一闪即逝,眨眼间满树的黄叶都落了地,很快,迎来了初冬的第一场雪。

    被白雪铺满的九中校园显得洁白而无暇,体育课上,老师只让学生们做了个简单的热身,便让他们自己去玩了。

    篮球场上的雪已经被铲干净了,男生们大多都聚集在那里打球,女生们不怎么爱动,绕着操场在雪地上留下了一串脚印。

    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声“看那边”,几乎附近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的声音吸引了。

    薛卉也不例外,朝她指的地方一看,操场对面有几个男生正往篮球场的方向走。

    为首的那个穿了一件灰色的连帽卫衣,帽子戴在头上,只露出一张脸在外面。

    尽管如此,薛卉仍然一眼就认出了他,小声地“啊”了一声:“他是……”

    站在薛卉旁边的女生见她不往下说了,以为她不知道,惊讶地说:“不是吧卉卉,你居然连他都不认识?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高二十二班的季诚,不过他们这节好像不是体育课,他来这里做什么?”

    “我们过去看看吧!”另一个女生激动地说。

    女生们一窝蜂的涌向篮球场,薛卉也半推半就地跟了过去。

    正在打球的薛尧看到季诚等人过来也都停了下来,不过好在季诚等人并不是找他们的,而是去了最里面的一个篮球场,那边有几个高二年级的正在打球。

    那几个人看到季诚,不悦地开口:“你们来干什么?”

    季诚抬眸看了说话的人一眼,顿了两秒,转向他身旁的另一个男生:“我听说昨天放学,你把一中的人给揍了?”

    被他点了名的人眼睛一眯:“管你什么事?”

    季诚面不改色:“你带人打了我弟弟,还问我什么事?你说管我什么事?”

    那人咬了咬牙,啐了一声:“上次那个人你也说是你弟弟,还有再上次,我们就吓了他一次,你又说是你弟弟,你他妈的到底哪来那么多弟弟?”

    听他说完,季诚“唔”了一声,语气平静:“刚认的,行不行?”

    “你……”那人差点气得吐血。

    季诚不耐烦道:“老规矩,十个球,你们赢了,这件事我不插手,我们赢了,那就放、学、后、见。”

    “……来就来,谁怕谁!”

    ……

    这场球的结果当然是季诚赢了。

    他们打完的同时,离下课只剩十来分钟了。

    一直在旁边看比赛的体育老师看了一眼时间,吹了声口哨,示意他们可以先回教室去准备下一堂课。

    薛卉跟着薛尧离开了篮球场,快到教室的时候,她让薛尧先回去,自己则去了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还没走到洗手间门口,她便闻到了一股呛人的烟味。

    薛卉从小就不太喜欢烟味,她皱了皱眉,又想快点离开这里,又好奇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在学校里抽烟。

    旁边就是楼梯间,薛卉走出门,下意识地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不看还好,这一看,她蓦地顿住了脚步。

    那边站着四五个男生,每个人的手上都夹着一根烟,唯一的区别是,有的人在抽,有的人只是拿着。

    现在还没到下课时间,走廊里很安静,因此她走出去,那边的人也听到了动静,往她这里瞧了眼。

    季诚看到她,指尖的烟转了一个圈,隐藏到了掌心之下。

    女孩儿看他的眼神很明显,她已经认出他来了。

    季诚低头闷笑了下,拍了拍身边人的肩:“你们先回教室。”

    “诚哥,你……”

    “回去。”

    那些人犹豫了几秒,虽然很不解,但还是很听话地走了。

    等他们都离开了,季诚顺手把烟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几步上前,站到女孩儿的面前,唇边扬起一抹笑:“小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薛卉嗅了嗅鼻子。

    刚刚那几个人一走,这边的烟味就淡了,再三确定男生并没有抽烟,薛卉的脸色才好看了些:“原来……你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这个开场白……

    季诚忍不住笑:“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我在学校那么‘有名’,你会没听说过我?”

    “……”

    他会这么无赖薛卉倒是没想到,她依然记得记忆中那个给她吃包子的男生不是这样的。

    薛卉抿了下唇,“听过,但是没见过。”

    季诚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像是自嘲地垂下眸:“我还以为你记得我呢,既然没见过,那就算了。”

    他转身,背影稍显失落。

    薛卉咬唇,在他离开前,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开口:“那个……上次包子的钱,我还没给你呢。”

    尽管女孩儿的声音很轻,季诚还是听到了。

    脚下的步子一顿,季诚回身,眸底逐渐染上了一丝惊喜:“你说什么?”

    薛卉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垂下头,小声说:“我说……我不能白吃别人的东西,我……我把钱还你吧。”

    季诚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下,重新笑了:“好啊,那你现在就给我吧。”

    薛卉“啊”了一声,没想到他真的会要,顿时觉得有些尴尬:“可是我现在没有带钱,你等我一下,我去教室给你拿。”

    她急急忙忙要走,只是没等她来得及转身,手腕突然被人握住。

    还是那双手,上一次拿着塑料袋,这一次却抓着她的手。

    薛卉心跳地有点快:“你……你……”

    季诚看着她:“不用那么麻烦了,微信直接发红包也行,你把手机号告诉我,我加你?”

    薛卉纠结了一下:“我手机在家里……”

    “……啧,这么乖啊。”

    季诚很少和好学生打交道,第一次主动找女生要微信,居然还吃了闭门羹。

    “那我把我的手机号给你,你回去加我?”

    薛卉怔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就闭眼吧。”

    薛卉不解:“闭眼?”

    “对,闭眼。”

    “……”

    薛卉并不知道他要她闭眼干什么,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要下课了,到时候他们如果还在这里,就会被很多人看到。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听了他的话。

    眼睛一闭上,薛卉就感觉到他的手离开了她的手腕。

    她看不见,只听到衣服摩擦的声音,没响几下,又停了下来。

    然后是那个人附在她耳边的低语声——

    “倒数十下,东西就在你口袋里,自己拿。”

    “……”

    薛卉半信半疑,以最快的速度在心里从十默念到一,睁开眼的一瞬间,下课铃声也响了。

    安静的校园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而刚刚还在眼前的男生,就像凭空消失般,不知去向。

    想起他之前说的话,薛卉摸了下自己的外套口袋,指尖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她拿出来一看,正是她之前一直没有收集到的最后一个小玩具。

    在这个小玩具的肚子里,似乎卷了一张类似纸条的东西。

    薛卉拿出来,上面用黑色的水笔写了一串号码。

    那是……他的手机号?
    
    林雪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wsh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