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85章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昭华郡主直接去了凤翔宫,因她来得突然,没有通报,只能在凤翔宫外等了一会儿,方有内侍笑盈盈地过来引她进去。

    昭华郡主即便心里焦急不已,面上也保持着温和的笑意,仿佛没将这点时间放在心上。人人都说昭华郡主的脾气出了孔驸马,是个温和贤良人,不若昭萱郡主似极了安阳长公主,嚣张霸道,将皇宫当成自己的家一般,来去一阵风,不知多少宫女内侍遭她喝斥过。

    引路的内侍见昭华郡主脸上笑容温和,眉宇间略有愁绪,便知她是担心暂住在凤翔宫偏殿里的昭萱郡主,心里越发的觉得这位郡主是个脾气好的。

    “这位公公,不知我妹妹昭萱她现在怎么样了?”昭华郡主温声询问道,蹙着眉道:“她大病了一场,现在身子还未好,听说她进宫来了,我有些担心……”

    引路的内侍听罢笑了笑,说道:“昭萱郡主承蒙皇上皇后关心,住在凤翔宫中,自然是极好的,郡主不必担心。”

    昭华郡主又问了几句,发现什么也问不出来,虽然有些郁闷,却也觉得正常。皇后打理宫务近三十年,若是凤翔宫的内侍随随便便什么都往外说,那么也不用在宫里呆了。

    进得凤翔宫,皇后正陪十八公主在殿内玩,昭华郡主进来的时候,差点被飞来的竹风车给砸中脸,惊得她往后仰倒,幸好身后有宫女连忙揣扶着她,方没有摔得太狼狈。

    “郡主没事吧?”伺候十八公主的喜珠吓得脸都白了,忙跑过来询问道。

    昭华郡主有些惊魂未定,定晴便见一个小娃娃咚咚咚地朝自己跑来,抬头朝自己笑啊笑的,不正是十八公主么?

    “表姐~”十八公主拽着她的裙子,萌萌地笑道:“十八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昭华郡主自然不会和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忙道:“没事,小十八以后小心点就是了。”

    十八公主又朝她灿烂地笑着,回头偷偷瞧了皇后一眼,见她面上无多少生气,便欢快地跑远了。

    皇后忙让人去追她,省得她跑太快摔倒,又招呼让昭华郡主进来。

    昭华郡主有些晕晕乎乎的,以往她来凤翔宫,这凤翔宫就如同皇后本人给人的感觉,安静而清淡,连装饰也清雅淡泊,无一丝豪华,更是没有多少生气。现在呢,凤翔宫多了很多一看就让人目眩的珍奇不说,装饰上也显得雍容大气而温暖,还有地上堆着的乱七八糟的玩具,没有了以往的一丝不苟,远处传来孩子欢快的笑声,都给这座清冷孤寂的宫殿添了几丝人气。

    昭华郡主的目光转到了皇后面上,这位蒋家所出的皇后,和那些英姿飒爽的蒋家人不同,沉敛了所有的锋芒,过于安逸平和。

    “你是过来看昭萱的吧?”皇后微笑道:“那孩子昨儿大哭了一场,现在还起不来呢。皇上说了,让她在宫里好好养伤,等身子养不多,便让她去见见太后。”

    昭华郡主听罢有些伤感地道:“咱们一直瞒着外祖母,可是却比不得妹妹会哄外祖母开心……也罢,只要外祖母身子能好起来,都是值得的。萱儿在宫里有舅舅、舅母照顾着,我也放心了。”说着,眼泪突然滚出了眼眶。

    皇后眼神有些微妙,看着她低首拭泪,半晌方道:“你放心,她在本宫这儿养病,平时没什么人会去打扰她,宫里的药材也充足,身子很快便会痊愈的。”

    昭华郡主拭了泪,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舅母请见谅,自从母亲去逝后,父亲和萱儿都病成这般,昭华心里难受,这会儿又忍不住失态了。”

    皇后笑了笑,让人去打来清水给她重新净脸,又端了杯茶让她喝两口抚平情绪。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都是围绕着昭萱郡主的,直到听到宫女来报,昭萱郡主醒了,昭华郡主忙向皇后请示,便去了偏殿。

