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120章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端王府的男主人不在,府里只有老弱妇孺,而且这个妇孺现在还身子金贵,自然直接闭门谢客。

    陆禹离开的前几天,阿竹面上不说什么,其实心里还有些神思不属,不过很快她便被转移注意力了。

    因为严青梅生了。

    严青梅生了一对龙凤胎。

    阿竹兴致勃勃地问着过来回话的耿嬷嬷,“嬷嬷可是亲自去瞧了他们?孩子长得怎么样?大姐姐还好吧?身子可是无碍?”

    钻石沏了杯茶过来呈给耿嬷嬷,也同样笑盈盈地看着耿嬷嬷。翡翠和玛瑙等人也站在旁边听着,她们都是从靖安公府来的,自然对这种事情感到好奇,而且严青梅人不错,以前也多拂照阿竹,她们也盼着她平安无事。

    听闻严青梅诞下一对双胞胎孩子,阿竹虽然很想去瞧瞧,但是她现在有孕在身,而且已经出现了害喜的症状,不好出门,所以只能作罢。今儿是双胞胎洗三的日子,阿竹为了表示对严青梅的看重,派了耿嬷嬷过去观礼。

    耿嬷嬷笑道:“张大少奶奶很好,人看着也极精神,她让老奴转告王妃,她很好,让王妃不必挂心,等孩子大些,以后再带他们过来给您瞧瞧。两个孩子虽然有些瘦弱,不过因为是双生的,都会这般,养些日子便好,没有什么大碍。”

    听到母子三个都没事,阿竹放下心来,接着又兴致勃勃地问道:“那两个孩子长得像么?像谁?”

    耿嬷嬷失笑,王妃如此模样倒是有些小孩子气,平时在外头端着架子,也只在自己府里孩子气了些罢。耿嬷嬷对阿竹素来忠心耿耿,在王府里有些行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这是自己主子选的女主人,那么也是他们这些奴才尽忠的对象。

    “他们还小,五官未长开,老奴也就去看了一眼,看不出像谁,长得倒是挺像的,不过就是妹妹瘦弱了些……”

    阿竹问东问西,问了一堆问题后,终于满足了好奇心,方满意地让耿嬷嬷下去歇息。

    钻石等几个丫鬟听得也有些意犹未尽,然后忍不住瞄着阿竹的肚子,两人都是姐妹,也不知道有没有一样生龙凤胎的命。想到若是生了龙凤胎,在皇家可是祥瑞啊,到时候也受到皇上的重视吧?

    阿竹笑道:“你们别想了,这还得看遗传。张家祖上有生龙凤胎的例子,而严家和皇家都没有,所以没这可能。”然后打趣道:“你们年纪也大了,是不是也想成亲当娘亲了?来,你们都和我说说,有没有瞧上什么人,王妃我给你们作主。”

    几个丫鬟被她打趣得俏脸通红,到底脸皮不够厚,羞得直接掩面跑了。

    阿竹见几个丫鬟都借口跑了,只剩下甲五微笑着站在一旁伺候,目光转到她身上,正想也问一句时,甲五爽快地道:“王妃不必看奴婢了,按王府的惯例,等奴婢满二十岁后,可以选择留在府里或者出府去庄子都行。”

    “那你到时候要去哪?”阿竹有些好奇地问道。

    她能作主钻石等丫鬟,但甲字辈的丫鬟都是端王府的,而且那么全能的丫鬟们,她也不想插手她们的终身大事,既然有例可寻,那便更好了。不过看甲五落落大方的样子,和钻石等人羞得掩面奔走的模样大相径庭,让阿竹感叹,这端王府到底是怎么培养出这么大气又全能的丫鬟来的?不免有些羡慕。

    “自然是留府里了。”

    留府里的意思便是嫁给府里的哪一位侍卫或者管事了,届时甲五仍是在府中做事。阿竹不免有些惊喜,拉着她的手小声问道:“可有意中人了?”

