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56章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婚期既已定下,靖安公府开始准备严青梅的婚事。

    虽然距离婚礼只剩下一个月,但靖安公府却是忙而不乱,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盖因这桩婚事两家早有口头约定,这些年来高氏早就将该准备的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严青梅的嫁衣也在她及笄伊始便开始绣了,所以一个月的时间其实也够用的。

    张、严家两家都满意这桩婚事,两家对婚礼都极为上心,直到婚期越来越近,也没有出什么意外。

    阿竹几人虽然打趣即将做新娘子的严青梅,但眼看婚礼在即,她们却是极不舍的。

    所以在婚期将近时,阿竹时常带着两个姐妹一起到严青梅的院子里陪她,虽然不能帮上什么忙,但姐妹间一起说说话,喝杯茶,也教人珍惜。

    自从阿竹五岁回靖安公府,府里的四个姑娘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在一起,好事坏事,就算被大人责罚,也一同分担,即便有过争吵,也不过是姐妹间无足轻重的打打闹闹,很快便揭过去了。一直吵吵闹闹,就这么过了近十年。

    闺阁姐妹间的感情最为纯粹,特别是她们还是血亲,如此相处了近十年,感情自是不一般。却未想,转眼间姐妹长大了,终于迎来了分别。

    阿竹两世为人,依然有些怅怅的。习惯了四个人在静华斋中读书学习,习惯了四人一起笑笑闹闹,一时间没办法适应分别。即便严青梅所嫁的张家不远,但以后却已经不是单纯的闺阁少女了,而是别人家的媳妇,有了自己的家,自己必须相伴一生的良人,想要再像这般玩闹相聚已经不可能了。

    到了严青梅出阁那天,靖安公府自然一阵热闹,连宫里的福宜公主也代表了惠妃过来,更不用说京中的王公贵族,纷纷送礼过来祝贺。

    看着梳妆完毕、穿着一袭大红色嫁衣的严青梅,严青兰不知怎么的,顿时哭得唏哩哗啦。严青菊见她这么一哭,眼眶也跟着红了,未语泪先流,最后是阿竹,眼眶也有些微红。

    严青梅手里捧着个红苹果,小心地坐在梳妆台前,大红色的嫁衣下摆如盛放的玫瑰铺展一来。她突然阻止了为她上妆的全福太太,扭过头去,肩膀有些颤动。

    一屋子的人被这四个姑娘弄得有些无语。特别是全福太太,她见过许多公侯伯府的姑娘出嫁,还没有见过像靖安公府里的这般,不是同母同房所出的姐妹,还能因为姐妹出嫁而哭成这样,这感情也太好了吧?

    高氏忙得焦头烂额,终于能喘口过来来瞧瞧情况,便见到哭得眼睛都要肿了的严青兰和严青菊,顿时也无语了,忙道:“你们这些孩子,哭什么呢?今天可是你们大姐姐出嫁的好日子,再哭下去,可不吉利了。”

    阿竹率先控制住了情绪,然后一手一个将兰菊二人拽走了,将她们弄到隔壁厢房,让丫鬟打来清水为她们重新整理仪容,然后又拿出自制的胭脂让她们上妆,免得呆会不能见人。

    严青兰抽泣着说:“明明以前很讨厌大姐姐管东管西的,可是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是止不住。”

    严青菊被她说得眼泪又开始流了,那最是一低头的哭泣,真真是让人心都被她哭碎了。

    阿竹明白她们的感觉,原本一直陪伴着自己的姐妹,突然有一天将离开了这个家,开始了新的生活,而留下来的人一时间无法习惯,只觉得心头空落落的。阿竹原本也有些伤感,但这两个姑娘的反应太凄惨了,所以她突然不伤感了。

    “好啦,又不是见不着,等大姐姐归宁时就能见到了。而且大姐姐还留在京城,想她的话咱们直接去张府便能见了。”阿竹劝道,接过了丫鬟拧好的帕子,分别盖到了两个姑娘脸上,再粗鲁地揉了揉。那动作,落在旁人眼里,仿佛将两人的脸当了桌子来擦了。

    旁边的丫鬟看得都觉得脸蛋一阵生疼,心说明明三姑娘看起来是府里最美貌最有气质的那个,为何她总是会不自觉做出一些不符合她美貌的事情呢?

