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77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wshu.com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阿竹深吸了口气,徐徐地抬首,见到殿内盛装雍容的女人,还有那些皇子公主,觉得自己这辈子真是值了,这里可以说是大夏朝的最尊贵的人群了,都聚集到位此处。

    阿竹随着陆禹朝皇后和安贵妃行了全礼,又朝在场四妃行半礼,再与诸位王爷、公主、王妃、郡王妃见礼。今日后宫嫔妃只有皇后贵妃及几位高位的妃子,其他的嫔妃没这资格过来,皇后皆免了她们的请安。

    旁边有内侍唱名,阿竹边行礼边将那些人的名字与面孔记住。她记人的功夫不错,虽然只是匆匆瞥了一眼,心里已经有了概念,加之昨天在新房里还见过几位妯娌,虽然有些妯娌的年纪都可以当她娘了,让阿竹更意识到自己这新妇简直就是个生嫩的小娃娃。

    皇后喝了阿竹敬的茶后,拉着她的手拍了拍,温言笑道:“以后和端王好好过日子,你们过得好,本宫也放心了。”然后又看了端王一眼,眼里明显有着慈爱。

    阿竹忙温顺地应了,双手接了皇后的赏赐后,交给旁边的宫女。皇后虽然长得并不如何出色,却是个气质出众的女人,她和你说话时,双眼直视你,会让人觉得她是如此的真诚清淡,无一丝一毫的虚伪,让人的心无端地安定下来,从心底漫上一种经岁月洗凝的安定。

    阿竹紧张的心也平缓了起来,然后发现皇后身上那种清淡的气息,与陆禹十分相似,陆禹不愧是皇后带在身边亲自教养长大的,虽然长相与安贵妃极为相似,气质上却肖似皇后。

    然后是给安贵妃敬茶。

    安贵妃面上不冷不热的,喝了儿媳妇的茶后,同样像个喜爱儿媳妇的婆婆一般拉着她的手好一翻端详,笑道:“模样儿真是俊俏,本宫看了心理真是喜欢,皇上选的这个儿媳妇很好。”

    她虽然笑着,但阿竹却觉得有些词不达意,那双与陆禹极相似的凤眸里没有丝毫的笑意,反而是一种冰冷的审视。阿竹不知道安贵妃这异样由何而来,只是温和腼腆地笑着。

    安贵妃此时心里是真的挺复杂的,她满意的儿媳妇是自己娘家怀恩侯府里的姑娘,虽然儿子的婚事自己作不了主,但是作为母亲,怎么样也有点说话权及提名权吧。但是她提名了这么多年,皇上从来不理不说,最后竟然直接没和任何人商量,便突然钦点了靖安公府的姑娘为端王妃,安贵妃得知当时的赐婚圣旨时,简直要惊呆了,同时气炸了。

    安贵妃没胆埋怨皇帝独断专行决定了她儿子的婚事,也听了皇后的劝不敢闹什么,但这儿媳妇她心里可不满意的。安贵妃在心里数落着儿媳妇的缺点,长得像狐媚子,身子骨单薄,怕是不利于子嗣,看着太生嫩了……批评着时,又想起了今儿一早先行进宫的女官及嬷嬷,从她们那儿得到一个消息,昨日儿子和儿媳妇圆房了。

    安贵妃听到这个消息时,简直不可思议,她这些年来几乎只要有空就会往端王身边安排美貌多情的宫女,环肥燕瘦皆有,但是从没有见他临幸过那些宫女,每次都是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活生生地打了她的脸,让她几乎以为儿子真是要出家当和尚了。

    难道是这儿媳妇有什么特殊的手段不成?

    总总想法只是瞬间而过,安贵妃心里就算再有意见,也不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表露出来,不然不仅让人以为她对皇上的选择不满意,而且这是她的儿媳妇,在这里刁难她,丢脸的也会是她自己。

    所以她将端王妃夸了又夸,还破天荒地对惠妃笑道:“还是靖安公府会□□姑娘,本宫一看她便喜欢,惠妃妹妹你说呢?”