    甲五看她小心的模样,仿佛怕羞走自己,爽快地道:“是陆柒。”

    阿竹将府中的侍卫名单一扒拉,很快便知道陆柒是谁了,一个沉默寡言的木头疙瘩?这算不算巧妇配拙夫?不过能排上数字辈的侍卫,也算是有些本事的,才会被安排成陆禹的亲卫,也算是有前途的了。

    “恭喜,到时候你出嫁时,我给你添份嫁妆,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地出嫁。”阿竹马上笑道,办喜事谁都喜欢,甲五今年才十七岁,还有三年时间呢。

    甲五终于有了点儿害羞之意,抿着嘴行了一礼。

    身边有喜事,阿竹自然高兴,连带的觉得孕吐也不是那么让人难受了。

    又过了几日,到了四月中旬,阿竹进宫给皇后和安贵妃请安。

    自从怀孕满了三个月后,便不拘在家里,可以到外头走走,如此阿竹也将给婆婆请安放到日程上。不过皇后体谅她怀孕辛苦,免了她其他时间请安,只需要初一十五这两个日子进宫来便成。

    阿竹先去凤翔宫给皇后请安,恰巧安贵妃也在,正抱着十八公主和皇后说话。

    阿竹看到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了,十八公主简直是后宫娘娘们的心头宝,长得玉雪可爱不说,还嘴巴甜如蜜,后宫的那些女人哪里顶得住她的甜蜜攻势,差点将心肝都掏给她了,时常去皇后那里坐坐,为的已经不是在这里露面得帝宠,纯粹是为了十八公主而来。

    所以说,承平帝就是一条被后宫女人嫌弃的老黄瓜,只有那些鲜嫩低位份的宫妃才会想要到他面前邀宠,好一举怀上个包子,等怀上了,再将那老黄瓜给踹了,安心养包子去。

    虽然这么形容有些搞笑意味,但阿竹真心有这种感觉,觉得承平帝的后宫女人在皇后的英明带领下,智商并不只用在各种争宠献媚上,竟然还挺和谐的。只是,这和谐的背后,是蒋皇后付出了女人一生的时间来得到,不免为她感到悲哀。

    等阿竹屈膝行了礼后,马上便被皇后叫到旁边坐着了。

    皇后关怀地问了她的身体情况,阿竹一一答了,见没什么大碍,面上露出满意的微笑,说道:“端王虽然不在,不过也要放宽心,若是有什么事情,直接让人进宫来报与本宫,自己小心为上,保护好身子和孩子方是。”

    阿竹点头应是。

    这时,安贵妃突然道:“对了,听说张阁老家的张大少奶奶生了对龙凤胎,本宫记得,这张大少奶奶还是你的堂姐吧?龙凤胎呢……”

    发现安贵妃的眼神热切地盯着自己的肚子看,阿竹压力山大,古人不懂得遗传基因学,只觉得严青梅有这福份生龙凤胎,那么作为妹妹的阿竹应该也有这福份吧,反正都是姐妹嘛。只是阿竹没听说皇家有生龙凤胎的例子,机率十分小啊。而且她这肚子以后就算膨胀起来,但只会生出只小胖包子来,估计不会有两个孩子的。

    幸好可爱的十八公主为她解了围,甜蜜蜜地问道:“十皇嫂,小侄子什么时候才会出来?十八想和他玩~~”

    安贵妃听罢,笑得花枝乱颤,点着十八公主的小鼻子,笑道:“还要等五六个月呢,到时候就能陪咱们的小十八玩了。十八也觉得你十皇嫂肚子里的是小侄子么?小十八真是个乖孩子……”

    安贵妃想要孙子想得魔症了。

    阿竹无奈地喝着宫女沏的柠檬茶,看了皇后一眼,只见她十分淡然地喝茶,面色不变,由着安贵妃在哄十八公主说好话。阿竹再汗一个,古人认为小孩子双眼干净,往往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所以若说是男孩,还真是信了。

    顶不住安贵妃眼神的压力,阿竹很快便告辞离开了,坐着宫中的轿辇,去慈宁宫。

    坐在轿辇上,阿竹拍拍心口,安贵妃还真是想得美好啊,想一下子孙子孙女都有了,到时候又可以到淑妃面前显摆了。对于安贵妃来说,不显罢就会死星人,这种事情她一定做得出来。

    等到位慈宁宫,太后意外地召见了她,拉着她的手诸多叮嘱。

    看太后笑呵呵的脸,阿竹心里有些难过,其实太后已经知道唯一的女儿安阳长公主去逝了吧?自古以来,白发人送黑发人是最痛的事情。只是人活着,偶尔也要难得糊涂,这样活得还比较容易一些。

    在太后这儿坐了会儿,阿竹便和昭萱郡主一起去了偏殿。

    昭萱郡主拉着阿竹的手左右端详片刻,笑道:“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变化呢,这肚子都快满四个月,怎么还那么小?”

