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169章
    《妻心如故》来源:https://www.jwshu.com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阿竹这次生产因是第二胎,已经有了经验,加之怀孕末期身子也养得好,中途并未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进产房后四个时辰,终于在下午酉时平安诞下一子。

    婴儿的啼哭声响起时,外殿守着的所有人皆听到了,很快接生嬷嬷便将用明黄色的襁褓包着的新生儿抱了出来,皇太后和安贵妃忙过去围观起来,两人皆笑得合不拢嘴。

    现下皇帝膝下已有两个皇子,算是有后了,于他的帝位也更牢固,那些大臣们也不能再叽叽歪歪了。

    陆禹没看新生儿长什么模样,直接进了内室,来到床前。

    宫女和嬷嬷们正在收拾,见到他进来,吃了一惊,赶紧上前行礼。陆禹摆了摆手,没理会她们,直接撩起袍子坐到床前,看着床上已经陷入沉睡的女人。

    室内还萦绕着淡淡的血腥味,宫女正燃着清淡的香驱除味道,两种味道混合在一起,并不好闻,陆禹却并未理会,伸手轻轻地抚着床上的人苍白的面容,问道:“皇后情况如何?”

    刚为皇后清理完身子的娥眉道:“皇上放心,皇后娘娘只是产后脱力昏迷,医女刚才看过了,睡几个时辰便全醒来。”

    陆禹听得放心了几分,又道:“厨房里熬着的汤怎么样了?等皇后醒来端过来给她喝。”

    “早已经备着了,皇上放心。”

    陆禹又问了几个问题,娥眉一一答了,等他不敢询问后,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见他目光沉敛地看着床上昏睡的皇后,微微敛下眼睛,恭敬地退到一旁。

    娥眉是陆禹提拨上来的女官,管着凤翔宫整个宫的宫女,自然是忠心可靠的。只是以往娥眉在别的地方做事,并不太了解这刚登基不久的皇帝,现在被他几句问话,句句都是与皇后有关,心里隐隐有些明白帝后之间的感情,恐怕是容不得第三者插足,后宫恐怕要形同虚设了。

    如此一想,便又有些高兴,若是皇后的地位巩固,于她也有利,指不定她以后也能像慈宁宫的绣姻姑姑那般威风。

    陆禹伸手为阿竹理了理头发,又忍不住摸摸她的脸,然后执起她的手为她把脉,确认她的脉搏平稳舒缓,无甚大碍,方才松了口气。见她睡得正香,全然不知晓他的担忧,心里又忍不住有些生气,轻轻地掐了下她有些圆的脸庞,掐完后又心疼了,忙又安抚性地摸了摸。

    他坐在这里的时间有些长,直到外头宫人来禀报,皇太后和安太贵妃要离开时,方起身去送她们。

    “皇后是个好的,为你生了两个皇子,告诉她辛苦了,让她好好坐月子,可不能累着了。”皇太后叮嘱道。

    安贵太妃笑得见牙不见眼,若不是二孙子太小,她都想抱回自己宫里不放了,同样对儿子道:“二皇子很健康,本宫看着也是像你,甚好甚好!”

    陆禹笑吟吟地看着两位长辈,心里却开始蹙眉:怎么又是像他呢?

    等将两人送走后,陆禹便去看被奶娘喂了奶的二儿子,看到那张有些皱、又是红皮肤的婴儿脸,整张脸小得他一个巴掌就能盖住还有余,比起当初胖儿子出生时,仿佛小了将近一倍,看来不是个胖儿子,反而是个瘦儿子。而且这张脸的五官小小的,也实在看不出来像谁。

    真的像他么?

    “嬷嬷,你说他像谁?”陆禹又忍不住问耿嬷嬷了。

    耿嬷嬷眼神飘了飘,委婉地道:“皇上,二皇子看着还小,奴婢也看不出他像谁,等过几个月,五官长开了,便知道了。”

    陆禹听罢,越发地觉得他母妃不靠谱,果然她说的话不可信。于是没有丝毫负担地将孩子像谁的事情抛到了身后。

    到了亥时,阿竹终于醒来了。

    一醒来,便找她刚生下来的小团子,奶娘将之抱了过来给她瞧。

    阿竹被人扶坐起来,靠在大引枕上,下.身垫着月事带,还有恶露排出,而且隐隐带来疼痛。这些上次都经历过了,也没有那般难忍,所以整副心思都放在二儿子身上。她凑过去瞧了瞧,一时间也拿不准孩子像谁。

    “他怎么这般小?而且他像谁?”