    惠妃其实比安贵妃心情更复杂,她这个月来几乎连昭阳宫都不太爱出,就生怕那些女人用“妖姬”的目光看她,不仅被群嘲了,还要来自安贵妃的各种刁难。所以,对于这个害她落得如此处境的侄女,她心里也说不出什么滋味,明明是她放弃了的,却没想到会有这等际遇,可比当初的周王妃还让人吃惊。

    这段日子安贵妃像个疯狗一样借着宫务之便处处刁难她,惠妃对这种蠢人几乎不屑理会的,心里还庆幸端王是被皇后养大的,没像他娘亲那般蠢。现在见她又和颜悦色起来,惠妃并没有感到什么受宠若惊,明白她是在装面子,自己也乐意配合,便笑道:“贵妃姐姐说得是,端王妃以后有空要多进宫来陪咱们多说说话才好!”

    安贵妃一副“有儿媳妇心满意足”的表情,又让阿竹去与那些皇子公主及妯娌们相见,她是新妇,且又是这里的媳妇中辈份最小的,不一会儿便收到了一堆的见面礼。

    从康王到秦王、十一皇子等,因男女有别,阿竹没敢多看,走了个过场后,又去和妯娌们见礼。

    这些王妃中,阿竹记忆最深刻的要数康王妃和秦王妃了,康王妃是个嘴皮子利索的,简单一句话就能逗得人开心不已,让人没法讨厌她。相比让人处处避之不及的康王,康王妃能做到这点可真是不容易了。

    而秦王妃,好吧,阿竹喜欢这姑娘飒爽的英姿,特别是在众人打趣中,听说秦王妃未出阁前,是被老定威侯当儿子来养的。在西北安定府那时,她骑马打猎上阵杀敌这种事情都干过,给人一种特别爽利的感觉,虽然可能世人不欣赏这种姑娘,或者会说她抛头露面,无女子贞静之美德,但她心里真是羡慕得要死。

    这才是活得最肆意又自由的姑娘。

    秦王妃拉着阿竹的手端详,然后羡慕地道:“十弟妹长得可真是好看,看了十弟妹,我才知道原来世间还有此等风姿绝色的女子。”再对比自己的高挑粗鲁,秦王妃越加的羡慕了。

    阿竹故作害羞地低下头。

    只能说,这两个姑娘在对方不知道的时候,都羡慕着对方。

    等一圈下来,阿竹都感觉到体力有些吃不消,幸好这时一名内侍微笑着进来,给在场的贵人们行了礼后,便笑道:“慈宁宫来了消息,太后娘娘今日精神不错,想见见端王妃。”

    按理说,今日是阿竹这新妇见礼日,拜见皇上后,他们本来应该去慈宁宫拜见太后的,但是太后身子不好,有时候一睡便是半天,总不能让众人都好一阵等,便先来皇后这边,等着那边有消息后便由皇后带去慈宁宫。

    知道太后醒了,而且今日精神不错,皇后便站起身,笑道:“如此,本宫便带他们去吧。”然后对那些也想要一起去的人道:“太后受不得人多吵杂,都知道你们有孝心了,今日你们便不用过去了,改日等她老人家精神好一些,你们再去罢。”

    众人也知道太后的身子时好时坏,怕人太多去那儿真的吵到她老人家,纷纷应了声是。

    阿竹和陆禹随着皇后和安贵妃一起进了慈宁宫,太后此时已经打扮过,坐在慈宁宫的正殿等他们了。

    行礼请安过后,皇后关切地道:“母后今儿看着精神不错,可用过膳了?”