    “我随了我娘的体质你又不是不知道,到时候过了五个月,它就会像吹皮球一样大了。”阿竹笑道,便又将先前安贵妃的反应说了遍。

    昭萱郡主听得直乐,“这一年我在宫里住久了,倒也琢磨得出些事儿来,你那婆婆可真是个厉害的,踩着人的底线嚣张,恐怕这后宫活得最恣意快活的便是她了。那一点小毛病罢了,皇后也不会太管。”她摸了摸阿竹的肚子,叹道:“不过龙凤胎自古以来便是祥瑞,我倒是希望这胎是龙凤胎呢……”

    听出她话里的意思,阿竹安静了下,微笑道:“是啊,祥瑞极好,只是有时候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昭萱郡主一愣,然后点点头,失笑道:“倒是我心急了。”不再提这事,又笑道:“对了,前些日子你在府里坐胎时,端王表哥不是直接将王府门一关谢客了么?我姐姐来看我,话里话外有个意思,是想通过我问问你,当时你们四人去枯潭寺到底拜了哪座佛,竟然四人都相继传出好消息来。你也知道,她成亲至今,一直未能生养,想来也急了。”

    阿竹无语地看着她,“连你也相信这种事情?”

    昭萱郡主再次乐不可支,笑趴在榻上,说道:“我不相信没关系,但是京里的女人都相信啊!现在枯潭寺每天都有好些妇人去上香,可热闹了。你们四人还做了件好事,让枯潭寺的香火更加鼎盛了。”笑着笑着,不禁咳嗽起来。

    阿竹拍拍她的背,身体不好,就别笑成这样,小心无法负荷。

    昭萱郡主咳嗽好一会儿,方感觉好多了,就着星枝呈来的温水喝了一些润喉,虽然胸腔仍是火辣辣地疼,不过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疼痛,同时也在时刻警告着她,她还有大仇未报,她不会这般轻易就死的。

    见阿竹忧虑地看着自己,朝她笑了笑,握住她的手道:“端王表哥下江南了,听说江南美女如云,是男人的温柔乡。不过你不必担心,端王表哥是去办差的,不会做出那种事情来。”

    阿竹笑着点头,其实男人要变心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女人千防万防能防得住什么?所以估且便相信他吧。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到时候你都要生了吧?不过这样也好,他不在,也没有人敢以你身子不便为由给他塞女人。”昭萱郡主满意地点点头,眸中滑过几许冷色。

    迟疑了下,阿竹小声问道:“也不知道他这次顺不顺利……”

    “放心,端王精明着。”昭萱郡主捏了捏阿竹的手心,在她手心里写了几个字,见阿竹挑着眉看自己,又是一笑。

    与昭萱郡主说了好一会儿的话,阿竹方告辞离开。

    坐着轿辇到宫门口时,阿竹遇到了同样进宫请安的秦王妃。

    秦王妃正准备上车,看到阿竹下轿辇,朝她微笑道:“十弟妹今日也进宫么?真巧。”

    阿竹回以一个微笑,悄悄打量秦王妃,发现她整个人丰腴不少,看起来容光焕发,原本英气的眉宇也添了几分柔和。大概要做母亲的女人,或多或少都会添上一种柔和的母性光辉,秦王妃也不例外。

    不过,不管如何,还是一样的英姿飒爽,潇洒如风,不愧是她的女神!

    “十弟妹,等孩子落地后,寻了个空,咱们叫上镇国公世子夫人和林尚书府的大少奶奶,一起去枯潭寺还愿吧,也算是一种缘份。”秦王妃提议道。

    发现秦王妃有心结交,阿竹心里欣喜,面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自然应下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方各自登车离开。
    《妻心如故》来源:https://www.jwshu.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