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8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wshu.com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严青菊的笄礼并没有梅兰竹三人的热闹,但是因为端安公府又出了位王妃,使得很多夫人太太都捧场地来了。这些人也不尽然是为了靖安公府的一个庶女,而是借这个机会结交靖安公府的女眷罢了。

    所以,这期间,阿竹这位新上任的王妃少不得被人围观了一把,狠狠地夺了严青菊的风头。

    笄礼结束后,来观礼的宾客都去前院吃宴席。

    等宴席过后,阿竹见时间还早,便随柳氏一起去五柳院说了会儿话,自然又被母亲一阵的唠叨,所说的不外乎一些夫妻相处的小窍门及人情往来。

    阿竹自然认真地听了,虽然好像每次她回来母亲都恨不得将她毕生的经验都塞到她脑子里,反反复复说个不停,但阿竹仍是感动于她这慈母心肠,没有打断她。

    说着说着,不免又提到了身旁的人,柳氏道:“前儿个,我听你舅母说,柳昶今年决定要参加科举,不日将要回老家坂珑县。你爹也常说,柳昶的学问不错,他所做的策论更是让人拍案叫绝,若是他的话,估计明年春闱要让人大吃一惊呢。”想到娘家的侄子有出息,柳氏面上也有光。

    阿竹笑道:“三表哥明年若是金榜提名,我一点也不奇怪,他的学问自来极好,对自己又严格,一年四季苦学不辍,我可没见过有比他更苛待自己的了。”简直就是标准的50%的天才加上100%的努力,不让人惊艳才怪呢。“不过,乡试不是在八月份才开始么?三表哥回去那么早做什么?”

    “那孩子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他打算趁这机会去游历见识一下,多结交一些同乡学子,与他们探讨一翻。等到乡试之前,再赶到坂珑县便成。”

    柳氏说着,心里越发的可惜,明明这般优秀的孩子,分明是个极好的女婿人选,偏偏女儿与他无缘,每每想起仍是嘘唏不已。特别是现在对比这个尊贵的女婿,柳昶的好处一下子便显出来了,对女儿不好的话,岳父可以胖揍他一顿,可以摆岳父的谱,可以将他当半子一样喝来唤去……相比之下,对着端王,没人敢起那心思啊!柳氏只要想起丈夫那种遗憾的表情,就忍不住黑线,又觉得他说得挺在理的。

    阿竹发现母亲又用那种遗憾的眼神看她了,这种眼神每当提到柳昶都会有的,她已经麻木了,赶紧转移了话题:“娘,最近家里还好吧?我先前听四妹妹说,三叔他是不是想做些什么?”

    柳氏皱眉,很快便松开了,摸了摸她的鬓角,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安慰道:“你放心吧,老太君和你大伯父都不是糊涂的,不会任由这府里出什么事情。”

    阿竹看懂了她笑容下的含义,老太君虽然老了,但辈份在那儿,还能镇一镇祖父,不会让他胡来。而且大伯严祈华也是个不好糊弄的,家里的男人想要犯糊涂,须要过大伯那一关。

    柳氏见她瞪着清清澈澈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心里软成一团。先前没有和皇家扯上,府里怎么行事也不会太招人眼,可现在他们严家成了端王的妻族,一下子从幕后被推到前头来,虽然是泼天的富贵,却也成了催命符。如此,严家行事必须收敛起来,不能有稍点差错,免得连累了端王妃。

    为了女儿,她怎么样也得将这个家给看好了。她一个内宅妇人不行,不是还有丈夫么?

    柳氏摩挲着女儿嫩白的手,淡淡一笑。

    等阿竹离开时,是端王亲自来接她的。

    阿竹听到前头的管事嬷嬷来报时,又懵了会儿,实在不知道这位王爷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以为这是接老婆上下班不成?可是她这是回娘家参加姐妹的笄礼罢了!

    靖安公府的人同样也哭笑不得,撇开老夫人的嫉妒心思,其他人心里是摇头感叹的,男人们觉得这端王未免有些儿女情长,但心里不免又觉得备有面子;女人们却觉得有这么个丈夫还真是幸福,女人求的不就是脸面及男人的宠爱么?而这脸面同样也是丈夫给的。

    阿竹在靖安公府的主子们的各种心思及恭送中,和丈夫登车而去。

    柳氏目送着女儿和女婿离开,面上有些欣慰,不管未来如何,现在女儿是幸福的。想罢,转眼便瞧见丈夫和儿子端着一副正经脸,但眼里可见沮丧,不禁又抿嘴一乐。

    家里这两个男人还是不能习惯女儿嫁了人呢。

    一家三口回了五柳院,柳氏将今儿阿竹带给儿子的礼物给他,对丈夫道:“看来端王对阿竹是不错的,你也别担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严祈文端着茶,哼道:“人心易变,谁知未来如何?你瞧宫里的皇后娘娘,当年……”发现已经触了皇家避讳,严祈文只得闭嘴,但心里却对皇室的男人从来不信任的。

    柳氏一怔,默默地想着,当年她还小时,曾经听过承平帝冲冠一怒为红颜,后来还不是后宫的女子年年增多?而皇后也守着她的凤翔宫,成为人人称道的贤后。难道她的阿竹也会变成这样?