    太后身边伺候的嬷嬷笑道:“太后娘娘先前还吃了半碗小米粥配着小菜,今儿胃口好了一些。”

    安贵妃也跟着笑道:“今儿是哪位御厨做的小米粥和小菜?竟然能让母后多食一些,必须好好打赏才行。”

    太后乐呵呵地听着,由于这几年身子不好,皆在静养中,整个人都瘦得像个枯槁的老太太。不过她今日心情不错,听着皇后和安贵妃的打趣,也笑呵呵地附和两句,浑浊的眼睛望了望,问道:“端王妃呢?过来给衰家瞧瞧。”

    从行了礼后便像个影子一般侍立在陆禹身边的阿竹马上出例,小步地上前,缓缓地蹲坐在太后面前,坐在宫人搬来的绣墩上。

    太后眼睛不好使了,凑得极近才将阿竹瞧了清楚,笑道:“是个讨喜的孩子,哀家看着心里真是喜欢。”说罢,便将手上的一个盘枝缠金丝的玉镯子撸下来戴到阿竹手上,又叫来陆禹,一手拉着一个,笑道:“你们呀,以后给哀家多生几个胖曾孙,哀家心里就高兴了。”

    阿竹只得又作害羞状低下头,陆禹笑道:“皇祖母放心,孙儿省得。”

    太后拍拍他的手,有些伤感地道:“哀家的小十转眼就长这么大了,终于成亲了,哀家心里也高兴,原本还以为这世间之人近不得你眼,知道你终于肯娶妻了,哀家心头高兴……”

    太后絮絮叨叨地说着,旁听的皇后心里打了个突,这是她不知道第几次听到这种暧昧不明的说法了,不由隐晦地看了含笑的陆禹一眼。安贵妃脑子不行,但好歹在宫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也觉得太后这话极古怪,最后是阿竹,她眨巴了下眼睛,同样觉得太后这话中有话。

    太后可能真的是脑子不行了,像个患了老年痴呆症的老人,一句话让她絮絮叨叨地反复说个不停,然后想到了什么,问阿竹道:“哀家记得,你和昭萱那孩子玩得极好,哀家以前还听她提过你……”

    刚才还觉得她脑子不行了,现在马上又能从犄角旮旯里拖出不知几百年前的小事儿。皇后和安贵妃都有些紧张,生怕阿竹说漏了嘴。

    安阳长公主一事仍是瞒着太后,昭萱郡主至今同样病得不能起身,众人也不敢让她出现在太后面前,省得太后发现异常,皆是找了诸多借口骗她。

    皇后笑道:“母后的记忆可真好,昭萱那孩子春天时生了场大病,也不知道是不是灾邪上身,现下还在寺里住着,而且她是个孝顺的,说要给您和皇上祈福抄佛经呢。”

    “是啊是啊,母后有这般好的外孙女儿,可真是让妾身羡慕。”安贵妃也陪笑道。

    太后笑而不语,只是看着阿竹,明明那双眼睛浊浑得紧,却让她头皮都炸了起来,莫名的一股寒气直冒。阿竹慢慢地控制着脸上的表情,带着一种新妇特有的娇羞,小声道:“孙媳妇常得昭萱郡主照顾,心里是极喜欢她的。”

    “那你可去见过她了?那孩子真是个让人操心的,竟然这么久都不进宫来看哀家,枉费哀家这般疼她。”太后故作生气地道。

    众人忙陪着笑,努力地歪楼,让太后别再惦记着这事。

    阿竹在旁听着,却不知道为何心里有种密密麻麻的疼,难受极了。

    等离开了慈宁宫,她的情绪依然提不起来,整个人都恹恹的。

    路上,他们遇到了同样出宫的康王、秦王夫妻。

    康王肥硕的脸上肌肉抖啊抖的,夸张地笑道:“小十,人逢喜事精神爽,改日大哥请客,去大哥那儿喝几杯如何?我前些儿得了个戏班子,那唱小旦的可真是一绝,包你听了都不乐意走了,那唱功,那身段,啧啧……”

    “王爷说什么呢!”康王妃打断了他的话,歉意地看了阿竹一眼,说道:“十皇弟是个正经人,而且他素来不爱听戏曲。是吧,十弟?”

    陆禹淡然微笑,颔首道:“大皇嫂说得是。”

    康王不以为意,又拽上了秦王。秦王此时正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阿竹,听到康王的话,朗声笑道:“弟弟却是喜欢听戏,改日可得去大皇兄那儿坐坐,只要大皇兄不嫌弃便行。”

    几人说了会儿话后,便在宫门前道别了。

    刚欲登车而去,突然又听到后头有内侍叫唤的声音,一名清秀的小内侍来到马车前,恭敬地请了安后,说道:“端王殿下请等几步,我家主子周王殿下有话与您说。”

    马车里,陆禹看了阿竹一眼,淡声道:“七皇兄现在在何处?”

