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58章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昭阳宫里,正传出一阵欢笑声。

    福宜公主拎着裙摆小步地奔跑着,边跑边回头笑道:“珮儿快点,不然姑姑不理你了哦~~”

    福宜公主身后是一个三四岁的瘦弱孩子努力迈着两条小短腿跌跌撞撞地追着,后头的宫女嬷嬷们在旁护着,心惊肉跳,担心这两位身子皆同样羸弱的小主子摔着了。

    清脆的笑声在昭阳宫正殿响起,惠妃坐在榻上含笑看着,听到内侍过来禀报周王来了,直接让他进来。

    周王进来时,便见到福宜公主站在门口不远处微笑着,小小的孩子朝她奔去。不过在看到他进来时,孩子脚步一转,朝他扑了过来。周王担心他摔着,赶紧上前几步接住了他,小家伙忙用瘦弱的双臂揽住他的肩膀,软绵绵地唤了声“爹”。

    周王怜爱地摸了摸他的脑袋,抱着他进殿,到了惠妃面前,放将他放下行礼。

    福宜公主已经坐回了惠妃身边,兄妹互相见了礼后,依次坐下。

    “这次又劳烦母妃了,让母妃辛苦了,儿臣今日便带珮儿回王府。”周王诚恳地感谢道,看了眼乖巧地坐在一旁、用那双因为脸庞过于瘦弱而显得过大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不禁发软。

    惠妃摆摆手,说道:“珮儿是皇上的孙子,也是本宫的孙子,有何辛苦的?只要你和珮儿都好,本宫就放。心了。珮儿这几日食欲不错,比往常多食了些东西,秦太医过来瞧过,说只要细心将养着,等珮儿过了十岁,身子便与平常人无异。”

    周王听得心中喜悦,再次诚心诚意地感谢了惠妃对儿子的照顾。

    说了会儿话后,惠妃便打发了福宜公主将周王世子带到偏殿去吃东西。福宜公主知道母妃这是又要对皇兄催婚了,乖巧地牵着小侄子跟着宫女嬷嬷走了,看着乖乖地跟着她的小人儿,心里头泛起了些担心。

    惠妃端着茶喝了口,说道:“转眼珮儿已经四岁了,没想到时间过得如此快。”

    周王笑了笑,望了眼偏殿的方向,语气满含欣慰,“是啊,当初珮儿早产,看着瘦瘦小小的,儿臣还一度担心,幸好这几年虽然小病不断,倒底挺过来了。这也多亏了母妃照顾,儿臣方能放下心来做事。”

    惠妃摇头道:“你莫要总是这般说,本宫老了,能帮你到几时?王府总归是少了个女主人,若是有个女主人能帮你照顾珮儿,你也不用辛苦地办差时,还要照顾珮儿。”

    周王不语,只是俊秀的脸庞上布满了忧郁。

    惠妃看得心里暗暗叹息,又道:“本宫知道你和桃儿是少年夫妻感情极深,担心新王妃不尽心照顾珮儿,所以方不愿成亲。只是你是皇子,如何能如此任性?为着这事,皇上面上不说,其实心里极不高兴。听母妃的话,再续娶个王妃吧。”

    周王沉默了一会儿,终究松口了,郁郁地道:“母妃可有好人选?”

    听出他语气中的松动之意,惠妃终于露出笑脸,说道:“本宫这儿好人选多得是,但还要你喜欢方行。这段日子你自己且看看,若是有喜欢的话,可以来告诉本宫,本宫找皇上给你作主。”

    周王默默地点了下头。

    这时,童嬷嬷带着昭华宫的内侍总管从殿外进来,笑着给两位主子请安后,方对惠妃道:“娘娘,于公公可回来了。”

    惠妃笑着道:“怎么样了?一切顺利罢?”

