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大唐不良人 > 第四十五章 前功尽弃
    庚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wsh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阿桑骨!”

  弓仁惊魂未定,上下打量眼前的将领。

  此人是父亲论钦陵帐下众将之一。

  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没想到居然有如此神力。

  显然,他也是“异人”。

  难怪会被父亲派到自己身边。

  论钦陵还要多问,耳边听得马蹄激响,猛地回头,一眼看到唐军方向,那位唐军总管苏大为,居然单人独骑,飞踏而来。

  这一幕,看得弓仁又是一个激灵。

  “拦住他!”

  好家伙,单人独骑,万军中斩上将首级?

  多少年没有见到这种猛将了。

  听说唐军中薛仁贵属于这种天降猛男。

  但就算是苏定方,又或者大唐的天可汗李世民冲阵,身边都是带着一支玄甲精骑,很少有这种单挑的。

  毕竟,为将,你可以勇猛。

  但身为一军之帅,这么做实在有些鲁莽。

  “大将勿慌,有末将在。”

  阿桑骨的声音带着金铁交鸣之音。

  他身高臂长,手指放到嘴里一声唿哨,听得一旁一声战马长嘶,一头青骢马,从斜刺里飞奔而来。

  说是马,也不全对。

  这匹青骢马的额头隐隐生着一个肉瘤。

  不,也不是肉瘤,而像是一截肉角。

  这马,也算是马中的异种。

  阿桑骨铁棒在地上一顿,身子猛地飞起,正好落在马背上,迎着苏大为的龙子冲上去。

  在他身后,一声呐喊,早有十几骑跟着一起冲出。

  唐军那边,从混乱的步卒军中,听得一声怒吼,浑身浴血的阿史那道真打马冲出。

  他一身血水,衣甲俱湿,活像是从血狱中钻出的恶鬼一般。

  今天这仗,阿史那道真憋屈啊。

  先是亲眼看到赵胡儿被弓仁所杀,接着又中了吐蕃人的埋伏。

  在这谷口,又被弓仁引动牦牛冲散了骑兵。

  一日三惊,这是从所未有过的耻辱!

  突厥人无论归化大唐多久,骨子里都有草原人那种野性不驯。

  此时此刻,看着对面吐蕃大将弓仁,眼珠子早红了,跟着苏大为冲上去。

  薛仁贵大喝一声,率领亲卫跟了上来。

  不是不想第一时间跟上,而是地形限制,后部的骑兵没法一次从狭小的谷口出来。

  再则苏大为的马快。

  龙子的速度,简直如风驰电掣。

  只是呼吸间,龙子已经踏过遍地牦牛和战马尸骸,高高跃起。

  马上的苏大为,长槊一震,向着迎面而来的阿桑骨狠狠刺去。

  马槊实非苏大为所长,他也没有访过名师专门练过,但是一理通百理通,以槊为枪,不外乎拦拿扎三个动作。

  这一个扎字决,将速度与力量用到极致。

  空气中发出一声刺耳裂帛声。

  一团白雾自槊尖炸开。

  这一槊仿佛已经突破了音障。

  “中!”

  苏大为目透寒星,双手一拧一旋,借着龙子飞跃而下的力量,速度更快三分。

  青骢马的阿桑骨,一身黑色皮甲,脖颈带着一串骨珠,蜷曲的头发下,一黑黝黑的脸庞,双眸透出刀锋般的锐意。

  那支铁棒自他双手中,猛地一旋一拧,仿佛一条怪蟒自下而上弹起。

  口里同时怪叫一声:“呔!”

  叮~~~

  火星迸溅。

  一点奇异的,极具穿透力的声响,仿佛一缕钢丝狠狠刺破所有人的耳膜。

  声意不断上抛,直至完全消失。

  战场中心,苏大为与阿桑骨仿佛凝固住。

  槊尖与铁棒相击之处,一团白色的气雾炸开,徐徐扩散。

  轰隆!

  炸雷般的声响,随后才冲击开。

  苏大为长槊一颤,继续下刺。

  而阿桑骨的面色大变:“三品异人!”

  这声音,他是用吐蕃语喊出,苏大为不解其意。

  但也不在乎。

  长槊突地刺下。

  阿桑骨怪叫一声,翻滚落马。

  手中的铁棒被巨力弹开。

  人还未落,胯下青骢马已经发出一声悲鸣,四蹄向下一软,跪伏在地。

  背上发出一连串的骨爆之音。

  显然是阿桑骨承受不住苏大为的巨力,连累到身下战马。

  长槊贴着阿桑骨的身体擦过。

  空气中发出一声音啸。

  那身坚韧的黑色犀牛皮甲,仿佛如薄纸般的撕开,血雾迸现。

  阿桑骨却顾不上心疼皮甲。

  抱着铁棒一连串的翻滚,远远逃开。

  他的心中惊魂未定,脑中只有一个念头。

  三品异人!

  是三品异人!!

  传说异人九品二十七境。

  从九品到四品,尚算可修。

  但是到了四品上之后,那就不是靠苦修可得。

  而是机缘、天赋、奇遇,缺一不可。

  异人前三品,是为天地人三界。

  眼前这唐军,已经达到人界!

  也就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

  再上一步,便是地仙之境!