    “痛啊!”

    严青兰一把甩下她的手,对她怒目而视,愤愤地自己接了帕子,自己洗脸。正准备征讨一下阿竹的粗暴,却见旁边的严青菊一副逆来顺受的小白花样,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觉得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你就不能别那么粗鲁么?这是我们的脸,又不是桌子!”严青兰仍是愤愤的。

    阿竹笑嘻嘻的拿了胭脂盒过来,手指挑了一点脂粉为严青菊上妆掩饰哭红的眼睛,笑道:“不用力点,你还要哭!瞧,现在不是好了么?”

    严青兰有些脸红,嘴硬道:“谁哭了?先前不过是风沙太大了,迷了眼睛。”

    这姑娘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高,阿竹笑睨了她一眼,一副包容她小孩子脾气的宽容表情,看得严青兰又有些心塞。

    等她们整理好仪容后,吉时也差不多到了。

    当迎亲花轿来到靖安公府门口,严青梅看了眼屋子里的亲人姐妹,由全福太太盖上了红盖头,被因为妹妹出阁而特意赶回来的严长松背着出去了。

    鞭炮声噼哩叭啦作响,所有人脸上都是喜悦的笑容。

    靖安公府外院通往内院的垂花门口处,终于过五关斩六将闯进来的张晏翘首望着门里头,恨不得马上能看到大舅兄将他的新娘背出来,对旁人的嘲笑也不以为意。直到看到一群人簇拥着被严长松背出来的新娘时,俊秀的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不远处,阿竹和兰菊两人也看着来迎亲的人,张晏今年十八岁,面容有着少年人的干净俊秀,身材颀长,气度不凡,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新郎官衣袍,衬得他英武不凡,如同鹤立鸡群,将身旁所有跟着来迎亲的年轻公子都比了下去。

    直到新娘上了花轿,迎亲队伍浩浩荡荡地离开后,几个姑娘终于松了口气。

    “突然觉得,看到张表哥那张得意的脸,就想狠狠地揍他两拳!”严青兰哼道。

    严青菊看看她,又望了望阿竹,明智地没有说话。

    阿竹望天,能说她刚才也很想将一脸傻笑的张晏揍两拳么?看来她不愧和严青兰是姐妹,暗地里都挺暴力的。

    严青梅终于出阁了,三个姑娘都感觉怅然若失,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

    严青兰情绪低落地回到自己的院子——青兰居,坐了会儿,觉得无趣便又起来,去了老夫人那儿。

    今儿严青梅出阁,老夫人这作继祖母的也累得够呛,此时正挨坐着炕上,钟氏坐在脚踏上用美人捶为她捶腿。见到孙女进来,老夫人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将孙女招过来。

    严青兰给祖母和母亲请了安,接过了母亲手中的美人捶,自己给老夫人捶腿。老夫人哪啥得让她伺候自己,赶紧将她拉起来搂到怀里,钟氏也坐到了旁边,接过丫鬟沏好的茶放到炕桌上。

    “乖囡怎么了?”老夫人摩挲着孙女俏丽的脸蛋,发现她的情绪有些低落。

    严青兰素来是个不会掩饰情绪的人,率真单纯,让人一目了然。听到祖母的问话,也不隐藏,低落道:“大姐姐出阁了,我有点舍不得大姐姐!”

    老夫人听了撇了下嘴,说道:“再过一个月,咱们兰儿就要及笄了,等办了及笄礼,祖母给你找个比张家小子更好的世家子,不用去羡慕梅丫头。我的兰儿长得这般漂亮,又善良乖巧,一定会嫁得比你大姐姐还好!”

    严青兰再神经大条,也和正常的少女一般说到婚事有些不好意思,嗔道:“祖母,我不是这个意思!”