    于公公笑道:“托娘娘的福,自然一切顺利的,靖安公府二姑娘的笄礼来了好些尊贵的夫人,纷纷赞称二姑娘呢。”

    惠妃满意地点头,又询问了些事情,便让于公公下去了。

    周王在一旁听着,若有所思。

    见时间不早了,周王方带着儿子告辞离开。

    离开昭阳宫后,周王亲自抱着儿子坐上宫中轿撵出宫门,却不巧在宫门前换周王府的马车时,旁边也有一辆马车正欲离开。周王看了一眼,便抱着儿子上了周王府的马车,马车很快便离去甚远。

    另一辆马车的车帘被一只素白的手撩开,一张俏丽可爱的苹果脸探了出来,若有所思地看着离去的马车,问道:“刚才那位是何人?”

    车夫是个有眼力的,便道:“姑娘,那是周王府的马车,应该是周王殿下!”

    “哦,他就是那位死了王妃的周王。”

    “姑娘!”旁边的小丫鬟心脏都吓出来了,小声地道:“那是天家皇子,姑娘还是莫要乱说的好。”

    苹果脸姑娘见小丫鬟一副快要晕厥的模样,撇了下嘴,不以为意,不过心里却记住了先前那男子抱着稚儿上车时的那抹温柔。

    *****

    自从严青兰及笄后,她便时常被长辈们带出门去交际应酬,去得多了,她便开始烦躁起来,特别是这种大热天的,她根本不想出门。

    钟氏趁着老夫人不注意的时候,劝道:“兰丫头,听娘的话,别任性,这些事情对你未来有好处。”

    严青兰拧眉道:“怎地三妹妹四妹妹又不用去?天天听着那些女人家长里短的,好生无趣。娘,我不想和你们出去了,就让女儿在府里呆着吧。”

    钟氏不为所动,只道:“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了?不就是带我去给那些夫人们相看么?”严青兰理直气壮地道,别以为她真的傻得什么都不知道。

    钟氏没想到这傻女儿竟然明白,怜爱地摸摸她的脸蛋,说道:“既然知道,你便乖乖听话,我们会为你挑选个你喜欢的如意郎君。”

    严青兰忸怩了下,方道:“可是我都没有见过那些公子,也不知道喜欢哪个……”

    钟氏见她难得害羞,不由笑道:“你不是和那些府里的姑娘玩得极好的么?你觉得哪家的姑娘性情好?”

    严青兰眨了下眼睛,说道:“她们都是忸忸捏捏的,为了点小事儿就要暗暗置气,又没胆儿大声说话,可真没劲儿。若是三妹妹,打趣两句后就放开了,根本不会这般小家子气。四妹妹虽然有点儿心眼,但她一向听三妹妹的话,也不是个喜欢挑事的。”

    钟氏听得叹气,心说那些姑娘娇娇弱弱的,若是成为她们的嫂子,才好拿捏,不会给她挑事儿,怎么这笨女儿就是不懂呢?

    **

    这边钟氏在劝说笨女儿上点心,那边的永定伯府中的钟老夫人却在生气。

    “我就知道她只会用嘴巴说,却是个出尔反尔之辈!”钟老夫人生气地对儿媳妇道:“瞧你干的好事,还说要为祺儿求娶兰丫头,现在人家公府根本看不上咱们伯府!”

    钟大夫人心里也气,恼恨姑母及小姑子,觉得她们都是内里藏奸的,当初说好的事情,竟然出尔反尔!若不是看到严青兰是个直率又无心机好拿捏的,而且公府的嫁妆也不菲,她会想让儿子求娶严青兰么?

    钟二夫人幸灾乐祸地看着钟大夫人吃瘪,劝道:“娘,既然人家看不上祺哥儿,那便算了吧,京城里的好姑娘多得是,这家不行再挑别家,总会有满意的。”最好钟祺娶个小门小户却泼辣的姑娘,省得这大嫂又张狂起来。

