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94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wshu.com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陆禹走出乾清宫,旁边随行的还有康王、齐王、魏王、平王、秦王等人。

    可以说,除了昨天因为喝了两杯酒便病发、导致今天不能起床的靖王,所有成年的皇子都来了,承受了他们皇父一顿疾风骤雨般的怒骂,又将他们都轰出了乾清宫。

    他们走出来时,正好碰到内侍正引着过来谢恩的周王夫妻经过。

    周王看着这群兄弟,明明不是他的错,但却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不禁道:“几位皇兄和皇弟没事吧?”

    众人看了眼旁边站着的新上任的周王妃,纷纷摇头。

    没事才怪,宿醉本就难受了,即便喝了醒酒汤也无济于事,今儿一早又要爬起来参加朝会,朝会结束后,还要被他们皇父拎过去臭骂一顿,身心都被虐了一遍,精神更不好了。

    周王妃站在丈夫身后,看着丈夫与众位皇子说话,目光扫过,自然发现这些人的精神状态极差,心里哼了声,觉得他们都活该。不过也有看起来完全没什么事的人,目光转了转,周王妃很快便发现敛袖站在旁边的端王,长得真好看,比起那些王爷萎靡不振的模样,一派的温润明泽,让人眼前一亮。

    “老七你不用担心啦,父皇骂人虽然词汇量惊人,但听多了也就那样了。”

    胖子康王笑呵呵地一个肉巴掌拍在周王肩膀上,差点将他拍得一个趔趄,看得周王妃心里有些不满。康王从小到大不务正业,而且学什么都一事无成,所以已经被骂习惯了,除了宿醉难受了点儿,他还真是没有什么负面的情绪。

    这里有负面情绪的大概就是秦王了,他昨儿被端王在众目睽睽之下踹了一脚,面子里子都丢了,偏偏他们皇父根本不管谁对谁错,将所有人都骂了一顿,看着公平,其实最是偏心。

    魏王不耐烦看周王这副小受样,挥了挥手道:“好了,没什么事情老七便带你媳妇进去给父皇请安吧,咱们到凤翔宫等你。”

    周王也怕让承平帝久等了,忙带着新婚妻子过去。

    等周王夫妻一走,现场的气氛又有些僵硬,秦王用一种吃人一般的目光盯着端王,端王依然清淡从容,根本没将他当回事。从早上两人相遇开始,便是这种情景了。

    康王笑呵呵地道:“好了,走吧。”

    康王率先走了,平王脚上有些跛,闷不吭声地跟着走了。魏王淡淡地看了两个最小的兄弟,仿佛也懒得理会两个弟弟置气一般,倒是齐王眯着眼睛,饶有兴趣地看了两人一会儿,轻笑道:“九弟、十弟,都是兄弟,没什么好生气的,咱们也走吧。”

    秦王恍似未闻,盯着端王一会儿,然后冷笑一声道:“十弟昨日真是好威风,哥哥受教了。”

    陆禹眸色冰冷,声音却是依旧温雅从容,淡淡地道:“不客气,臣弟也是见皇兄喝高了,怕皇兄再做出什么事情来,才会出手阻止。皇兄应该没有忘记你曾说过什么话罢?”说罢,不再看他,抬步离开。

    秦王留在最后,神色阴沉地看着陆禹的背影,缩在宽袖下的手捏成了拳头,青筋毕露。好半晌,他才恢复平常的神情,唇角一挑,带着几分爽朗飒爽,连眼中的阴鸷恨意同时抹去。

    ******

    凤翔宫里,原本只属于两个女人的战争到最后拖了好几个人下水,简直可以称为一场撕逼大战了。

    阿竹再次开了眼界,发现这后宫的女人耍嘴皮子真是厉害,一句话便有好几种暗喻,她还未琢磨得透彻呢,旁边又有人开始挖坑了。而让阿竹觉得最厉害的还是婆婆安贵妃,这位简直是手段粗暴到没手段,一切靠着地位碾压,你给我挖坑也没关系,我是贵妃,傍着后宫的大姐头,除非你想要让大姐头出手收拾你,不然你就等着被碾压吧。

    以上,为阿竹脑补!

