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178章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陆禹坐在床前,拿着用温水绞过的帕子为床上的人擦脸,见她病恹恹地躺在那儿,双眼迷迷蒙蒙,没有一丝活力,心里实在是难受,忍不住掐了她脸一把。

    阿竹耷拉着眼皮看他,声音有些沙哑:“我都病了,皇上还要掐我,真是教人伤心……”

    陆禹皮笑肉不笑地道:“谁让你生病的?豚豚和丑儿都没病,怎地你却病了?”

    听到这话,阿竹觉得这男人真是太蛮不讲理了。生病这种事情能怪她么?她也不想生病啊。而且她一年到头难得感冒一回,听说感冒也可以当作排毒杀菌,也不是什么坏事啊——应该吧。

    只是,这种理论估计若是她说出来,一定会被这男人批为歪理,然后直接将她骂一顿,所以她只好什么都不说。

    陆禹为她擦了脸后,摸了下她的额头,有些发热,担心她是不是风寒引起发烧,便又叫人去请太医来。

    “别叫太医了,我被捂成这样,能不热么?汗都出来了。”阿竹无力地叫道。

    陆禹没理她的话,吩咐内侍去请太医。

    太医很快便来了,难得皇后娘娘会生病,他们这位新皇帝都从乾清宫赶回来了,太医也没办法不上心,所以内侍一去请,将早已收拾好的药箱一拎,直接圆润地滚了过来,速度快得让人咂舌。

    娥眉将太医请进殿内,忍不住在心里笑了下。整个皇宫谁不知道帝后感情甚笃,八月份时,太后的孝期过去,皇帝正好除服,便有大臣跳出来,提出让皇帝广纳后宫,好开枝散叶之类的。结果不必说,那几位提出这主意的大臣被皇帝毒舌地问候了一遍,差点羞愧得直接在金銮殿上以死谢罪了。

    果然,平时看起来还算是好说话的皇帝只是看起来罢了,惹火了他,张口便能说得你恨不得以死谢罪不说,后来的事情也证明了这位皇帝折腾人的本事还不小,使得现在没人再敢提议广纳后宫之事了,至于去请太上皇出面说?得了吧,皇太后说了,太上皇现在还病着,不理事儿!所以,只等着他自己哪时候想开了再纳后宫。

    男人嘛,哪个不是希望三妻四妾的?男人的劣根性大家都懂,所以并不认为皇帝能守着个女人过一辈子,就等着他哪天自己想开了,到时候都不用人提。

    太医过来把了脉后,正准备说话时,见皇帝一双凤目冷冷地盯着他,顿时觉得自己那颗老心脏都有些受不住,斟酌着道:“皇上放心,娘娘虽有些发热,不过是风寒引起的,多少都会有点症状,并不严重,服了药,好生歇息便没事了。”

    阿竹听罢,也对他笑道:“看吧,太医也这般说了,臣妾先前还喝过药,并无大碍的。”

    陆禹挥手让太医下去煎药,又摸了下她的脸,抿着嘴不说话了。

    “母后!”

    “太子殿下……”

    殿外传来了一阵喧哗声,陆禹拧眉,有些不悦。那些追着太子过来的宫女们顿时噤若寒蝉,焦急地看着直接跑到床前的太子,卟嗵一声跪下请罪。

    “退下!”

    听到这话,宫女们忙躬着身子下去了。

    阿竹靠坐在床上,看着胖儿子像小炮弹一般冲了过来,蹦上脚踏后,小身子挂在床前,一双大眼睛仿佛极委屈地瞅着她,不由得笑道:“豚豚怎么过来了?下学了么?”

    胖儿子扁着嘴,小声地道:“母后坏~”

    “哟,我怎么坏了?我欺负你了?还是不让豚豚吃饭了?”阿竹调笑道。

    胖儿子急得不行,直道:“母后坏,病病,不告诉豚豚,坏!”这么一急,说话也不太顺利了。

    阿竹心中暖暖的,胖儿子才和太傅学了一个月,很多大道理他不懂,急起来也不知道说什么。她伸手摸摸他的头,却不敢抱他,免得传染了风寒给他。

    “好啦,母后生病了,不过很快就好的!豚豚乖,去和弟弟玩,母后现在生病,不能抱你们,你弟弟没人看着,睡到饿了也不知道醒来吃饭,豚豚要负责盯着他,按时叫他起来吃东西啊。”

    被忽悠的胖儿子盯着阿竹看了好一会儿,才认真地点头道:“母后放心,豚豚一定会好好看住丑儿,让他按时吃饭,不会让他睡成小猪的。”

    自觉被赋予了重任的胖儿子斗志昂扬地下去了,看得阿竹差点又喷笑。

    陆禹见她精神好了一些,又摸了下她的额头,已经泌出了汗,用帕子给她拭去了汗渍后,方道:“这大冷天的,你便不要随便出门了,等病好了再说。父皇母后知道也不会怪你的。”

    听他的意思,似乎让她养个冬天一样,差点寒毛都竖了起来,忙道:“不过是风寒罢了,喝了药,好好捂捂便没事了,不用这么紧张,教人看去了,还以为我是个体弱多病的,仗着皇上的宠爱恃宠而骄了。”

    陆禹坐到床边,俯过去亲了下她的脸,在她瞪大了眼睛中,淡淡地道:“恃宠而骄又如何?朕宠得起,谁敢说?”

