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83章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四月下旬,天气已经开始热起来了,算是有了夏天的感觉。

    阿竹坐在软榻上,抬头便能看到窗口上两只毛色艳丽的鹦鹉,发现她看过来时,两只鹦鹉兴奋地跳着,尖着嗓音叫着:“美妞,美妞,去玩去玩~~”

    “玩什么?刚回来,累死了,不玩!”阿竹没好声气地道。

    鹦鹉似是不懂她为何语气恶劣,又叫起来:“美妞,坏脾气,坏脾气~~”

    再心平气和的人都要被它们给气得肝火上升,阿竹索性不理它们,呷了口茶后,见耿嬷嬷进来,免了她的行礼,示意她坐在旁边的小杌子上。

    “听说皇上为周王赐婚,不知皇上这回择哪家的姑娘为周王妃?”阿竹问道。

    先前在回京路上,阿竹便从陆禹那儿得知周王被赐婚一事,而且让她震惊的是,周王的继王妃并不是原本承平帝和皇后看好的太傅府的姑娘,下人呈上来的消息语蔫不详,似是有什么内情。阿竹不想过于操心去烦陆禹,便按捺住心情,回到府里方才找耿嬷嬷打听。

    耿嬷嬷见她回来后不是首先关心府中事务,而是这件事情,心里也有些明白了。已逝的周王妃和他们家王妃是堂姐妹,情份不一般,王妃关心也是情理所在。便道:“老奴也听到消息了,是昌德公嫡次子之女、安庆长公主的女儿——清宁郡主。”

    阿竹很快便理出这未来的周王妃生平。

    这安庆长公主同样是承平帝的姐妹,先帝留下的公主,不过安庆长公主与承平帝不是同母所出,情份自然是比不得安阳长公主的,但承平帝对这位妹妹也是有几分感情存在,盖因这位公主是个通情达理又识情识趣的,极少让人操心,在皇家公主素有贤良淑德的好名声。安庆长公主下降昌德公府后,并不摆公主架子,一心一意和丈夫祝章过日子,在昌德公府中也极得尊敬。

    安阳长公主和安庆长公主就是两个极端,安阳长公主嚣张霸道,在京中极有名声。安庆长公主却是个通情达理的,并未与丈夫独居在公主府中,而是搬到昌德公府与婆家人居住。而这祝章也是世家中有名的名士,并不走科举仕途,但他学问极好,有众多年轻公子慕名而来拜师,可惜的是,他常年携妻女到各处游历,难得在京,使得安庆长公主的名声更不显了。

    安庆长公主和祝驸马共育有一儿一女,女儿被承平帝封为清宁郡主,因为他们常年在外,也无人知道这清宁郡主的模样品性,对于皇上突然会择清宁郡主——祝苹为周王继妃,不只阿竹吃惊,估计京中很多人都吃惊。

    阿竹琢磨了下,含蓄地对耿嬷嬷道:“皇上怎么会突然择选清宁郡主为周王继妃呢?我先前曾听王爷提过,周王继妃曾经另有人选。”

    自从周王妃去逝后,周王因对周王妃感情极深,一直不肯继娶,拖到如今,等到他终于肯松口后,皇上也和皇后商量,为了体弱的周王世子好,这继王妃便挑个温和善良的,以便照顾周王世子,也让周王宽心。所以方会挑中素有清名的太傅郑家之女,听说这是个极有规矩的姑娘,品性样貌都没话说。

    这事儿知情的极少,恐怕就只有帝后及周王、惠妃等人是知情的,阿竹能知道,也托赖于陆禹先前见她忧心周王世子,方会告诉她这事儿。

    耿嬷嬷脸上惊讶的神情一闪而逝,却没有多嘴地问先前的周王继妃人选是谁,只道:“老奴在府中,并不曾听到什么消息,或许方管家会知晓。”

    阿竹又忙让人去将管家方荃叫来。

    方荃行了礼后,得知王妃唤他过来的原因后,沉吟了下,方道:“王妃,这事儿老奴也只是听说了一嘴,据说前几日清宁郡主在宫中的马场惊了马,正好当时周王殿下在场,救了她。”