    等宫女进来通报几位王爷到来时,安贵妃已经碾压完了四妃,优雅地端着茶喝了口润唇,听到宫女来报,笑道:“众位王爷到了,来得正是时候,淑妃妹妹这般担心秦王,也好看看秦王有没有伤着。”

    淑妃面上带笑,低着头,掩饰了眼中淬毒的神色,心中愤恨:你就笑吧,等以后端王失势,看你怎么笑出来!以为靠着皇后就能走到最后?一个不能生蛋的女人最后会怎么样还真难说。

    在各怀心思中,康王打头,带着下面的几位兄弟进来了。

    康王肥硕的身体实在是太有存在感,几位王爷进来给皇后请安时,众人目光一下子便忽略了其他人,直到康王略略挪开身子,才露出最后走来的秦王和端王。

    皇后抬起眼皮看了眼殿下的众人,目光扫过在场的诸位王爷,发现眉宇间都有宿醉的萎靡,便道:“本宫听说了,你们昨儿怎地喝得如此大醉?”

    康王作为长兄,笑呵呵地回答:“自从十弟的婚礼过后,难得又有皇弟成亲,估计下回想要再喝皇弟的喜酒,还要等个十几年,直到小十一长大才行,所以儿臣一时激动,便拉着众位皇弟一起喝酒了。”

    殿内的人皆有些忍俊不禁,皇后笑道:“挨你们父皇骂了吧?”

    “可不是?也不知道父皇生什么气?虽然咱们是放纵了点儿,但也是适可而止,就是老二不小心喝了两杯酒,又病发罢了。”

    “……”

    这话实在是太欠揍了,若是靖王的生母静嫔在这里,指不定要咆哮他了。

    皇后面不改色,仍是微笑道:“这可不行,须知纵酒伤身,以后莫要如此了。靖王还好吧?”

    这时,齐王上前一步道:“儿臣今晨出门,着人去二皇兄府里问过了,二皇兄没什么大碍,不过要卧床静养几天。”

    齐王府和靖王府比邻而建,所以齐王回答这话是最恰当不过。

    皇后听罢,似是松了口气,又道:“秦王可是无碍?端王昨儿怎么能如此对兄长呢?”虽然是责备,但声音温和,听不出什么责备的意思。

    陆禹听到皇后点他的名,微笑便道:“儿臣当时也实在是没法子,九皇兄喝醉了,还要拉着人一起喝,二皇兄也被他灌了一杯,才会病发。九皇兄自幼弓马骑射都极好的,力气也大,儿臣没办法,便想着让他醒醒酒,谁知道不小心会踹了他一脚。幸好当时有下人在旁,九皇兄方没有摔着。”

    正殿里听到他解释的人嘴角抽搐了下,当时在场的人极多,也看到确实是秦王拽着端王要和他拼酒,后来不知怎么地端王退开了几步,见秦王正扑过来,转到他身后朝着他屁股踹了一脚。这种解释也使得,但是直接踹人也太那啥了吧?

    这般想着,再看殿中央的男子,唇角含笑,姿态清雅,让人见之忘俗,光是视觉上就是一种享受,甭管他这话对不对,不觉就信了他几分。

    秦王脸皮有些扭曲,瞥见众人的神色,再看向端王,眸色冷了冷。他就知道,这个只比他小一岁的弟弟,从小就是个会作戏的,虚伪之极。

    “母后,当时儿臣确实喝得有些高了,十皇弟倒是好酒量,所以这事情也不怪得他。”秦王一副宽宏大量的神色说,眉目一片开朗,坦坦荡荡,让人觉得他是个心胸开阔的,不觉添了几分好感。

    皇后听罢,笑道:“如此便对了,你们都是兄弟,你们皇父若是知道,也会开心。”

    如此,便将昨天的事情揭过不提。

    又说了会儿的话,周王夫妻终于来了,以这种速度,估计皇上并没有留他们太久,由此可见,对于周王,承平帝并不怎么待见的。在场人心知肚明,不过面上却未显露分毫,皆是笑盈盈地看着周王带着新婚的妻子进来。

