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55章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正值三月春光明媚之时,柳絮纷飞。

    难得天气晴朗,阳光明媚,一大早阿竹正准备去书房练下大字,便被胖弟弟缠住了。

    已经七岁的胖弟弟像个小胖墩子,蹦一蹦让人感觉到颇有份量,而且是个外人面前会卖萌家人面前会耍赖的可爱小胖子。不过这会儿,他正和自己姐姐卖萌。

    “姐姐,姐姐,长槿今天不用去学堂,先生放假一天,咱们去街上玩吧,去景德街,那里有很多墨宝,一起去瞧瞧,给长槿买些墨宝。只要姐姐去请示娘亲,娘亲会答应的。姐姐,你不喜欢长槿了么?去吧去吧……”小胖爪子抱着他姐姐的手,滴溜溜地转来转去。

    阿竹低首看着胖弟弟红扑扑的肥脸蛋,不禁遥想当年,她好像也像胖弟弟这般软糯糯胖乎乎的,看起来就像萌娃,特别是胖弟弟鼓着小脸蛋,眨巴着大眼睛歪着脑袋看自己的时候,阿竹有些承受不住。七岁的小胖娃看起来就像五岁,远比同龄人看着要小一些,肉乎乎白嫩嫩的,就像年画上的福娃。

    阿竹有些理解当年为何那么多大人喜欢将她抱到膝盖上掐脸捏手了,这种萌物,真是让人Hold不住啊!

    “姐姐,去嘛~~”小胖子为了能让自己看起来有点气势,已经站到小杌子上,将胖身子压过来了。

    阿竹怕他摔倒,忙用肩膀顶着他,一只手环住他的小身子。

    “少爷、少爷!”钻石惊得不行,赶紧过来撑住阿竹的肩膀,焦急地对胖弟弟道:“少爷快下来,姑娘身子弱,外一摔着了可不好?”然后示意翡翠、玛瑙等过来帮忙。

    胖弟弟眨了下眼睛,懵懵地看向阿竹,说道:“姐姐可有力气了,都能抱长槿,怎么会身子弱?”别以为他是小孩子就可以忽悠他,胖弟弟不悦地看着钻石和翡翠等丫鬟。

    阿竹也笑道:“你们别担心,胖胖最乖了。”

    小胖子见姐姐挺他,又欢笑起来,抓着姐姐不放。

    钻石、翡翠和玛瑙三人互视一眼,相视苦笑,觉得她们家姑娘好像从未有那种自觉。在她们眼里,姑娘容貌如出水芙蓉,身姿纤细柔弱,特别是那纤细的腰肢,如柳条一般仿佛一折就要断了似的,好看则好看,却总担心旁人力气大些,就会弄坏她。所以每当看到阿竹和姐妹们玩闹时,丫鬟们都要不自觉地担心一下。

    偏生阿竹这个当事人从没那自觉,有时候小腰一扭,噌噌噌地爬山爬树,看得丫鬟们颤魏魏的,真担心她那纤细的身子承受不住。可最后发现,除了脸蛋红扑扑的,仍是活蹦乱跳,没有丝毫的意外。

    阿竹探首看了下外头明媚的阳光,想了想,便道:“胖胖,咱们不出去了,你有什么要买的话,告诉娘亲让下人去买好了。今天姐姐带你去钓鱼好不好?”

    胖弟弟眉头拧着,撅起嘴看了她一会儿,勉强地道:“那好吧,去钓鱼。”说着自己蹦下小杌子,然后仰着脸对姐姐道:“还有,姐姐不要再叫我胖胖了,我以后会变瘦的!”

    阿竹抿嘴一笑,伸出手指戳了下胖弟弟可爱的小胖脸,笑道:“可是现在胖胖就很胖啊!”