    “去昭阳宫接小世子,说是想让小世子见见端王妃。”

    不一会儿,周王便抱了个孩子过来,阿竹从马车窗口看去,见他细心地用薄披风裹着孩子,只留下一颗脑袋在外头张望着,头上戴着个小帽子,看着十分可爱。

    陆禹和阿竹一起下了马车,那孩子正好奇地看着他们,见到陆禹,小脸露出一个怯生生的微笑,软声唤道:“十皇叔~~”

    “珮儿乖!”陆禹摸了摸他的脑袋,对周王道:“七皇兄今日又带珮儿进宫了?”

    周王斯斯文文地笑道:“原本今儿是想让他见见十弟妹的,谁知进宫时他还在睡,小孩子要多睡才健康,惠母妃不欲吵醒他,所以才没有带他去凤翔宫。”然后低头对怀里的孩子道:“来,珮儿,见过姨母。”

    不是叫“十皇婶”,而是叫姨母,显然周王今日此举别有意义。

    阿竹挺喜欢这种软萌软萌的孩子,这孩子身子娇弱,神态中也有些病恹恹的,但长得像严青桃,便让她有了些喜欢。阿竹和他打了招呼,得到他软软地叫着“姨母”后,又将腰间挂着的一枚羊脂玉佩扯了下来给他作见面礼。

    “这是给珮儿的,姨母今天见到珮儿真高兴。”阿竹笑眯眯地说。

    小家伙见阿竹神色可亲,也露出小小的笑容,面上神色明显极为高兴。

    说了会儿话后,周王方抱着儿子上车离去,阿竹和陆禹也同样登车离开了。

    坐在马车里,阿竹叹了口气,犹豫了会儿,忍不住问道:“王爷,周王他……是不是要再娶王妃了?”

    陆禹并不瞒她,点头道:“确实如此,听说已经有了对象,父皇很快便会下旨了。”

    “是谁?”阿竹忙问道。

    陆禹盯着她,看得她脸色僵硬时,方慢条斯理地道:“不知道,又不是本王要娶妃,本王不太注意这种事情。”

    “……”

    阿竹瞪了瞪眼睛,感觉这位王爷语气真是让人想要胖揍他一顿,不由得暗暗撇了下嘴。她其实也不关心周王娶不娶妻,而是怜惜周王世子陆珮。先前那孩子一看就是个体弱的不说,而且性格十分纤细敏感,对人的喜怒非常在意,明明有周王那般精细宠爱的养育,怎么却是这般娇怯的性子?这种性格,最容易多想,到时候新王妃进门,若是个好的没什么,若是个不好的……

    正想着,脸蛋传来疼痛,她差点飙泪,抬头看着行凶的男人,却见他端着风清云淡的男神样,做着十分流氓的事情,将她的脸掐得变了形后,将她抱过来亲了亲她饱受催残的脸蛋。

    “你若想知道,改明儿本王让人去问一声。”他含笑着道。

    “……我突然不想知道了!”反正该知道的时候也知道的。

    陆禹又盯着她,微眯着凤眸,看起来就像只冷艳高贵的狐狸,吓得她心中惴惴,讨好地朝他笑了笑,却被他猛然转了个身子,将她压在了马车车壁上,低首咬住了她的唇。

    痛死人了!

    这回真的是飙泪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睡美人扔的火箭炮、文刀文刀扔的手榴弹,谢谢你们,破费了,么么~~=3=

    感谢seven、零色、尺素流光、吉茵珂絲扔的地雷,谢谢~~=3=

    seve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0:23:30

    零色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1:13:15

    睡美人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2-17 11:20:56

    尺素流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2:04:12

    吉茵珂絲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13:24:13

    文刀文刀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17 14:19:37

    ——————

    今天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明天中午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