    然后隐晦地提示,当时周王是直接将人家姑娘抱了个满怀,很多人都看到了,加之安庆长公主进宫在凤翔宫坐了一个上午,午后便传旨了。

    阿竹明白了,不管这事情是意外还是人为设计的,周王抱了人家姑娘是不争的事实,安庆长公主也不知道是不是基于爱女原因进宫找了皇帝说项,于是这婚事便成了。至于皇帝皇后原本看好的郑家姑娘,自然没她什么事了。幸好世人也不知情,郑家姑娘也不必受到什么非议。

    阿竹沉思时,陆禹回来了。

    先前他们刚进城,便有羽林军出现,将他请进宫了,阿竹还紧张了下,以为有什么事情。现下他能如此快出宫,阿竹看罢心里也松了口气。

    耿嬷嬷和方荃忙行礼退下,阿竹起身伺候他更衣,等伺候他洗脸净手后,夫妻俩坐在软榻上喝茶。

    陆禹喝了半盏茶后,方问道:“刚才在做什么?”

    阿竹正欲回答,突然一道尖声尖气的声音帮她回答了:“美妞问话,周王妃,嘎嘎嘎~~”

    阿竹:“……”

    陆禹抬头看向那两中鹦鹉,它们见有人看来,兴奋地在脚架上跳来跳去,嘎嘎地叫着,“男神您好,男神您好~~”

    陆禹奇怪地侧了下头,问道:“男神何意?”

    阿竹满脸黑线,能说她就是不小心在鹦鹉面前说漏了次嘴,说它们的前主人美貌、气质双全,看起来就像个高大上的男神么?没想到这两只怪鸟会对着陆禹叫男神,一副谄媚的样子,阿竹差点想要拨了它们的毛烤了。

    想罢,阿竹抱怨道:“我也不知道它们怎么会蹦出那么多话,比其他的鸟都精怪不少?我还很奇怪,王爷你当年送它给我是什么意思呢?这几年我没少被它们笑话!”一时间,将所有的事情全都推到他身上了。

    陆禹淡然笑道:“这是父皇赐我的一座皇庄里的庄头精心教养出来的,当年我见它们精怪有趣,想着你病了一场,估计挺无聊的,便让人送去给你解闷了。”

    他微笑的面容是如此自然,目光看似清冷却带笑,盯着她看时,反而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阿竹咳了一声,决定不理会鹦鹉的问题,说道:“刚才在问清宁郡主的事情呢,先前不是说皇上给周王赐婚了么?王爷,这清宁郡主是个什么样性情的姑娘?”

    虽说京中世家勋贵的姑娘阿竹都是有耳闻的,闺阁时一起聚会啦参加诗社、马球什么的也见过不少,但是安庆长公主夫妻常年在外游历,一双儿女也同样跟随,几年都少回京一次,也无从猜测起来。

    “没印象。”陆禹不太在意地道:“安庆姑姑极少回京,清宁郡主是父皇十年前封的郡主,当年见她时,比你瘦弱多了,也没你胖,不过脾气比你大……”

    能不能别拿她小时候的胖来作参照物?阿竹正要对他怒目而视时,这男人又偏首朝她笑,阿竹又开始面红耳赤地别过头。

    她觉得,两人有点儿像婚后恋,先婚后恋,现在的这种脸红的状态有点儿像恋爱,两人都处在磨合期,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彼此的性格底线,寻找着更恰当的相处方式。而她是个不争气的,他只要朝她微笑,用那种似乎很温柔的笑容朝她笑,她就会觉得面上发热。

    阿竹喝了口茶,努力让自己恢复正常,疑声道:“脾气有点儿大?多大?”她有些紧张,周王看着就是个娇弱受,若是来个女汉子还不是将他制得死死的?这也没什么,只要对周王世子好就行,就怕脾气太大,容不下前妻的孩子。

    陆禹支着脸,回想道:“本王记得,她和几个公主一起玩耍,被路中的石子绊倒了,便让人将石子砸碎了。当时是发生在御花园里的事情了,看起来挺活泼的,脾气是大了点儿,不过还挺讲理的,至少没有将御花园其他路中的石头都砸了。”