    周王妃有些紧张,刚才面对皇帝时还算好,至少那位怎么说也是有点血缘关系的舅舅,且对她的母亲安庆长公主也极为宽容,连带的对她也有几分慈爱,不然也不会因为母亲进宫说项便答应了这桩婚事。

    她知道周王其实是不愿意娶她的,不过没关系,她看上这个男人了,她自己喜欢就行。

    周王妃在心里给自己打气,缓缓地抬头,按照旁边的唱名的宫侍,给长辈敬茶、平辈见礼。

    等茶敬了、礼也行了,皇后按规矩说了些夫妻间相扶持的话后,便让众人散了,又带着周王夫妻去慈宁宫见养病的太后,顺便将昭萱郡主和十八公主捎带过去,好让太后开心开心。

    安贵妃和淑妃一起走出凤翔宫,两人身后各带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在凤翔宫门口分别时,对视了一眼,皆朝彼此笑得甜蜜蜜的,一个娴淑温婉地说“贵妃姐姐好走”,另一个笑靥如花说“淑妃妹妹改日去凤藻宫喝茶啊”,等各自回过身,神色都冷了一冷,心里冷哼一声。

    淑妃带着秦王夫妻和女儿景宜公主一起回了永全宫,进了永全宫大殿后,她便神色阴沉地坐在上首位置,眼神凌厉地看着秦王妃。

    景宜公主见母亲生气,忙给兄嫂使眼色。可惜秦王心情也不好,并不理会妹妹的眼色,而是坐在一旁闷头喝茶缓解宿醉带来的头疼——哦,对了,还有后颈的微疼。

    秦王妃脸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姿态甚是悠然,一点也没有害怕的迹象,让景宜公主看得好生敬佩。秦王妃接过宫女呈上来的茶,亲自端给淑妃,笑道:“母妃神色不好,怎么了?可是恼昨儿的事情?没事,臣妾也是怕王爷会和端王发生冲突,方会出手的。幸亏如此,王爷才没有出什么状况。”

    秦王一口茶差点呛在喉咙里,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王妃,心里暗骂着蠢货。

    淑妃同样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颤抖着手指指着她,怒得直拍桌子,骂道:“你还有理了?你瞧瞧整个京城,有哪个女人像你这般,竟然胆敢直接出手劈晕自己丈夫的?说出去还以为哪里来的无知山野女子,连三从四德都不知晓,女戒读到哪里去了?你可知道如此害得秦王面子里子都丢尽了,害得本宫还要给人笑话……”

    淑妃一改人前的娴淑温婉,指着秦王妃的鼻子破口大骂,显然已经忍很久了。

    景宜公主见母亲动怒,心里也有些不满秦王妃,不过心里也庆幸先前将殿里的人都赶出去,不怕丢人。她知道母妃对秦王妃一直很不满,让她发泄一下也好。

    秦王妃平静地听着婆婆破口大骂,漫不经心地扫了眼,发现丈夫面无表情地看着手里的茶,这姿态不言而喻,显然是觉得婆婆骂得对了。等到淑妃骂到她犯了七出之罪的无子时,秦王妃终于开口了。

    “母妃,昨日的事情儿媳不觉得自己有何不对,当时情况那样,若是任由喝得醉醺醺的王爷去和端王理论,谁知道端王会不会再补一脚?我观端王当时的神色好像有些不对,不知道是不是王爷喝醉了酒说了什么话得罪他了。”说罢,又看了秦王一眼,眼尖地发现他面上划过不自然,心里更有底气了,背脊挺了挺,继续道:“而且,孩子一事,得看缘份,改日儿媳去枯潭寺请座观音娘娘回来,每天三支香烧着,一定很快便能怀上的,母妃就放心吧。”

    秦王妃自信满满,仿佛只要她出马去请座观音回来烧香拜佛,马上就能一举怀上儿子。

    淑妃差点被她气得吐血,捂着胸口喘不过气来。

    秦王也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抬眼看向自己王妃,即便坐着,也给人一种英姿飒爽之感,挺直如松,那张脸眉毛太粗,眼神太利,身材高挑……怎么看都不是他心目中的美人之选,心里说不失望是假的。