    打了个寒战,柳氏猛摇头,现在储君未明,说这些还言之过早。

    严祈文也眯着眼睛正在想些什么,等发现妻子正直愣愣地看着他,忙握住她的手,柔声道:“没什么的,当我胡说!今儿菊丫头行了笄礼,我和大哥聊了会儿,大哥说,改日让老太君和大嫂她们仔细瞧瞧看,给菊丫头挑个家势差不多的人家便行了,也不拘什么门第,合适便行。”

    柳氏笑着点头,想了想又道:“我听说三房那儿的事,兰丫头也是个不容易的,今儿阿竹听说了还有些担心呢。”

    严祈文嗤笑道:“三弟的德行你又不是不懂,若他真敢悔婚,大哥不介意让父亲动用家法让他明白。”然后又道:“三房里没个能顶门户的,长楠……不提也罢,只希望他别学他的父亲那般爱财如命,却又守不住财。”

    柳氏抿唇一笑,如此说来,严祈贤不是问题,严祈华倒是可靠。

    夫妻俩就着家中的索事说着,旁边坐着正看着姐姐带给他礼物的严长槿眼睛骨碌碌地转着,父母的话虽然有些打哑谜,有些他却听得一清二楚,让他觉得,似乎自从姐姐嫁给了端王后,家里的气氛有些变了。

    ******

    阿竹将对面坐着的男人打量了会儿,疑惑地道:“王爷先前去哪儿了?”

    陆禹轻笑道:“去荀太医那儿了。”目光在她颈项以下的地方扫来扫去一会儿。

    阿竹顿时不知道摆什么表情好,就算是男神,当男神端着辣么高冷完美的范儿跟你耍流氓时,同样hold不住啊。

    “又想岔了!”他刮着她的小鼻子,说道:“不过是去荀太医那儿询问些事情罢了,莫要多想。”

    既然他叫自己不多想,阿竹从善如流,也不再多想,而是想到了昭萱郡主的病,问道:“改日我想去问问荀太医,昭萱郡主的病情怎么样了。这都到五月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若不是昭萱正在守孝,阿竹都恨不得三天两头去看她,而不是每隔几天通下信,由信里或是下人嘴里了解情况。

    陆禹探手将她抱了过来,用下巴蹭了下她还带着婴儿肥的萝莉脸,说道:“她现在已经能下床了,今儿父皇将她召进宫了。”

    阿竹差点蹦起来,若不是陆禹的双手正交叉着禁锢在她腰上,想来她差点一脑袋撞到他下巴上了。虽然没有撞到,但还是挺危险的,陆禹勒着她腰的力道紧了紧,但却让阿竹觉得腰都快要断了。

    “胖竹筒,你那么激动做什么?”他低首看她。

    阿竹抬头,也不知道是不是马车里光线暗的原因,每当她以这个角度和他对视时,总觉得他的眼睛太过清冷,小心肝都有些受不住,想要泪奔啊。

    “咳,没有,只是很高兴她已经可以下床行走了,这事儿她没有告诉我,所以乍然听到时,有些惊讶。”阿竹赶紧解释道,小动物的第六感让她尽快解释,不然自己会很惨似的。

    陆禹漫不经心地唔了声,手指捏了捍她纤细的颈项,捏得她寒毛都要竖起来时,方听到他的声音说:“放心,宫里又不是龙潭虎穴,她不会怎么样的。昭萱——比你想象的聪明多了……”声音最后消失在两人的唇齿间。

    又被压在马车壁上狠狠地咬了。

    阿竹被咬得泪眼汪汪,果然她的小动物第六感偶尔也挺准的,只是她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挑动他的神经了。

    *****

    “咳咳咳……”

    压抑的咳嗽声在凤翔宫偏殿响起,守在槅扇外的宫女听到里面的咳嗽声,面上有些焦急,猛地站起身来后,又慢慢地坐下。

    正当她坐下时,突然发现前方出现几个身影,等发现被宫女簇拥而来的是皇后时,忙站起来,肯前便要行大礼时,皇后的声音响起:“别吵到她。”

    宫女只得无声地行了礼后,便站起身退到一旁。

    皇后踩着轻悄的脚步声进了偏殿,殿内的寝宫里,窗户被锁紧,只余一些空间透进几丝风。皇后摆了摆手,让准备行礼的星枝星叶叫住了,然后走到床前,看向重重的被褥中躺着的人。

    已经是暮春时节,天气越来越热了,皇城中的人都换上了夏衫,连睡觉的被褥也换了轻薄的,但此时床上的人却仍是盖着厚重的褥子……皇后探头看了看床上瘦骨嶙峋的少女,那张没几两肉的脸,苍白病态的肤色,简直看不出曾经是那样张扬明媚的俏丽容颜。