    阿竹有些黑线,讲那么清楚做什么?正想转移话题时,他又道:“不过比起你来,还是你乖一些。”

    所以,他是因为想要拿她作比较,才会去观察一个小姑娘么?阿竹有些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该感到欢喜好,还是有些吃醋好。

    “那她长什么模样?若是个讲理的,不拘她将周王世子视如已出,只要尽到责任便成。”反正孩子有奶娘丫鬟照顾,只要未来的周王妃不故意找茬便行了。

    陆禹将茶盏放下,漫不经心地道:“不知道。”

    在阿竹还想问些什么时,他已经探手过来,一把将她掳到了怀里,捏起她的下巴,低首在她嘴上亲了一下,抚着她的脸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福缘,你管不了那么多。七皇兄即便让珮儿叫你姨母,你也只是姨母罢了。”

    阿竹听得愣了下,然后慢慢地倚在他怀里,面上有些沮丧。

    她也知道自己管不了那么多,可是想到周王世子那张肖似严青桃的脸,她心里就想让他健健康康地长大,别受那么多波折苦难。或许,她对严青桃那般在意,也是因为她用生命让她明白了一些道理。

    想罢,阿竹舒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现在已经成定数了。

    ******

    从栖霞山回来的第二日,便是严青菊的笄礼吉日。

    一大早,阿竹便打扮好,带上礼物回娘家了。

    陆禹半个月的婚假还有几天,没事可干,便直接送她出了门,一路送到了靖安公府后,在所有人诡奇的目光中,扶了她下车后,又与靖安公府的男丁们寒暄几句,方从容离去。

    阿竹木然地看着这位王爷不甚在意地在众人面前秀恩爱,见那些人目光中有着羡慕嫉妒之类的情绪,很想说,她也不知道这位王爷闲到发慌来干这种事情啊!

    高氏和柳氏等人得到消息过来迎接,阿竹忙上前一步扶住她们,笑道:“今儿是四妹妹的好日子,我回来瞧瞧,大伯母你们不用太拘礼,不然我都不自在了。”

    高氏笑了笑,也不再说什么,和她寒暄几句话便带着靖安公府的女眷离开了。

    等人一走,阿竹瞧了瞧,便扑到她娘身边,挽着她的手,亲亲密密地去了五柳院。

    “娘,家里没什么事吧?阿爹呢?胖胖呢?你们的身体还好吧?最近换季了,要注意身子,可别跟着生病了,我听说这些日子外面药堂中很多人得了病,都是季节性的,你们当心一些……”

    柳氏原本看她被女婿小心地扶着下车,气势还挺像模像样的,可这会儿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心里又好笑又好气,戳着她的脸颊道:“你注意好自己就成了,只要你过得好,咱们就放心了。”

    阿竹忍不住又抱着她的手,和她一起坐在炕上,就像未出阁的小女孩儿一般,腻着她不放。

    柳氏原本还有些心酸女儿已经是别人家的了,可现在见她依然像个小女孩儿一样歪腻着自己,顿时不知说什么好,便道:“你呀,可不能因为婆婆都在宫里,府里没个长辈的就没大没小,要伺候好王爷,别惹他生气……”

    “他脾气很好,不会生气的!”

    “胡说!作王爷的哪能没些脾气?你别仗着他疼你就耍脾气,到时候就有得你苦了,男人都是有脾气的,你得顺着他,就像你爹……”

    阿竹灰溜溜地低头,她发现自己错了,竟然跟个爱操心的母亲顶嘴,实在是不智,原本是想告诉她,你女婿的脾气很好,你女儿和他相处愉快,但没想到在母亲眼里,又成了她爱娇耍脾气,担心她伺候不好丈夫!