    钟大夫人如何不知道这弟妹的险恶用心,冷笑一声,心里也有些发狠:你看不上我的祺儿,我偏要让祺儿将你公府姑娘娶回来,到时还不是凭她这作婆婆的拿捏。

    如此一想,等离开钟老夫人处,便让人去通知一声,若儿子下学回来,便到她那儿一趟。

    等钟祺下学回来,钟祺听说母亲叫自己,心里有些奇怪,不过仍是先去给祖母请了安后,方到母亲院里。

    钟氏看着十五岁的儿子,生得钟灵毓秀,少年人特有的纤瘦的身材套着件烟青色的夏衫,面容俊秀尔雅,京中少有公子能及。若非伯府式微,不然这样的儿子,配天家公主也使得。幸好她儿子勤奋好学,将来必定能振兴伯府,是个大有出息的。

    钟祺给钟大夫人请了安后,含笑道:“娘,您找我?”

    钟大夫人示意他坐下,又让丫鬟端来儿子爱吃的解暑绿豆沙,等他吃了半碗,询问了他的功课后,方道:“转眼间,祺儿也长大了。你可喜欢你姑母家的表妹?”

    钟祺俊秀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吭吭哧哧的,一时间没话。

    钟氏抿唇笑起来,不用问了,看这模样便知道了。不过心里却有点儿憋屈,儿子喜欢,可是靖安公府竟然瞧不上她儿子,别怨她将来等兰丫头进门后磋磨她。

    “娘,孩儿才十五岁,不急。”钟祺结结巴巴地道。

    钟氏扑噗一声笑起来,“怎么不急?兰丫头都及笄了,不快点定下来,可就被别人家抢了。你们可以先订亲,等过了两年再完婚也不迟……”

    “娘!”钟祺错愕地看着她,有些吃惊道:“您、您说的是兰表妹?”

    钟氏被他打断时惊讶了下,见他神色有异,纳闷道:“自然是兰丫头了,前儿个她不是刚行了笄礼么?”说罢,钟氏微微眯起眼睛,问道:“祺儿神色有异,莫不是心仪的不是兰儿?你们不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么?怎地不喜欢兰儿?”

    钟祺脸蛋又红了起来,吭哧了下方道:“姑姑家又不只一个表妹!”然后神色坚定道:“娘,再给我两年时间,我一定会金榜提名,届时再去迎娶表妹!”说罢,倏地起身,朝钟氏恭敬地施了一礼,便离开了。

    钟氏呆愕地看着儿子离开,一时间有些傻眼。

    钟祺回到自己的院子,进了书房后,觉得脸上还有点儿热。毕竟这事他谁都没有告诉过,现下告诉亲生母亲,多少有点儿难为情,但却是他最真实的想法。

    想罢,他伸手抽出一旁放画轴的大花瓶,在众多画卷中抽出一幅,展开看罢,眼里不禁露出些许情谊,淡淡地笑起来,自言自语地道:“表妹,你可知我的心……”

    等贴身小厮钟山端着茶过来时,钟祺基本上已经恢复过来了,将画卷放回原处,开始坐下来读书。

    *****

    阿竹明显觉得最近严青兰这小妞被折腾得有点儿失了活力,但是这种事情她爱莫能助,只能暗暗祈祷长辈们快点为她定下亲事,省得这姑娘真的要发脾气了。

    等夏天快要进入尾声时,严青兰终于不用再跟着长辈们出门到处应酬了,阿竹暗中打探了下,似乎老太君和高氏、钟氏已经看好了几个人选并且也透露出意愿的,就等着再去打探下那些入选公子的为人品性,从中找出最好的,届时便行动。

    至于老夫人虽然还想要将严青兰嫁入周王府,可惜老太君发了话,她心里再不服气,也只能按捺下,只盼着宫里的惠妃娘娘给力一点。当然,在高氏进宫一趟后,惠妃突然沉默了,没了下文。