    老夫人哈哈大笑起来,打趣孙女想嫁人了,说得严青兰跺脚不依,实在是呆不住,直接跑了。

    钟氏默默无语地看着这对祖孙,又见识了一次风马牛不相及的对话,实在有种对牛谈琴的感觉,偏生当事人两个却能接下去,这也算是奇葩了。钟氏知道女儿是的不舍得青梅出嫁,但老夫人却理解了她嫉妒青梅嫁得好,婚礼排场大。

    只能说,祖孙俩的脑线波不在一个频道上,却偏偏很能聊得开,真是奇特。

    见孙女跑了,老夫人也不恼,脸上露出笑容,对钟氏说道:“兰丫头也该相看人家了,前儿个,你嫂子过府来寻我,有意搓和祺儿和兰儿,你看呢?”

    钟氏微微一愣,嫂子并没有来跟她说啊?怎么会越过她这做娘亲的,直接同老夫人商量?钟氏心里不舒服,不过仍道:“祺儿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又是娘家侄子,是个好的。听说祺儿过两年准备下场试试水,若是能考个秀才回来也不错。”

    在京中,没落的贵族府第一大把,那些没落的贵族后代除了靠祖荫混日子外,也有发奋图强想走科举道路振兴家族的。钟氏的娘家永定伯府便有这个打算,方会托关系将生得最灵秀的嫡长孙钟祺送来严家族学,期望他未来能走科举的道路,以振兴永定伯府。

    老夫人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道:“祺哥儿那孩子是个有出息的,兰儿若是能嫁他,又有你嫂子照顾,我也放心。”虽然老夫人爱折腾了点儿,对儿子孙女都是极爱护的。

    钟氏微微蹙眉,虽然钟祺是个好孩子,但是永定伯府可是一团糟糕,而且她大嫂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不然也不会弄得他大哥的子嗣都是从大嫂肚子里爬出来,连她娘亲都拿大嫂没办法。而且……钟氏窥了老夫人一眼,老夫人未出阁的时候,和她娘亲不睦,姑嫂两人时常暗暗过招,若非娘亲生性有些软弱,也不会让老夫人说服将她嫁给严祈贤。

    钟氏太清楚自己娘家是什么德行了,就算钟祺再好,也不太想将女儿嫁过去。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那就是个单纯的傻妞儿,若真嫁回永定伯府,还不叫她大嫂拿捏得死死的?指不定最后还要女儿拿出嫁妆去补贴伯府。

    这么一想,钟氏越发的觉得女儿嫁回永定伯府不是个好主意。但是这话她不能直白地说,老夫人当年出嫁时,永定伯府还算风光,在老夫人心里,娘家给她的印象仍是像她作姑娘时的光景,自然觉得自己娘家是好的。

    钟氏只能道:“娘,要不要问问兰丫头,她以前虽然爱和祺哥儿玩,但最近几年都没见她怎么叨念祺哥儿了。”

    一说到这个,老夫人就来气,拍着炕桌道:“若不是那几个丫头带坏了兰儿,兰儿会不理祺哥儿么?”

    钟氏低头不语,心里却觉得幸好有梅竹菊三个丫头将女儿带着一起读书玩耍,不然女儿还不知道被老夫人教成什么样子。

    “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兰儿一定会喜欢祺哥儿的,等兰儿及笄后,再提提这事罢。”老夫人最后总结道。

    钟氏心里有些急,面上却只能温顺地应了声。

    ****

    婚礼过后,靖安公府又恢复了往昔的平静,婚礼的第二天,严长松又赶回去了。

    很快便到了严青梅归宁的日子。

    严青梅在新婚夫婿的揣扶中下了马车,一眼便看到二门处迎接的管家严如荣。

    严如荣笑呵呵地过来给回娘家的姑奶奶和姑爷请安,引他们去了正厅拜见长辈们。老太君也到了正厅,坐在上首的位置,其他的亲人都在。

    等夫妻俩敬了茶后,高氏打量女儿红润的脸蛋,心里略略满意,再看小夫妻俩偶尔眼神相交时的那种脉脉情意及默契,心里越发的满意了。

    老太君说了些夫妻相处的训话,便扶着丫鬟的手回春晖堂了,众人忙起身相送。

    阿竹等人最就守在旁边,等严青梅和高氏叙完了母女情后,赶紧将她拉到了她们读书的静华斋去相聚了。

    严青梅俏脸通红,显然刚才高氏例行地询问了出嫁女的夫妻性福生活,让她羞得不行。严青兰和严青菊不知其中关系,只道她嫁人后反而羞涩起来,一定是张晏待她极好之类的,让严青梅更羞得不行。