    正说话间,丫鬟已经准备好了钓鱼的工具,阿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便牵着胖弟弟出了院子,直奔花园里的池塘。

    丫鬟们准备好饵食之类的东西,摆好工具,阿竹便坐到摆放在柳树下的竹倚上窝着了。胖弟弟倒是专心,虽然平时逗比了点儿,但到底遗传到父亲的性子,勤学好问,能耐得下性子做一件事情,并不需要人如何的敦促。

    阳光从柳梢头筛落下来,点点金色的光点跳动着,偶有清风徐来,不冷不热的天气,让人心情也跟着明媚开阔。阿竹伸手挡住阳光,拿着丫鬟切好的水果吃着,什么都不用想,惬意极了。

    “姐姐,姐姐,动了!!”胖弟弟的声音传来,既压抑又兴奋,害怕自己的声音太大将鱼给下走了。

    阿竹伸手一捞鱼杆,哗啦一声,一条咬着鱼钩的鲤鱼破水而出,被甩到了地上。丫鬟赶紧过去捉住将它放到旁边的水桶里。

    “胖胖真厉害,快点多钓几条,咱们呆会烤鱼吃。”阿竹不吝啬地赞道。

    胖弟弟得了称赞,小尾巴都要翘起来了,更是精神抖擞,发下豪誓,忙又开始专心地继续钓鱼。

    钓鱼也是磨练耐性的一种方式,阿竹十分乐意用它来磨砺弟弟,免得弟弟又被祖父说过于顽劣,无恒心无担当之类的。阿竹只要想起去年除夕夜严老太爷这般在家族所有人面前评论自己弟弟,心里就觉得恼怒。祖父不喜欢她爹,连带的也不喜欢弟弟,但是不过个孩子罢了,需要在全家族面前这般说自己的亲孙子么?至于她,因为是姑娘家,而且长得也不错,有利用的空间,祖父倒是没说什么,但阿竹觉得祖父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件物品。

    想罢,阿竹撇了下嘴,心里并不如何担心。莫说老太君还在,而且作为大家长的大伯也不会由着严老太爷胡乱地作主家中姑娘们的亲事。

    时间过了一会,阿竹又看了眼坐在旁边专注而耐心地等着鱼儿上钩的胖弟弟,眸色柔和,心里徒生几分怜爱。严老太爷当初那话虽然无足轻重,但若是传扬出去,对胖弟弟可不利,幸好大伯母治家严谨,下人不敢往外说什么,就怕某些做主子的心怀怨恨,到外面传扬。所以,她得做些什么,让人瞧瞧祖父才是说错话的那个。

    等胖弟弟钓上来了三四条鱼后,阿竹便让人去厨房拿了些炭和调味料过来,又叫来了个厨娘,帮忙收拾了鱼,就在池塘边烤起鱼来。

    很快空气中便飘着鱼肉的香味。

    “好香啊,你们在烤鱼?”

    一道清脆如铃的声音响起,抬头便见两个穿着亮丽的春装的少女在丫鬟的簇拥下走过来。其中一名少女容貌娇俏秀丽,眸如星辰,神彩飞扬,看着十分的伶俐飒爽;另一个少女纤姿袅袅,面容秀致,徐徐而来,弱柳扶风,端的楚楚可怜。

    “二姐姐,四妹妹,你们怎么来了?”阿竹起身,伸手捋了下被风吹起的鬓角碎发,笑容诚挚。

    严青兰一屁股坐到丫鬟搬来的竹椅上,嗔道:“听说你和长槿弟弟到花园里钓鱼,见没什么事情,便过来瞧瞧了。”

    严青菊坐到阿竹身边,仰首看她,笑道:“还是三姐姐这边好,总不会无聊。”

    阿竹用手指戳了她额头一下,笑道:“怨不得你总爱往我这边跑,是怕无聊?”

    严青菊抿唇微笑,双目亮晶晶地看着她。

    很快的,厨娘便将鱼烤好了,用干净的青花瓷盘装着,第一份端过来给几个姑娘。

    严青兰尝了口烤鱼,笑着赞了一声,见胖弟弟仍是专心地守在池塘边,忍不住叫唤道:“长槿,到二姐姐这里来,姐姐给你吃鱼。”

    胖弟弟不为所动,“我要多钓几条鱼!姐姐们先吃!”

    严青兰有些诧异,觉得长槿这也太能忍耐得住了,再想想自己的弟弟长楠,时常和她顶嘴或抢她的东西,一点也不可爱,让她时常想要揍他几下让他听话一点儿。同是作弟弟的,为何阿竹就能将弟弟调-教得这般听话?