    即便已经看淡了这世间之事,皇后看到床上的少女的模样,心里仍是有些触动,不免想到自己拼死拼活地生下的女儿,若是将来她的十八公主也变成这样,她想自己做鬼也不得安宁。

    比起到死时也以为自己是世间最幸福的女人的安阳长公主,皇后也不知道,是在一开始就做个明白人幸福一些,还是这般带着欺骗而死更幸福一些。

    皇后发了会儿呆,为她掖了掖被子,又无声地走出去。

    过了午时,政事告一段落的承平帝过来了。

    承平帝去了偏殿,见到皇后坐在床前,和床上正在喝药的昭萱郡主说话。承平帝已经有将近半年多未见过昭萱郡主了,可以说在妹妹安阳长公主去逝后,昭萱郡主未曾进宫,直至现在。即便已经听了旁人说昭萱郡主的情况,可真正见到人时,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舅舅……”

    承平帝刚坐下,昭萱郡主便像个小女孩儿一般,直接投到他怀里哭得声嘶力竭,哭得承平帝双目也有些湿润。这是他疼着长大的侄女,现在却变成了如此,心里不禁有些愧疚,更多的是怜惜,还有对孔家腾升而起的怒火。

    这次进宫,昭萱郡主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在皇帝怀里大哭了一场,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在见到值得信赖的家人时,终于能将心里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等她哭累了,便直接在皇后的凤翔宫的偏殿歇下。

    昭华郡主听说了妹妹竟然进了宫,茶杯从手中脱落,飞溅的茶水打湿了云锦面的裙裾。

    她怔怔地坐了会儿,方道:“妹妹身子可好了?怎么现在竟然进宫?她现在的身子弱,外一吹到风就不好了。”

    禀报的丫鬟压低了脑袋,说道:“奴婢听公主府的毕管家说,是凤翔宫的绣姻姑姑奉皇后的命令去接小郡主进宫的。”

    半晌,昭华笑道:“应该是皇上舅舅想妹妹了,才会叫她进宫。来人,给我打扮一下,我也进宫去瞧瞧妹妹,希望她的身子好一些。”

    丫鬟很快便为她梳妆打扮妥当,正准备出门时,定国公世子齐曜正好从外头回来了。

    齐曜身形修长,长相英俊,正是男子最美好的年华,不知惹得多少姑娘为他芳心暗许。齐曜见妻子盛妆打扮,不禁道:“郡主要去何处?”

    昭华郡主笑道:“听说萱儿进了宫,我担心她的身子,想进宫去瞧瞧她。”

    齐曜听罢,扶着她的手带她出了院,笑道:“岳母去逝,我以为其中最悲痛的莫过于岳父了,却没想到萱妹妹也为此坏了身子,你有空也多劝劝她,不过别累着自己。”

    丈夫的细心叮嘱让昭华郡主颇为受用,当下嫣然一笑,点头应了。

    齐曜送她上了马车后,站了会儿,方往回走。

    昭华郡主要进宫一事,定国公夫人很快便知晓了,冷冷地看着手中的玉镯子,慢慢地抚摸着镯子上的纹路。这皇宫不是谁都能进的,还要提前通报,或等宫里的召见。但承平帝对安阳长公主所出的两个女儿极为优待,准许了她们不必提前通报随时可以进宫。

    “安阳这贱人,生的女儿倒是好本事!”定国公夫人自言自语道:“自己死了,却让两个女儿受惠,只怕皇上会更加怜惜她们……”

    坐在脚踏上为她捶腿的嬷嬷不敢吭声,当作没有听到。

    半晌,定国公夫人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

    昭华郡主刚下了轿,便见到一个穿着大红撒花对襟长衣的少女在丫鬟的簇拥中走来,色泽鲜活得就像要将这皇宫的肃穆感染得亮丽起来。

    待她走得近了,终于看清楚了她的全貌,小巧的苹果脸蛋,柔腻白晰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红晕,健康又漂亮,一双灵活的眼睛,使她看起来俏皮而可爱,整个人灵动不已,有别于那种柔弱恬静的闺阁少女。

    两人甫一对面,那少女便露出个喜俏的笑容,福身请安道:“清宁见过昭华表姐!”

    昭华郡主这才想起了她是去年随安庆长公主回京的清宁郡主——祝苹,前几天刚被赐婚给周王作继妃。

    昭华郡主脸上露出温和得体的笑容,看起来雍容而端庄,笑道:“原来是清宁,你今日进宫是……”

    祝苹有些不好意思地抵下头,扯着腰间的玉佩道:“只是进宫看望下惠妃娘娘,也没什么大事……”

    昭华郡主心思细腻,听罢便明白了,跟着抿唇一笑,说道:“还没有恭喜清宁表妹,六月份便是表妹与周王大婚了,到时候表姐一定会去给你添妆。”

    祝苹听得更不好意思了,羞红了苹果脸,跺了跺脚,忙忙和昭华郡主告辞出了宫。

    昭华郡主望着少女难掩欢喜雀跃离开的背影,目光有些复杂。曾几何时,她也像清宁郡主这般,期望着嫁入皇家,嫁给那个宛若谪仙般清雅贵气的男子,却未想到会被拒婚,接下来的事情不说也罢,虽然现在的丈夫对她也不错,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叹息一声,昭华郡主转身往凤翔宫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