    “以后等你嫁了,看我不笑你!”严青梅佯怒地掐了她一下,又联合阿竹和严青菊道:“三妹妹、四妹妹,你们可要记得了,等二妹妹出阁后,你们也要这般嘲笑她,看她还能不能理直气壮地笑话人。”

    阿竹笑嘻嘻地应着,严青菊像个应声虫,阿竹说什么就是什么。

    笑过后,阿竹方问道:“大姐姐这几日过得怎么样?张家的长辈们待你好么?大姐夫呢?可有不长眼的奴才欺负你是新妇?住得可习惯?吃得好么……”

    阿竹连珠炮一样问了一大堆,两个兰菊也在旁盯着严青梅,仿佛若是她回一句不好,马上撸起袖子去揍张晏一顿,看得严青梅又好笑又窝心。

    “放心,公婆妯娌都很好,长辈们待我也很亲切,有张阁老在,没人会说我不好,毕竟这桩婚事是张阁老的意思。夫君待我也很好,张家家风规矩极严,不会有不长眼的奴才欺负我,吃得也不错……”

    见她脸色红润神色轻松幸福,兰竹菊三人方放下心来。

    聊了会儿后,严青梅拉着严青兰的手道:“二妹妹,再过一个月便到你的及笄礼了,届时姐姐会回来看你。等你及笄时,说不定长辈们就要给你说亲了。”

    严青兰顿时扭捏起来,哼哼道:“怎么大姐姐也在说这个?”

    听这语气,显然最近很多人都和她提及笄后就要给她相亲的事情了,阿竹忍不住偷笑起来,自然又被严青兰瞪了。

    严青梅见她依然天真活泼,没心没肺的模样,丝毫不识愁滋味,不禁叹了口气。姐妹中,她最担心的便是严青兰了,这姑娘实在是个做事不喜经脑子的,性子又活泼单纯,真是让人发愁。再加上老夫人是个不着调的,严祈贤又是个只认钱的,若是他们要拿严青兰的婚事说事捞什么好处,其他人还真是没办法。

    “二妹妹,你觉得祺表弟怎么样?”严青梅小声问道。

    严青兰眨了下眼睛,说道:“表哥?他怎么了?他挺好的啊,不过就是有些迂腐,越长大越不好玩了。”

    这时,阿竹已经明白严青梅的意思了,怕是老夫人已经为严青兰相中了钟祺了。但这姑娘还一副懵懂的模样,又有点嫌弃钟祺迂腐,也不知道严青兰以后会如何。

    严青梅看罢,真不知道说什么。这只是个提醒,但若这姑娘不放在心上,她也没办法了。严青梅偏首看了眼阿竹,见她笑盈盈的样子,不禁点点头,还有阿竹在呢,到时让阿竹提点她一下。

    如此想罢,很快便掩住话题不提。

    姐妹四个聊了很久,直到前头高氏派人来催促她们去用膳了,还意犹未尽。

    用过膳后,因为张晏被严家几位老爷拉着灌了一堆的酒,喝得醉薰薰的,只得在严家略作歇息缓缓酒劲,直到酒意退了大半,方携着新婚妻子拜别岳家,登车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Zzzzzzzzzzzz扔的手榴弹,真是让你破费了,爱你~=3=

    感谢蓬蒿人、吉茵珂絲、annjn、snailonthewall、snailonthewall扔的地雷,谢谢你们~~=3=

    蓬蒿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6 20:08:50

    吉茵珂絲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6 21:48:23

    annj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6 21:49:19

    Zzzzzzzzzzzz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06 21:57:29

    snailonthewall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6 21:57:41

    Zzzzzzzzzzzz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06 22:00:56

    Zzzzzzzzzzzz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06 22:01:04

    snailonthewall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6 22:15:31

    ————————

    第二更……不知道在哪里呢,今天要和男盆友去乡下过节,能赶出第二更咩?=。=

    当然,男人说,如果下雨了,就不去了,咱们自己过节……
    雾矢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wsh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