    “长槿弟弟真乖!”严青菊笑着对阿竹道:“听说长槿弟弟在学堂里学习很认真,先生都称赞他呢。”

    阿竹笑了笑,胖弟弟又不是傻瓜,自然知道祖父曾经说过的话,又被其他堂兄弟天真地嘲笑刺激过,自然要发奋图强了。如此也好,严祈文夫妻还怕儿子贪玩怠了功课,现在有个让他发奋图强的理由,自然极好。

    严青兰只觉得胖弟弟这般耐心让她惊讶,却没有多想。而严青菊不免想起去年除夕夜祖父的话,看向胖弟弟的背影,觉得这样也好,三姐姐不必太担心。

    少女们的肚子小,加之烤鱼太油腻不适合养生,吃了一点便作罢。胖弟弟已经钓鱼上好几条了,终于收了手,欢快地过来吃烤鱼,也不用丫鬟喂,他自己吃,一只手执着筷子,有模有样。

    阿竹等人边喝着清茶解腻,边聊天,严青兰突然想起了先前出门时来找阿竹的原因,便道:“刚才我在祖母那儿听说了,张家透出消息,好像过几日便要过来下聘了,张家的意思是想要让大姐姐尽快嫁过去,不过大伯想要再留大姐姐一年。”

    阿竹和严青菊的注意力都被这话题吸引了,阿竹大感兴趣地道:“去年大姐姐及笄,张阁老就和大伯说,希望大姐姐马上嫁过去,后来被大伯四两拨千金给拒绝了,大伯想要留大姐姐两年呢。”

    虽然女子及笄后就可以嫁人了,但一般人家疼爱女儿,给女儿定亲后,会想将女儿留个一两年再出阁,只有那种不爱惜女儿,或者有什么原因的,才会在姑娘家及笄时就将之嫁人。

    “就不知道今年大伯能不能顶得住了。”严青菊咯咯地笑着:“张阁老真有意思,大伯都没办法拒绝他呢。”

    恐怕不是有意思,而是无赖吧。阿竹知道自己大伯是个严肃的人,虽然也懂变通,但一遇到老流氓的张阁老,便没辙了。

    就在严家的姑娘们想着张阁老时,张阁老这会儿也在户部衙门中堵住了正要下衙的严祈华,笑眯眯地看着这个年轻的后辈,同时也是他的亲外孙。

    严祈华一脸严肃地看着外公,心里简直要暴躁。外人看来,这是外公和外孙凑到一起拉家常,却不知道,这老流氓的外公正在逼着外孙,让外孙将曾外孙女嫁给他的重孙子呢。

    “阁老……”

    张阁长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慈爱地说道:“我现在是你亲外公,不必拿官场那套敷衍外公。”

    严祈华脸皮又抽了下,方道:“外公,您也知道孙儿只有这么个女儿,想要将她再留一年,也全了我们父女情。”

    张阁老不以为意地道:“咱们俩家距离也不算远,你若是想念女儿,下了衙直接过来便是。而且,你也知道张晏那小子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若不将曾外孙女快点娶回来,他把持不住便宜了别的女人,我这曾外祖心里也会觉得对不起梅丫头。”

    严祈华:“……”他可以当作不认识这个口无遮拦的老流氓么?

    “来来来,外公和你说,外公已经让人看了个好日子,就在下个月,天气不冷也不暖,正适合出阁,不会让梅丫头冷到或热到,实在是个好日子啊!你也不想大热天的让梅丫头穿着厚厚的嫁衣热得汗流浃背吧?冬天更不行了,冻坏了我的重孙媳妇怎么办?所以下个月不冷不热是最好的……”

    严祈华最终败给了厚颜无耻的老流氓外公,冷着脸回家了。

    高氏听说丈夫回府,忙带着女儿迎接,却见他冷着一张脸,气势比平时更吓人,丫鬟都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个。高氏却是极为了解丈夫,知道他不会无故迁怒人,倒也没觉得什么,如往常般笑着将他迎进了屋子。

    严青梅孝顺地给父亲奉茶。

    严祈文看着已经十六岁的女儿,虽然不是什么天香国色,却也是如花似玉,如珠如宝地捧着养大,虽在她及笄之时与张家交换信物定了亲,却想将她再留个两年的,没想到今日仍是没能抗住压力。

    “阿爹?”严青梅看着自己父亲,不知道他如此看着自己作什么?