  至于最高层次的天境,以阿桑骨贫乏的想像力,怎么也想不出,那会是一种怎样的境界。

  别说那么远的事,就是眼前苏大为的异人境界,对他也产生碾压之势。

  他连一合都撑不住。

  更别提其他。

  “拦住他!快拦住他!”

  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阿桑骨披头散发,状如厉鬼,黝黑的脸庞上流露出极度的惊恐。

  跟着他冲上来的十几骑亲卫下意识冲上去。

  但是连阿桑骨都不是对手,更别提这些骑士。

  苏大为长槊一圈一转。

  拦、拿、扎!

  槊锋刺过,绽放起一团团血雾。

  冲在最冲的三名蕃将,瞬间坠马。

  后面的蕃将发出呐喊,一起张弓搭箭。

  弓弦一响。

  十余支箭向着苏大为与龙子密密射来。

  后方的阿史那道真厉声喊:“阿弥小心!”

  却见苏大为不慌不忙,右手斜握马槊,左手五指一张一收。

  空气中,真炁乍现。

  隐隐见到苏大为身后,有一头巨鲸在吞吐天地。

  那些箭矢射至苏大为身前,诡异的停滞。

  随着苏大为手指一弹。

  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反射回去。

  只听“噗噗”连响。

  偷放冷箭的十余骑蕃将,被反射而回的箭射中,惨叫着翻落马下。

  无主的战马在山谷前四处奔跑,一声声悲嘶回荡。

  苏大为勒住疆绳,抬头看去。

  身边马蹄声得得,阿史那道真早已冲上来,却被苏大为猛地伸手过去,拉住马辔头。

  “道真,别冲!”

  “他们杀了赵胡儿!”

  阿史那道真红着双眼:“那个吐蕃崽子杀了赵胡儿!”

  他咬牙切齿:“我要杀了他!替胡儿报仇!”

  “我知道,我知道的。”

  苏大为沉默了片刻,松开他的疆绳,又抬手隔着马探过去,轻轻在他肩甲上拍了两下:“赵胡儿也是我的兄弟,他的仇,也是我的仇。”

  说完,长槊抬起,指向对面的吐蕃军阵:“但现在不是以怒兴兵的时候,你看……”

  阿史那道真红着眼睛,随着他的槊尖所指看过去,只见吐蕃人军容鼎盛。

  已经渐渐从方才的混乱中恢复过来。

  以弓仁为首,狼狈逃回的大将阿桑骨,还有二十多员明显是吐蕃高级将领的大汉,俱是一身华丽甲胄簇拥着弓仁。

  吐蕃队列中,前排重甲具装,层垒分明。

  后方又有无数彩旗旗幡,旌旗招展。

  各色衣甲的骑士,步卒,在后方源源不断的集结。

  “援兵?”阿史那道真吃惊道。

  这个援兵,自然不是唐军的援兵,而是吐蕃人的。

  “明白了吧,吐蕃人有备而来,除了方才被咱们击溃的部份,至少还有相当的吐蕃援军赶过来了,情形对咱们不利。”

  许多话不用掰开了讲。

  阿史那道真本身也是唐军中优秀的骑兵将领,他自然明白,唐军大部处在雪谷中,被地形拉成长长一队,根本无法展开队形。

  也就无法施展大唐无双的重甲骑冲锋。

  而敌人现在堵住了路口,又有援兵,根本不会给唐军出谷集结的机会。

  若打,不知今天要牺牲多少大唐的健儿在此。

  这处雪谷,便是绝地。

  正和阿史那道真之前的判断一样。

  “怪我,怪我不该中了敌人的激将法。”

  阿史那道真痛苦的闭上眼睛,眼角有泪水溢出。

  “可是胡儿……我亲眼看到赵胡儿被他们割断喉咙,我恨啊,我好恨呐!”

  他的声音嘶哑,字字泣血。

  “放心,有我,赵胡儿的仇,一定会报。”

  “阿弥,你要做什么?”

  “先保存实力,保住我军建制,再徐图之。”

  苏大为说着,回头向后方的薛仁贵压低声音道:“传令,让骑兵不可再妄动了,时机合适,便退回去。”

  “退回去?”

  薛仁贵一惊道:“咱们好不容易打到这个局面,要是退回去,吐蕃人守住谷口,咱们可就前功尽弃了。”

  本来好好一场大胜,可以全歼了这伙吐蕃军,甚至抓到论钦陵的儿子,吐蕃人的大将弓仁。

  看眼前那片吐蕃军中华丽的衣甲,就知此次他们有多少贵族参与征战。

  若是将这些人一锅端了。

  吐蕃人一定会元气大伤。

  对大唐来说,也是一场值得庆贺的大胜。

  但现在退回去,退回谷中,那可就一切全没了。

  “仁贵,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吐蕃人的乌海防线,离这里并不远,他们的援兵随时可能到,到那时,就不是区区几万人了……”

  薛仁贵一个激灵,这才想到,乌海那片石堡,至少有十几万吐蕃军。

  便是再派个五六万兵马来支援弓仁,也不难。

  如果唐军向眼前的吐蕃军进攻,到那时,很可能战局呈现胶着之态。

  因为唐军后续部队无法从谷中出来,说不定还会遭受极大战损。

  若这时乌海的吐蕃援军杀到。

  唐军等于是被“半渡而击”。

  那会是一场覆灭性的大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