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52章
    《妻心如故》来源:https://www.jwshu.com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过了中秋节不久,宫里传出了一个消息:皇后怀孕了!

    这个消息无异于美军在小日本广岛投放原子弹一样威力惊人,整个京城的权贵圈顿时为之一惊,然后又为之一滞,最后京城的气氛有了一种诡异的变化,无论是前朝后宫,似乎皆会因为这个尚未出世的孩子有所改变。

    早在七月份时,宫里便传出皇后身子不适的消息,不过当时只说皇后侍奉病体缠绵的太后累倒了,皇帝体恤皇后,便下旨让她在凤翔宫休养,免了宫妃及命妇的请安,连宫务都交由由贵妃管理。如此,也因为承平帝当时的话,众人只觉得皇后应该是累倒了,并没有作其他想法。

    到了中秋节,宫中举办中秋之宴,皇后终于出现了,众人虽然觉得皇后脸色有些苍白,但人却丰腴了许多,但是女人中年发福这种事情不奇怪,也没有想歪。可谁知道,中秋过后不久,会传出这个炸弹一样惊人的消息来呢?

    此事是承平帝亲口所说,货真价实,没有丝毫的作假。

    原本宫里的皇子就这么几个,对了,加上年前出生的十一皇子,但因其才一岁,没人放在眼里,对于未来谁会登上那位置,这些年来宫里宫外都紧紧地盯着,各有猜测。虽然因为承平帝一次雷霆之怒及去年中秋大刀阔斧地处置了一批人,使得众人并未敢站队,但是在魏王和齐王统统被圈禁后,秦王和端王两位王爷隐隐有角逐之势,众人心里都以为左不过是这两人罢了。

    可谁知,皇后都这把年纪了,竟然传出了身孕来,一时间炸得人头晕目眩。

    若是皇后这胎能平平安安地生下来,又或者是男婴,那么他便是承平帝的嫡子,妥妥的太子啊。当然,若是位公主的话,事情原本咋样的便咋样吧。

    凤藻宫里,安贵妃听到这个消息时,失手摔了自己最爱的青花瓷盏,傻愣愣地看着来禀报的玉蕊。

    “娘娘?”玉蕊有些担心地看着她。

    安贵妃慢慢地坐直了身子,又确认了一遍,当从玉蕊这儿知道这消息是皇帝亲口承认的后,安贵妃脸皮抽搐了一下,心里顿时慌了,猛地起身。

    “娘娘,你要做什么?”心蕊紧张地扶着她,同时示意殿内伺候的人都退下,免得安贵妃又说了什么话传出去就不好了。

    安贵妃捉住玉蕊的手,急道:“皇后若是这胎生下男孩,可就是嫡子了,本宫的禹儿怎么办?那女人是个狠心的,恐怕会觉得禹儿妨碍了她的孩子,说不定会将禹儿赶尽杀绝……”然后猛地打了个哆嗦,低声说了句什么。

    玉蕊靠得近,当听到她说什么“……明明当年被下了绝育药……怎么会怀上呢,难道药效没了……”之类的,几乎吓得魂飞魄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娘娘!”玉蕊又唤了一声,不得不打断她的话,担心她再说下去,自己可能就没命了。

    安贵妃回过神来,也发现自己惊慌中不小心透露了当年的事情,紧张了下后又淡定了。当年的事情与她无关,她不过是不小心看到罢了,也非是她动的手,皇后就算知道也不会拿她如何。

    而且,她总觉得,以皇后的聪明,她应该已经知道当年的事情了,想来皇后会知道是谁下的手,完全与她无关。

    如此一想,便定下心来,在玉蕊的揣扶下坐回了榻上,绞着帕子皱眉思索起皇后怀孕这件事情的利弊,觉得自己不能再如此无作为了,得为唯一的儿子谋划一翻。以前她什么都不做,也是因为皇后抚养端王一场,无论如何,皇后为了武安侯府的传承昌盛,都会选择支持端王。可若皇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她还会一心一意为个养子打算么?

    玉蕊重新沏了茶过来,拿着美人捶为她捶着腿道:“娘娘,皇后的肚子才两个月左右,而且也不知是男是女,并不需要太过着急。”

    安贵妃愣了下,刚才太过吃惊,第一想法便是“外一皇后生下嫡子”怎么办,完全没有想到外一皇后生下的是公主呢?

    安贵妃侧首,看向镶嵌在榻上的一面小黄铜镜,从打磨得光滑的镜面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面容,再怎么保养,也出现了老态。皇后比她还年长一些,这把年龄,若是生产,恐怕生不生得出来都难说,就算生出来了,外一孩子是个体弱的呢?

    这其中有无数的可能,只要冷静下来的人,都能罗例出皇后此番怀孕的各种可能性来。

    想通其中的关键,安贵妃顿时神清气爽,脸色也恢复了先前的雍容华贵。

    玉蕊见她慵懒地卧在软榻上,知道主子已经想清楚了,心里也松了口气,便笑道:“皇后娘娘有了身子,恐怕娘娘要继续管宫务了,听说四宫里的那些娘娘极眼馋呢,主子要不要挑个时间去探望皇后娘娘?表一表心意?”