    奶嬷嬷笑道:“娘娘放心,太医来看过了,二皇子虽然瘦了点儿,但却很健康。二皇子自然是像皇上的了。”

    阿竹瞥了她一眼,这话明显就是为了讨她欢心才说的,这么小小的一团,五官未长开,哪里看得出像谁?不过听到太医说二儿子很健康,让她松了口气。幸好怀这孩子时,中途虽然折腾两次导致动了胎气,但孩子还是能平平安安落地了。即便瘦了点儿也没关系,以后仔细养着也行了。

    正想着,陆禹抱着胖儿子掀帘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端着食盒的宫女。

    “母后、母后~~”

    胖儿子终于见到母亲了,十分欢快地在父亲怀里蹦跶着,就要滑下去扑阿竹。陆禹将他放下,不过却拎着他的小衣领,说道:“豚豚的母后还不能抱你,豚豚要乖,不能扑上去。”

    胖儿子懵懵地点头,来到床前,便挨着床不肯走了。

    陆禹坐在床前,接过宫女呈上来的鸡汤,自己捏着调羹喂阿竹喝汤。

    整个内室的宫女嬷嬷看罢,皆低下头当没看到。而阿竹也懒得理会旁人的想法,张嘴喝下他喂来的鸡汤,边和他说起二儿子。

    “他看起来不胖,以后你可不能叫他胖元宵了!”虽然儿子现在瘦了点,但阿竹觉得他脱离了“胖”这个字眼,也挺好的。

    陆禹不以为意道:“没事,以后仔细养着,很快便胖了。”

    你到底对“胖”有多执着啊喂!

    阿竹对他已经无语了,撇开这个话题,又道:“元宵的大名儿谁来取?你还是父皇?”

    “父皇想取就由他,不想我便先去翻典籍取一个。”陆禹看得很开,谁给儿子取名都无所谓,只要不取些不靠谱的名字就行了,太上皇取名的能力还算是不错的。

    等阿竹喝了鸡汤后,便见趴在一旁听父母谈话的胖儿子眼睛眯眯的,看起来就要睡了,忙让人带他下去睡觉。现在都过了胖儿子睡觉时间了,但是因为没有见着母亲,所以一直撑着不肯睡,现在见着了,终于肯安心地睡了。

    阿竹摸摸胖儿子的脑袋,在他脸上亲了下,道了声晚安,胖儿子方乖乖地让奶娘抱下去睡觉。

    ******

    今年是新帝登基第一年,庆煦元年,皇后正好诞下二皇子,整个皇城喜气洋洋。

    阿竹开始了苦逼的坐月子,这回她平平安安生产,没有像上次那般伤了身子,所以过了几天后,终于能下床了,同时也觉得自己身上还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儿,心里不免有些不自在,总觉得自己不干净。

    所以晚上陆禹回来后,过来看她时往她身边凑,忙将他推开,说道:“我身子有异味呢。”

    陆禹搂着她的腰,嗅了几下,笑道:“是有奶腥味儿,你给元宵喂奶了?”

    “当然,母乳对新生婴儿的身体比较好,能产生抗体!”阿竹理直气壮地说,二儿子看着就一副瘦弱的模样,让她心里极是担心,即便太医说他身子好,但在母亲眼里,仍是觉得不够胖,要仔细养着。

    陆禹唔了声,又亲了下她的脸蛋,然后张嘴又咬了咬那软软的颊肉。

    这是个狗皇帝!就爱咬她!

    阿竹见天色差不多了,忙将还想要多咬她两口的男人推出去,说道:“你该就寝了,省得明日朝会没精神。”

    “一个人睡很冷……”陆禹的声音有些轻,他已经有好几晚没睡好了。

    阿竹捧着他的脸瞧了瞧,眼底下确实有些青影,不过他天生丽质,即便有青影,看起来却像是画了眼影一般,反而添了一种说不出的色彩,仍是精神焕发,冷艳高贵的男神一枚。

    “没事,等我出月子天气也暖和了,到时候你也不会冷了。”趁机多摸了几下他的脸,又道:“我叫人多准备两个汤婆子将被子烘暖,再准备两个手炉让你抱着睡,就不冷了。”

    陆禹蹙着眉看她,看得她心惊肉跳,这男人不会想要在这种时候钻上她的被窝吧?她还在坐月子呢,被旁人知道少不得要说三道四了。

    可能是她的表情太直白了,陆禹黑着脸道:“我没那么禽兽!”

    “我没说你禽兽,你想太多了。”阿竹无语地回道。

    帝后二人关于禽兽的话题说了会儿,说到最后,两人都忍不住扭头:到底在乱七八糟地说什么啊?难道已经老夫老妻到为了这么点小事也能啰嗦个半天么?

    最后,陆禹只能不甘不愿地回乾清宫的寝室睡下了,不过长夜漫漫,就算被窝里事前被汤婆子烘暖,怀里也抱着暖手炉,但却比不得人体的温度,享受过极品盛宴的皇帝又一次冷得睡不着,眼下的青影更重了。

    请安时,皇太后和安太贵妃都看得有些担心,不由问道:“皇上晚上没歇息好么?还是政事太繁忙,太过操劳了?”