    严祈华接过茶盏喝了口茶,便例行询问了些女儿的功课及日常生活,听着她有条有理地回答,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了,叹了口气,将她打发了。

    “老爷今儿是怎么了?”高氏越发的奇怪。

    严祈华叹道:“今天在衙门遇到了张阁老,他老人家希望尽快举办梅丫头和张晏的亲事,连日子都看好了,就在下个月初八。”想起外公说的那句“年轻男子血气方刚忍不住万一便宜了别的女人”的话,严祈华脸皮又抽了一下,这话就不用同妻子说了。

    高氏听罢也有些不舍,不过她也知道女儿是留不住的,万一留成仇对她未来不好。所以她并没有像丈夫一样反对,反而道:“既然如此,就答应了张家吧,反正他们已经连下聘的日子都挑好了,咱们也不用再计较什么了。”

    严祈华脸皮又抽搐了下,只得无奈点头。

    说完了女儿的亲事,高氏又道:“还有,兰丫头过了五月也要及笄了,她的婚事也该提上议程。”

    严祈华道:“兰丫头有母亲作主,咱们只须帮她过目一下,不让她受委屈便行。”

    高氏听罢,哪里听不出丈夫话里之意,怕老夫人是个老糊涂,外一糊乱地给兰丫头定下,不是毁了兰丫头的终身么?家里的姑娘少,每个姑娘都是府里精心培养的,当嫁得世家弟子,作宗妇实在是不差,并不需要将就。

    张阁老是个行动派,堵着外孙用老流氓的功夫磨得他终于答应了婚事,隔日便马上让人去靖安公府下聘了。

    张家曾经和靖安公府闹翻过,几十年未曾往来,然而严祈华兄弟终归是张阁老的亲外孙,能恨作贱自己女儿的严老太爷,却不能不理可怜的女儿留下来的两个孩子。现在严祈华已经继承了靖安公府,严老太爷只是个摆设,张阁老完全没将他放在眼里,自然希望修复两家的关系。

    张家下聘那天靖安公府极其热闹,张家送来的聘礼也代表了张家的态度,着实丰厚,让那些上门观礼的宾客吃了一惊。

    阿竹等几个姐妹都坐在严青梅的房里,看着她猛笑,笑得严青梅满脸羞红,有点儿抬不起头来。最后觉得阿竹实在是个焉坏的,不禁扑过去要拧住她的嘴。

    “张晏一定高兴坏了!”严青兰也笑得没心没肺,然后瞅了瞅四周,小声地说:“前儿个咱们去张府作客时,我听张家的五姑娘说,张晏房里可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通房丫头呢,是个洁身自好的。”

    严青菊瞪大眼睛,问道:“二姐姐你几时听说的?咱们一直在一起,都没听到呢。”

    严青兰笑呵呵地道:“这是我人缘好,所以张五姑娘只告诉我一个人。”然后轻蔑地看了这朵小菊花一眼,慢悠悠地道:“你还有得学呢。”

    严青菊抿着唇柔柔地笑着,没将她的得瑟当回事情。

    “啊,张晏公子真是个好男人呢!”阿竹感叹道:“以后大姐姐有福了!”

    严青梅已经羞得不行,但是听着姐妹们讨论着张晏的洁身自好,心里又一阵甜蜜,最后实在是受不住,用帕子半遮着脸,赶紧跑到内室去了。

    张家下了聘后,很快便选出了吉日,还有一个月,严青梅便要出阁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往昔的客船扔的手榴弹,太爱你了,么么~~=3=

    感谢深渊、吉茵珂絲、夜恋扔的地雷,谢谢~~=3=

    深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6 11:25:51

    吉茵珂絲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6 11:50:19

    夜恋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6 12:02:05

    往昔的客船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06 18:47:43

    往昔的客船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06 18:47:49

    ————————

    终于长大要嫁人了,胖竹筒也差不多了,应该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wshu.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