    不过,王妃的背景他其实挺满意的,特别是舅兄在西北掌着军权,可是他的底气,秦王暂时没有想要换王妃的想法,也不能让母妃指责太多惹恼了她,便道:“母妃,您歇口气,昨儿的事情,儿臣确实也有不对,并不全怪王妃。”

    淑妃一听这语气,如何不知道儿子这是向着儿媳妇了,顿时心酸得差点要掉眼泪,果然儿媳妇都是和婆婆对立的,是个来抢她儿子的可恶女人,让她心里更气了。气愤之余,便想到安贵妃,心里恨恨的,再对比安贵妃的儿媳妇端王妃,那么个生嫩的小姑娘,可比这个会武功的好拿捏多了,心里顿时后悔得不行,当初就怎么给儿子挑了这么个王妃呢?

    悔啊!

    *****

    悔恨的淑妃不知道,安贵妃也在自己的宫殿里,捂着胸口怒瞪着一脸无辜的儿媳妇,差点被她气个半死。

    她抖了抖手,捏紧了手中的象牙扇子,努力平歇怒气,方开口道:“倒是个伶牙俐齿的,本宫还不知道你如此能说会道!”

    阿竹一脸惊讶地道:“母妃为何这般说?您若是感觉到空虚寂寞,便召你喜爱的表妹进宫来陪您便是,想来母后也不会管的。”

    “本宫不空虚寂寞!”安贵妃磨牙,俨然忘记了先前挑起这话题时,便说自己没有孙子可抱,感觉到空虚寂寞了。“本宫只是让你和你舅舅家的表妹们亲香,可看看你做了什么?”

    阿竹更不解了,说道:“儿媳常给表妹们下帖子请她们到府里聚聚,难道是儿媳招待不周,所以表妹们生气和母妃抱怨了?”

    那你也不能每回都趁着端王不在时请她们到端王府啊?端王休沐在家时怎么不请?安贵妃憋了一肚子的气,先前打了个胜仗的满足感已经没有了,只想抓花儿媳妇那张娇嫩的脸蛋。端王一定是被她这妖精似的脸蛋给迷了,才会这般维护她。

    这时,陆禹已经喝完了一杯茶,说道:“母妃,天气热,肝火太盛对身子不好,您歇口气。”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安贵妃就觉得他在偏袒端王妃,顿时心里有些酸溜溜的,一种“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的情绪由然而生,差点心酸得要掉眼泪。不过见他关心的神色,安贵妃也不敢朝他发脾气,只得勉强道:“本宫没事,只是近来身子不太爽利,难免影响了心情。”

    陆禹听罢,继续关心地道:“可请了太医来瞧瞧?这些宫人是干什么的,连母妃身子不爽利也不叫太医?”说罢,扫了殿内的宫女嬷嬷一眼,不怒自威,吓得那些宫女嬷嬷扑嗵一声跪到地上。

    安贵妃怕他发怒要惩治凤藻宫的人,忙道:“太医每隔三天都会按例来请脉,只是说有些苦夏,并无什么大碍的。”

    陆禹神色微缓,又道:“往年夏日都去皇庄避暑,今年因为七皇兄成亲一事,父皇便没有去皇庄,若是真的太热,母妃便让内务府多送些冰块过来去暑。”又关怀地说了几句话,陆禹方道:“既然母妃身子不适,儿臣便告辞了,母妃好好歇息。”

    安贵妃愣愣的,好像没有什么挽留的借口了,只能看着儿子带着儿媳妇离开了。等他们离开,安贵妃差点折了手中的象牙扇,她还没有开口询问儿媳妇的肚子有没有消息呢!

    现在端王妃的肚子是她最关注的事情,秦王成亲三年有余,却仍是没有嫡出子嗣,这件事情她嘲笑了淑妃很久,现在她也有儿媳妇了,自然希望儿媳妇一进门便有消息,这样才能继续嘲笑淑妃。

    安贵妃抿了抿嘴,决定下次儿媳妇再次进宫请安时,便要问一问,得赶紧催他们生孩子才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