    陆禹温和地道:“母后和母妃不必担心,过些日子就好。”

    确实,等胖竹筒出月子了,他自然就好了!也不知道何时养成的怪毛病,不抱着她睡就睡不着了,陆禹觉得自己也很无奈啊!夏天就罢了,毕竟夏天时胖竹筒畏热,喜欢直接趴在他身上睡,也习惯了承受她的重量,可这冬天,晚上太冷,一个人总是难以入眠。

    皇太后看了他一会,便道:“若是太累了,便歇着,政事是忙不完的,别像你父皇一样熬坏了身子,不值当。”

    陆禹继续笑着应下了。

    另一边,阿竹在忍了十来天后,终于忍不住了。

    “娥眉,去弄点热水来,我要擦擦身子。”

    阿竹觉得坐月子不能沾水纯粹是扯谈,竟然连擦身子都不给她擦一下,也太矫枉过正了。上回生胖儿子时伤了身子,她大半时间都是躺在床上渡过,这回恢复得很快,所以也清楚地感觉到有多难忍。

    以前王府里伺候的婢女阿竹见她们年龄大了,都放出去配人了,所以进宫后,身边伺候的宫人都是从内务府里挑过来的,贴身伺候的女官是陆禹指的,所以她用得极是放心。

    娥眉虽然觉得不妥,但是她脑子灵活,也不会一味地耿直劝阻,见阿竹坚持,便偷偷地去小厨房拎了壶热水过来,将殿内伺候的宫人都谴到外头后,自己亲自兑好热水温度,放在耳房里,让阿竹去折腾,然后她去门外放风。

    主仆俩配合得天衣无缝,阿竹飞快地将用热水绞干净的巾帕将自己全身都擦了一遍,其间捏了捏腰腹上的赘肉,一脸不忍直视,暗暗担心陆禹这样抱着她是不是已经摸到这些肉了?暗暗决定还是找个机会做做收腹减腰的运动。

    娥眉也打发了几拨人,等阿竹整理好自己,回到内室后,娥眉终于松了口气,擦了一把不存在的汗。

    她一直以为皇后就像表现出来的那般乖巧温和,端庄娴淑,恪守规矩,但是没想到私底下也是个阳奉阴违的。

    回到房里,奶娘将二儿子抱过来了,阿竹抱过正睡得香甜的二儿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觉得二儿子未免太能睡了,忍不住道:“他几时喝奶的?醒了几次?”

    奶娘答道:“先前喂过奶了!二皇子很少醒,都是看时间差不多了,奴婢们将二皇子唤醒喂奶的。”

    阿竹有些担心地道:“饿了都不懂得醒来吃东西……会不会有什么事?”

    奶娘嘴角抽搐了下,说道:“娘娘放心,太医今儿来请脉,说二皇子殿下身子很健康。小婴儿要多睡才能长大,等他大些,精力充沛了,就不会睡那么多了。”

    阿竹虽然仍是担心,但是因为她只养过一个胖儿子,所以也没有老人家的权威,便也不再问了,抱着二儿子又端详了下,无奈地发现,没满月的孩子五官细细嫩嫩的,实在是看不出来像谁啊。

    “母后~~”

    听到这声响亮的叫唤,阿竹便知道她家胖儿子过来了,笑眯眯地道:“豚豚来了,快来看弟弟。”

    胖儿子跑了过来,他身上穿着大红色的袍子,滚过来时看起来就像一团火焰,精神极了,白嫩的脸蛋也因为跑过来红扑扑的,看着就让人喜欢。

    胖儿子站在床前的脚踏上,掂着脚看弟弟,然后皱起小眉头,扁着嘴说:“弟弟,丑丑!丑儿!”

    阿竹:“……你这小家伙,竟然懂得美丑了!”

    胖儿子懵懵地看着她,咧嘴笑道:“弟弟,丑儿!”然后对着阿竹怀里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弟弟拼命叫着“丑儿”。

    阿竹差点扑街,胖儿子哟,你这么小就懂得给你弟弟取小名儿了?“丑儿”这名字实在是不好听啊!小心他长大了恼你。

    母子俩说笑了一会儿,陆禹回来了。

    胖儿子见状,直接冲了过去,抱住他的一条腿,呵呵笑道:“父皇,弟弟,丑儿。”

    陆禹噗地笑起来,一把将胖儿子抱起,点了下他的小鼻子,笑道:“豚豚给弟弟取小名儿了?丑儿也不错,就叫丑儿罢。”

    阿竹:=__=!小心他以后恼你们这两个坑货!一个坑儿子,一个坑弟弟!不正是一对坑货嘛!

    等奶娘将二儿子抱下去,胖儿子也被带下去休息后,阿竹看着眼下青影更重的男人,实在是无语了。她不知道有男人竟然怕冷怕到这程度,没个人抱着大冬天的就睡不着了。不过多少有些心疼,便道:“你在这里歇歇,等到时间我再叫你罢。”

    陆禹抱着她,脸在她脖子间蹭了蹭,突然道:“你今天的味道淡了很多,洗澡了?”

    阿竹寒毛直竖,干笑道:“说什么呢?母后都派人在这儿盯着了,我哪敢啊?就是洗了下手罢了。”

    “是么?”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阿竹马上摆出一副忠厚老实的诚恳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