    幸好,严青菊打发了丹寇过来寻她,柳氏才没有继续唠叨下去。

    “好了,去吧。”柳氏为她整了下头上的发饰,变回平日温婉从容的样子,微笑着道。

    阿竹理了理袖子,对她道:“娘,我今儿会在家里多留一会儿,王爷已经答应了,等四妹妹的笄礼结束了,再过来同您说话。”

    柳氏笑着点头,暗暗打量女儿的神色,发现双眼依然亮晶晶的,眉宇开阔,显然是一副被丈夫娇宠着的模样,心里既安慰又有些揪心。安慰是因为女婿现在待女儿极好,新婚夫妻,都是新鲜的,自然如胶似漆;揪心是因为女婿再怎么说也是位王爷,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等新鲜劲儿一过,也不知道将来新人再进门时,女儿会如何自处。

    阿竹随着丹寇一起去了青菊居,严青菊此时正穿着及笄的礼服端庄得体地坐在房里,但一双眼睛却频频地往外张望着,脸上也流露出焦急期盼之色,揉和在那张清秀可人的瓜子脸上,更显得我见犹怜,让人都忍不住心软了。

    “三姐姐!”

    见到她到来,严青菊激动得就要起身。

    阿竹走过来,按住她的肩,笑道:“今天是你的好日子,真漂亮呢。我们家小菊也成年了。”

    严青菊面上滑过羞红,嗔道:“三姐姐怎地一回来就说这种事儿?”

    阿竹笑嘻嘻的,即便穿着打扮华丽丽的,但仍是不改闺阁时的性格脾气,不仅让严青菊看着感觉到亲切,连丹寇得丫鬟也觉得作了王妃的三姑娘没什么变化,唯有跟着来的钻石翡翠等人忍不住心里翻了个白眼。

    阿竹刚坐下来和严青菊说话,没想到严青兰也循声过来了,三个姑娘很快闹成了一团。

    “听说端王殿下直接送你到家里,都惊到了大伯和祖父呢,可真威风!”严青兰调笑道:“当初桃姐姐回府,都没见周王殿下这般行事过,外头都说端王殿下是个宠妻的,可有这种事情?”

    阿竹脸皮极厚,都将它当赞美收下了,同样打趣她道:“放心,以后林焕公子待你也会这样的。如果他敢不待你好,叫长楠弟弟带咱们府里的兄弟打上门去,我在后头给你们撑腰!”

    严青兰的脸皮到底不够厚,跺了跺脚,羞得用帕子掩面而去。

    看着她逃走,阿竹笑不可抑,严青菊也抿唇笑得斯斯文文的。

    严青菊看了看,小声对阿竹道:“三姐姐,前儿个,我听说林焕公子还派人给二姐姐送了东西呢,二姐姐可高兴了。后来林焕被长楠弟弟叫到家里来作客,二姐姐还躲在屏风后瞧了好一会儿,听说很喜欢呢。”

    阿竹听得笑得不行,不过严青兰也算是幸运了,未成亲之前,便能得到未婚夫的惦记送东西,还能躲着观察未婚夫,知道未来的丈夫是长什么模样的,而不是像其他的姑娘一般,直到洞房花烛夜,挑了盖头才知道。

    “不过,三伯依然不喜欢这门亲事,林焕公子上门来,三伯假装不在,不想见他哩。”严青菊蹙着眉,叹气道:“先前三伯会同意,好像也是三伯母豁出去了,拿了自己的命直接威胁他的。现在三伯好像又生了悔意,想要退掉这门婚事,反正婚事在秋天,想要反悔还有时间……”

    阿竹同样皱眉,老太君挑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挑上了林家,自然是最合适严青兰了,若是严祈贤真的要悔婚,严青兰估计下半辈子就不要了。姑娘家不同于男儿,退过婚的总要被人质疑是否人品有问题或者有什么隐疾。而且严青兰明显是对林焕情根深种了,若真退婚,估计她要闹个天翻地覆。

    “我会同大伯母提提的,你放心吧!”阿竹拍拍她的手,让她别想太多,不过严青菊会提出这事情,估计也同是在忧心自己的婚事,阿竹越发的想叹气了。

    这时,四夫人陈氏也派了人过来提醒吉时快到了,让她们到前厅去,今儿来观礼的夫人都到了。

    阿竹挽着严青菊起身,帮她理了理肩膀上的皱褶,笑道:“好了,咱们出去吧。”
    
    《妻心如故》来源:https://www.jwshu.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