    皇后让人撤下茶盏,宫人重新沏了皇后常喝的绿茶过来。

    过了会儿,一名长相端庄、气质沉凝的宫女进来,正是凤翔宫的管事姑姑——绣姻。

    绣姻来到皇后身边,行了礼后对皇后道:“奴婢先前去送汤药,瞧见昭华郡主不知和昭萱郡主说了什么,昭萱郡主激动得咳嗽,幸好没有再咳血了。”

    皇后垂下眼,淡淡地说道:“她们姐妹间的事情,不必理会。”皇帝都不管,她这没血缘关系的外人去费那什么心?省得里外不讨好。

    绣姻笑了笑,便不再说话。

    偏殿里,昭萱郡主用帕了掩住嘴咳嗽了好久,感觉胸腔火辣辣的,宛若要窒息一般,难受得她身体都要炸开了,身体抽搐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萱儿……”

    她粗喘了会儿,方道:“姐姐今儿进宫就是为了气我么?”

    昭华郡主有些难过道:“我如何想气你?只是咱们现在只有父亲了,难道你非得不孝不义,让咱们都没了父亲才甘心么?”

    昭萱郡主连看她都懒,将头转到被褥上,慢慢地道:“我什么都没和舅舅说,无论你信不信,我已经废了他的双腿了,便不再做什么。”

    昭华郡主看了她很久,方慢慢转身离开。

    侯在门外的星枝星叶见她走了,忙走进来,见到昭萱郡主蜷缩在软榻上,手里拽着的帕子添上了红丝,眼眶发红,差点忍不住掉下眼泪。小郡主被公主千娇万宠着长大,何时受过这种委屈?自从长公主死后,小郡主过得是什么日子?昭华郡主明明知道其中原因,还要来刺激她……

    昭萱郡主被丫鬟伺候着换了干净的衣物,瘫在床上好一会儿,方道:“改日若是端王妃进宫请安,你们帮我通知一声,叫她过来见见我。”

    星枝星叶忙应了一声,比起昭华郡主,能安慰昭萱郡主、和昭萱郡主同仇敌忾的端王妃更得她们的心。

    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端王妃便进宫了。

    阿竹给皇后请安后,又将自己带来给十八公主的玩具交给宫人,便对皇后道:“母后,听说昭萱郡主在您这儿,儿媳想去见见她,不知道方不方便?”

    见她睁大双眼,清清澈澈地看着自己,宛若个小女孩儿一般,皇后笑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她也正惦记着你呢,去吧。”

    等阿竹离开后,皇后看了看她带来的礼物,都是些小孩子玩的玩具,便知道她为了十八公主费心了。

    绣姻检查过后,没什么异样,方对皇后笑道:“端王妃有心了,看起来是个脾气极好的,听说端王殿下也十分爱重于她,连她回靖安公府参加妹妹的及笄礼,都去接送呢。没想到端王殿下那样的性子,也会做出这种事情,听说让京城的好些妇人都羡慕得紧。”

    皇后淡淡一哂,说道:“她是个本份的,看得明白,只希望她能守着本心不变。”

    绣姻听罢,怔怔地失了会儿神,方点头道:“娘娘说得是。”可不是要守着本心么?若是本心都守不住,女人这辈子该要过得多苦?

    ******

    偏殿里,昭萱郡主坐在阳光下的软榻上,身上盖着件厚褥子,整张脸都陷在了那狐狸皮织成的软枕上。

    “昭萱!”阿竹三步并两步走来,疾步如风,吓得她身后的丫鬟要担心她不小心摔着。

    昭萱抬起头来,苍白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高兴地道:“阿竹快过来!”

    阿竹一屁股坐在星枝搬来的绣墩上,拉着她的手,有些心疼地道:“你最近过得怎么样?身体还好么?看起来还是好瘦,是不是因为守孝不肯吃东西?这样不行,你得多少吃一点,不然长公主知道,定会气你了……”

    昭萱笑眯眯地听着她唠叨,等她说得口干接过星枝递来的茶润口时,说道:“你都嫁人了,还不改这脾气,小心端王表哥不要你。不过听说端王表哥待你极好呢,我听了都羡慕了,端王表哥那样谪仙般的人物,终于要坠落凡尘了……啧啧!”