    严青兰似乎也隐约有些明白,厚脸皮也被磨成了薄脸皮,感觉有点儿无法见人。不过心里又有些期盼,想知道自己未来的夫婿会是哪个。

    就在这种时候,突然安阳长公主府传出安阳长公主病倒了的消息。

    京中各府听说了这件事情,纷纷带礼物上门探望,不过因为安阳长公主养病中,皆难得见到本人。阿竹听了这个消息,以她和昭萱郡主的交情,自然要带着礼物上府去探望。

    到了安阳长公主府,昭萱郡主亲自过来迎接她。

    昭萱郡主的脸色很不好,满脸的颓废失意,似乎连头上的毛都没精打彩的,脑袋耷拉着,整个人失了活力。

    阿竹拉着她的手,问道:“这是怎么了?难道长公主……”

    昭萱郡主无精打彩地道:“没有,不过是天气热,不小心中了暑气罢了,太医说喝几副药便没事了。”

    既然如此,作什么还是这副表情?

    阿竹有些不解,不过很快便到了正院,此时也不宜再问什么了。

    阿竹到来时,驸马孔陵轩正端着药喂妻子喝药,神色温柔,耐心地哄着她,仿佛她就是自己的珍宝一般。

    听到阿竹过来探望,孔陵轩对安阳长公主道:“三姑娘是个有心的,若是有她劝着萱儿,萱儿指不定会改变主意。咱们女儿的性子你还不知道么?别再为这事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安阳长公主就着丫鬟端来的清水漱了口,说道:“怕就怕她性子倔,什么人都劝不住!哎,我怎么会生了这么个孽障,真真是要为她操一辈子的心!”

    孔陵轩温柔地用帕子为她试去唇边的水渍,温声道:“俗话说,儿女都是上辈子的债,咱们作父母的只能多担待了。”说得也有些无奈,毕竟那个女儿的性子和妻子一样的烈性,是个有主意的不说,眼里也揉不得沙子。

    正说着,便见女儿已经领着客人进来了。

    阿竹朝安阳长公主夫妻行礼,孔陵轩含笑地朝她颔首,又拍了拍妻子的手,方出去了。

    阿竹看着安阳长公主夫妻的互动,再看孔陵轩一副模范好丈夫的模样,看着就是个懂得疼惜人的,心说不愧是皇室的恩爱夫妻典范。

    安阳长公主坐在床上,背靠着大迎枕,对阿竹的问候笑着回道:“不是什么大病,不过是天气热,受了暑气罢了,劳烦你过来了。你来了也好,正好可以和萱儿说说话,她这些日子在床前侍疾,也无聊得慌了。”

    阿竹又谦虚客气了一番,见安阳长公主面露倦意,方施礼告辞。

    昭萱郡主一直站在原处不吭声,见母亲故意忽略自己,咬了咬唇,满脸委屈地带着阿竹离开了。

    阿竹和昭萱郡主去了萱雨居,将所有的丫鬟都赶出去后,昭萱郡主便歪倒在铺着凉簟的罗汉床上,睁着眼睛不说话了。

    阿竹将她拉了起来,坐在她对面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昭萱郡主垂下头,低低地道:“我娘想要给我与镇国公世子定亲,我反对这件事情,跟她说想要自己选喜欢的,然后她生气骂我,是不是要像我姐姐那般东挑西拣的,落得十八岁才定亲给人笑话。我不过是顶了几句,娘亲就气病了。”

    所以说,安阳长公主并不是中暑病倒,而是被女儿气病的?阿竹怎么觉得这么扯呢?安阳长公主身子好得很,时常骑马打猎打马球,可不是那些娇弱的姑娘能比的,怎么可能会被气病?莫非是为了让女儿妥协装病?

    “长公主的身子一向很好,怎么会气病?”

    昭萱郡主瞥了她一眼,说道:“我原本也以为她是装的,后来发现她没有装,真的晕过去了,我当时都吓哭了,不敢再气她。”然后慢慢地将腿曲起,垂下头,将脑袋搁在双膝上,轻声道:“我让人去打探过了,镇国公世子生得英武不凡,可是听说他曾在战场上受过伤,毁了容……而且听说他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阿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还想起暮春之时,她豪情壮志地说要自己努力一把,争取自己喜欢的,现在看来,却成了个笑话。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还有一更,尽量争取早点更~~=3=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wshu.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