    阿竹想将他推开,让他别凑那么近,免得将病气传染给他的,皇帝的身体可是事关江山社稷,若是被人知道自己病了还霸着他,要骂自己是妖后了。可是听到他的话,心里又软得不行,恨不得直接抱住他好好啃一啃。

    她面上有些发热,咳嗽了一声,小声地道:“你还是坐远点吧,会传染给你的。”

    陆禹见她这模样,心里有些好笑,直到宫女将煎好的药端上来后,他方坐到床前的绣墩上,喂她喝药。

    药汁很苦,但阿竹也没说什么,捏着鼻子直接灌下去。

    喝了药,又出了一身的汗,只简单地用帕子擦了擦,打了个哈欠,她便被床前的男人按押在床上睡觉了。

    陆禹等她睡着后,方起身出了内殿。

    正殿里,便见两个儿子正在炕上玩。其实也不算是玩,二儿子撅着屁股趴在一只巨大的布偶老虎上睡得昏天暗地,大儿子正在努力地搔扰他,让他坐起来玩。被哥哥这么搔扰,二儿子嘤嘤嘤地叫着抗议,眼睛却舍不得睁开。

    陆禹看着二儿子那懒样,顿时有些无语了。这孩子怎地这般爱睡呢?到底像谁?

    “父皇,丑儿都不理我!”豚豚一见父皇过来了,顿时也有些委屈地告状。

    陆禹挥开周围看顾的宫女,自己走过去坐下,将二儿子抱了起来,摸摸胖儿子的脑袋,说道:“现在他还小,等他以后大点了,若是不听话,你便罚他抄书,没抄好便不准他睡觉。”陆禹直接出馊主意。

    豚豚听得眼睛一亮,对着窝在父亲怀里睡得更香的弟弟乐呵呵地一笑。

    坑弟坑儿子的两个坑货又开始坑人了,这也导致了元宵小朋友未来坎坷的成长史,深深觉得父亲和大哥才是亲父子,他是后娘带过来的倒霉孩子。

    “父皇,母后怎么样了?”豚豚挨着父亲,皱着小眉头问道。

    “很快会好的。”陆禹拍拍大儿子的脑袋,“只要豚豚乖乖的,以后好好孝顺她,你母后都不会生病了。”

    再一次被忽悠的胖儿子马上认真地道:“父皇放心,豚豚以后都会孝顺母后,会听母后的话。”说完,见父亲面上露出十分温柔的笑容,心里也欢喜起来。

    如此,也使得某位太子殿下在小小年纪便被喜欢坑儿子的父亲种下了“必须孝顺母后”的根深蒂固的观念。

    晚上,阿竹出了一身汗醒来,娥眉端着熬煮得软糯糯的小米粥和几道爽口的小菜过来。

    “娘娘,先吃些东西,稍会要喝药了。这是皇上吩咐的。”

    阿竹接了帕子擦擦脸上的汗,感觉睡了一觉起来,精神好了许多。

    “皇上呢?”

    “正在外头看折子呢,奴婢见他忙,便没有告诉他您醒了。”

    阿竹点头,又询问了两个儿子,得知都有奶嬷嬷和宫女照顾着,便放心了。在娥眉的伺候下吃了些东西,然后对着一碗药汁有些发愁,十分怀念西药丸。只是再恶心,还是得喝下,不然整个凤翔宫的人都要跪下来请她喝了。

    喝完药后,阿竹让娥眉去打盆水来,沾湿了帕子绞干水,仔细地擦了擦身子,又换了套干净的衣物,这才躺回床上。

    喝了药,又开始发困了,阿竹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入睡时,突然感觉到被子被人拉了起来,然后身边躺了个人。

    她翻了个身,下意识地踢了他一脚,嘟嚷道:“你应该留在乾清宫里休息,若是让人知道……”

    “又如何?”

    “不如何,还不是怕你也生病了?”

    陆禹没理她,将她抱到怀里,凑到脖子的地方嗅了下,说道:“没有臭汗味,你擦身子了?没吹风吧?”

    管家公,管得真是多!阿竹又踢了他一脚,转过身子昏昏沉沉地睡了。

    也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她突然惊醒,只觉得脑袋清醒得不可思议,声音也变得大一些,说道:“对了,我生病的事情没告诉昭萱吧?若是她知道,她又要难过了。”

    正准备睡着的陆禹被她一惊一乍的弄得神烦,更烦她将个女人挂在心里生病都记挂着她,在她腰间捏了捏,不满地道:“宫里人多嘴杂,想瞒也瞒不住,你就别费那个心意了。”

    “可是……她现在身体不好,容易胡思乱想,若是她又想不开……”阿竹担心昭萱郡主真的觉得自己拖着这破身子活够了,不想活了怎么办?捉急啊。

    “不会,说不定因为你这一病,她反而想开了呢?”

    陆禹将她转了个身背对着自己,揽着她的腰拥入怀里,手握着她胸前的丰盈,直接霸占着,继续睡觉,坚决不再和她在床上讨论另一个女人如何如何。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wshu.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