    阿竹一口灌了半杯茶,发现她竟然拿自己打趣,一改过去的死气沉沉,终于发现有什么不对了。昭萱郡主……看起来就仿佛走出了母亲死亡、父亲杀她的阴影,整个人已经恢复了些过去的风彩性格。不过等阿竹仔细看她,发现也不对,她没有走出阴影,只是对自己才会这般。

    “不必羡慕,等你出了孝期,让皇上给你挑个好夫婿,到时候也有人疼你了。”阿竹拉着她的手说,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温暖。

    昭萱郡主手指动了动,反手紧紧地拽住了她的手。她看着阿竹微笑,笑着笑着,不知怎么地,又突然呜嗯一声哭了起来,吓得阿竹赶紧坐到软榻上,将她拥进怀里。

    星枝星叶及周围伺候的宫女都远在十丈之外,不敢过来打扰。

    “……以后你不要再来看我了,你和端王好好的,他既然费尽心思娶了你,会对你好的,如果他对你不好,我会帮你的……我会帮你的,反正我也快要死了……”

    阿竹听着她反反复复的叨念着“我会帮你的”话,心惊肉跳,不敢让自己的神情让远处的宫人窥见,只得垂下头,几乎埋到怀里人瘦弱的肩膀上。

    在她以为平静的婚姻生活中,却因为这桩婚姻而改变了很多东西,无论是朝堂上的格局,或者是人心。

    “我不要你帮,你只要好好吃药,养好自己的身体便成……”阿竹喃喃地道,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

    半晌,昭萱郡主终于发泄完了,星枝星叶端了温水过来给她净脸,见阿竹的眼睛也红红的,同样也端了干净的水过来伺候她整理仪容。

    昭萱郡主见阿竹苦逼着脸坐在一旁,扑哧一声笑起来,说道:“摆这表情做什么呢?”

    阿竹更苦逼了,她觉得,昭萱不愧是从小在宫里跑着长大的,政治觉悟就是高。相反,她刚新婚,云里雾里的,根本没有什么政治觉悟。即便知道自己嫁的是当朝圣眷最浓的皇子,依然会下意识地忽略一些东西。

    昭萱郡主伸了个懒腰,朝阿竹笑盈盈地道:“啊!心情突然好多了!你再摆这个表情,我心情会更好。这种是不是你以前说的,见到你不舒服,我就开心了的心情?”

    阿竹无话可说。

    “从今天起,我要好好吃药,努力煅练身体,总不能真的早死了,是不是?”她偏首朝阿竹笑着。

    阿竹心中一宽,也笑着点头。

    今天走这一趟还算不错的。

    阿竹心想着,不过当去了凤藻宫后,又碰到了两个怀恩侯府的所谓“表妹”时,心情开始坏了,特别是当安贵妃直白地问她,怎么都不给表妹们下帖子邀她们去端王府游园时,阿竹真想仰天长叹。

    等离开了凤藻宫后,阿竹已经应承了安贵妃,过两天便会给怀恩侯府下帖子请那些表妹来端王府玩。阿竹边往昭阳宫行去,边想着,等到那天,她便寻个借口将端王撵走,让那些表妹们连个衣角都瞧不见——阴奉阴违这种事情她爱干,就是不知道那位王爷会不会配合?

    到了昭阳宫,便见惠妃正和福宜公主说话,福宜公主今年十六岁了,身子虚弱,惠妃虽然想要将她留个几年,但也怕女人的年华逝去不好找对象,这阵子也在相看京中的世家子,想给养女寻个不错的人家。

    福宜公主原本就羞红了脸,见到阿竹到来,赶紧找了个借口躲开了。

    “福宜妹妹怎么了?”阿竹奇怪地问道。

    惠妃笑道:“还不是看到比她年纪还小的你都成亲了,所以不好意思了么?本宫看着她年纪也差不多了,想先为她相看一下。她的身子骨弱,性子也单纯敏感,驸马的人选倒是得好好选一选了。”说罢,不由叹了口气,她身边的两个皇子皇女,仿佛婚姻都是不顺的,真是让她操碎了心。

    这话儿阿竹可搭不上,她和福宜公主不怎么熟,小时候不过是见过几次,后来惠妃也不爱搭理她,便没再召她进宫见面,于是见得更少了。

    惠妃也不知道和阿竹说什么好,和她闲聊了会儿,便打发她离开了。

    阿竹离开皇宫坐马车回府,以为今日终于结束没什么事情时,周王这货却又来刷存来感,并且给她出了个难题。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wshu.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