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云图仙道 > 第六百四十九章 飞升仙界(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wshu.com
    噼里啪啦!

    月乘风只感觉到全身每一寸骨头,仿佛都在微微蠕动,一种从未有过的痛楚,穿透月乘风的脑际,直把他痛的全身每一块血肉都在颤栗。

    只瞬息,月乘风就从之前一种玄妙的状态中,痛醒过来。

    “啊…噢……”

    他痛的扑倒在地,全身慢慢扭动着,嘴里已经发不出正常的声音,只能是发出一种痛苦的嘶声。

    啊!

    突的!月乘风整个人飘飞了起来,全身顿时七彩之光大放,他也在此时仰头大喊了一声,这一声大喊中,透着一种释然、一种解脱。

    慢慢落在地上,月乘风猛的张开双眼,一道七彩之光刺破浓重的烟云,噗的一声,如同万川归海一般,将平台四周笼罩朦朦胧胧的无尽烟云,齐刷刷朝着月乘风涌来。

    这次!不用极点发动,烟云触及月乘风身上时,月乘风的身体,就像海绵会吸水一样,将海量涌来的烟云,一吸而空,速度快到极点,只几息时间,刚刚还充斥四周这无尽空间的烟云,便全数被月乘风吸纳了。

    “有缘人!这是老夫对你…馈赠……”

    睁开眼的月乘风,楞在哪儿,不知道是被自己刚刚这吞纳烟云的诡异速度,吓到了,还是被脑海中突然而起的声音,给惊到。

    “你…你是什么人?你在哪儿?你出来…出来啊……”

    月乘风真是被脑海中诡异出现的声音,给惊到了,愣了小片刻后,他猛地一跃而起,眼中带着警惕,向着四面八方察看着,还用他的神识,在附近是扫了又扫,却是毫无所获,别说人了,连一丝异样的气息都没有。

    声音远去,没有回音,月乘风挠挠头:“幻听?”

    摆摆头,少年开始为自己的出路上脑筋:“该怎么从这里出去?来时的石阶呢?”看着空荡荡的四周,除了自己所站立的这一方石台,哪里还有那看来无穷尽的石阶存在,月乘风喃喃道。

    唰!

    像是在回应月乘风的疑问,就在他话音落的当时,他的面前,突地出现一个七彩流萤的光门,那么突兀。

    “这?好神奇,嗯?我…我好像有什么不同了……”

    看着眼前突兀出现的光门,月乘风这才后知后觉的发觉,发觉在自己身上起的一些惊天变化。

    月乘风不知道,此时的外界,因为他,早已经是变故丛生,可谓是天翻地覆。

    “不!这…这不可能,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万年的谋划,不可能、不会的,吾才是这天地的主宰,是谁?到底是谁坏了吾之大事……”

    在那道七彩之光窜入月乘风体内的档口,一声震动整个云图界的嘶吼,响彻天地,瞬间!所有身在云图界的人们,都感觉到,天地在震荡,一股无形的巨大压力,从四面八方,压向天地间的所有人,不管你是身在何处,不管你是何人,立刻!凡人纷纷吐血晕倒,修士亦是难受至极,不得不运起全副修为抵抗重压。而只有一个人,对这丝毫未觉,他就是月乘风。

    “孤凌天!你…这都是因为你,掌控…在削弱,很快、很快就会消失,这一切都要怪你这个逆贼,吾…吾和你拼了……”

    另一道嘶喊声起,声音主人那滔天的恨意,席卷天地。

    咚!

    天地间的震荡还在继续,一声如同在所有云图界众心头响起的轰鸣,又给了所有云图界众狠狠一击,不计其数昏迷不醒的凡人,在轰鸣声中爆碎。就是身具修为的修士,大部分修为低下者,也爆碎殒命在这一声响彻心灵的巨响中。

    一时间!整个云图界被血色所笼罩,大地之上,入眼都是地狱般的场景。

    就在所有还存活着,意识依然清晰的人们,祈求这噩梦快点过去时,他们绝望的发现,天空中,似乎有着更大的灾难,正朝着他们袭来。

    隆隆~

    狂风大作,整个世界的震颤,越来越厉害。

    “难道今天就是云图界的末日吗?不…我…我还不想死啊,我…我还没有成仙做祖……”

    “老天!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今天我…就要死了?”

    “不……”

    ……

    啪嗒~

    还能清醒着的人们,看着天空抓来的大手,看着它在眼中越来越近,纷纷跌坐在地,这个时候,任你修为再高,也提不起丝毫的反抗之意,因为这遮天抓来的大手,尽管看来有无穷遥远,却散发着让人绝望心死的气息。

    “是他,是…是那个恶魔,今天…吾命休矣……”

    “呵呵!怎么?你也会有怕成这样的时候?要不,你就放弃顽抗,让本尊将你彻底炼化了,怎么样?这样云图界还有存活的机会,再犹豫下去,机会……”

    “嘿…嘿嘿…孤凌天,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想着这等美事,想要替代吾这云图界天道?你…做梦。吾是云图界天道,主宰掌控此界,吾…不会输……”

    遮天巨手继续抓下,那压垮一切的气息,越发凌厉,摧的天空中连一丝云彩都没有,强悍的压迫感,甚至直接作用到大地,吱吱声中,不少高山的山体,在开裂作响。

    遥远的仙界,一云雾缭绕的高山上,一个满面寒霜的老者,一双深邃阴暗的眼睛里,煞气满满,老者那一头的灰白长发,无风自动,全身灵光大放,黑黄的右手,作抓出状,朝着某个方向抓出,老者全身微颤时,那密布道道深沟的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渗了出来。

    正想抬脚迈入七彩光门,月乘风忽地感到心头剧烈悸动,闷哼一声,仿佛是心头自然升起了灵觉,少年脸上微微带着痛苦,抬头往头顶的天空看去,这一看,他顿时大惊失色,一幕画面,显现在头顶的天空中,那是一只遮天巨手,朝着云图界抓来的画面,画面上,甚至能看到地面上云图界众的各种惨状。

    月乘风当即就是一声怒吼:“你休想!”

    少年就是随意一甩手,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额头上,浮现出一道七彩印记,那印记的轮廓,仔细看去,正是云图界。

    嗤嗤……

    月乘风忽地脸上猛然涨红,张嘴就喷出一大口鲜血,脚下一软,就跌坐在地,可他那张急速变得惨白的脸上,却露出了笑意:“终究…终究还是逃…逃出来……”

    “玉昊!没想到几万年过去了,你这蝼蚁还没有死透,嘿嘿,任蝼蚁你拼尽手段,混沌玉卷,终究还是逃不脱本仙的手掌心…这不可能……”

    老者抓出的右手,突然猛地又向前抓出些,可从老者脸上那死一般难看的脸色看来,他想要做的事,应该是失败了。

    “可恶!竟然、竟然遁走了,混沌玉卷,气息…没了、没了,啊…三万年的谋划,一朝成空,玉昊……”

    抓出的右手,就那么伸着,颤抖着,老者怒吼的声音,在这座高山上,久久不息。气极的老者,拳掌齐下,他盘坐的山顶上,多了好几个深坑,爆起的烟雾,遮蔽了老者的身影,却掩不去他那嘶声咆哮。

    嘭!

    脸上带着笑,少年沉沉的倒在石台上,昏了过去。在月乘风昏倒的时刻,无尽星空中,一道七彩之光,擦着一遮天大手,一闪而过,消失在重重星河中,无迹可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