    安贵妃点头道:“必须去的,让人去凤翔宫问问情况,若是不打扰的话,咱们就过去看看。反正等皇后生下这孩子之前,只要没个结果,宫里宫外都不会有什么异动,咱们也要做足了面子,可不能教人说了去。”最重要的,她怕皇后秋后算账。

    玉蕊笑着点头。

    安贵妃能想通这事情,其他人照样能想通,并且比安贵妃想得还要深一些。所以,在初时的震惊过后,众人很快便将之放下了,该干嘛就干嘛。

    所有人皆知道,未来的变数可大着,皇后终究输在了时间上,不管现在如何,将来的事情还真是说不准。

    ******

    阿竹同样目瞪口呆,然后暗搓搓地琢磨着皇后的岁数,得出一个结论:皇后老蚌生珠啊!皇帝依然龙精虎猛!

    不过,很快地,阿竹同样也有些纠结担心了。

    首先,担心的是端王陆禹的地位会不会受到影响。毕竟是救命恩人嘛,第一时间想到他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而阿竹觉得,皇后若是有了嫡子,而且承平帝也不知道能活多久,那么他这养子或许没什么用了,到时皇后会不会视他为自己孩子的绊脚石将他除了?或者是皇帝宠爱的皇子换另一个,同样放弃了他?

    其次,皇后都快五十岁了,这么高龄的产妇——现代医疗那么发达都有危险,何况古代这个高危世界,感觉很不妙啊。她和皇后无冤无仇,作为个旁观者,自然不愿意见发生这等惨事的。

    “三姐姐,你在想什么?”

    柔软的声音在旁边响起,阿竹抬头便见到像无骨的小白菊一样挨着自己的严青菊,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发现自己在萱纸上用拼音乱七八糟地组着字,例出皇后怀孕的利弊和对陆禹的不利因素等。

    “三姐姐,这是什么东西,有点像画符?不过那些符又不是这样的。”严青菊继续好奇地问道。

    画符什么的……若是被有心人看到,估计会污蔑她心怀不诡想要行巫蛊之事吧。

    阿竹脸皮抽搐了下,发现拼音实在是不安全,以后还是少弄它吧。想罢,将那张纸揉成一团,打算呆会让钻石拿去烧了。

    严青菊静静地看着她动作,倒也没再问她什么了,转移了话题,“三姐姐,花园里的菊花开得正好,你要不要一起去赏菊?”

    “是二姐姐的主意?”阿竹了然地道。

    严青菊抿唇一笑,娇娇怯怯的,单薄的身子骨使她看起来更像朵小白花了。“嗯,二姐姐使了丫鬟过来,说突然想要去看看菊花,让我来叫你。”

    “怕我不答应,所以先扯上你吧?”阿竹拍了拍她的脑袋,站起身道:“既然四妹妹来叫,自然去了。”

    严青菊的眼睛又亮了亮,三姐姐这语气仿佛是因为她才答应去花园赏菊,让她脸蛋都有些发红,捏了捏帕子,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阿竹今儿在房里看了一个上午的棋谱,坐得也有些累了,也想出去走走,便答应她一起去花园赏菊,顺便叫上严青梅。

    到了内花园摆放秋菊的东南方向角落,那里搭起了架子,摆放着满满的菊花,品种繁多,姹紫嫣红,难得的盛景。因为中秋已经过了,原本摆放到各处观赏的菊花便又全部都搬到了这儿来。

    阿竹带着严青菊溜达了下,才等到姗姗来迟的严青兰。至于严青梅,先前她使了丫鬟过来,大房来了客人她得留在那里作陪,没办法过来了,让她们玩得愉快。

    等严青兰到达时,阿竹和严青菊明显发现这姑娘状态不好,不仅脸色有些苍白,而且看起来还有点儿伤心。

    阿竹勾住她的肩膀,凑近了发现她身上的香味儿真重,不会是无知地将香料都往自己身上涂了吧?不过怕伤了她的少女心,阿竹什么都没说,将她往旁边的亭子带,问道:“怎么了?谁惹咱们二姑娘生气了?说出来,咱们组团去灭了他!”

    严青菊让丫鬟将点心端上来后,看了看丫鬟沏来的茶,顿时眉稍微蹙,对丹寇道:“去沏壶果茶过来。”

    严青兰抽了抽鼻子,看了周围一眼,直到阿竹将那些丫鬟撵到亭外后,方道:“我生病了,好难受!我觉得我要死了!”

    阿竹惊讶道:“你胡说什么?生病了就去看大夫嘛。看过大夫了没有?”见她摇头,继而淡定道:“这不就是了,大夫都没有看,你怎么知道自己生病了?放心,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严青菊也很惊讶地看着她。

    见两人只是惊讶却一点都不担心,严青兰顿时悲从中来,指着她们道:“我就知道你们不关心我,我不要理你们了!”最后声音里已经有了些哽咽了,就要起身离开。

    哎哟喂,姑娘你以为你几岁啊?动不动就要绝交什么的真的不好啊!

    阿竹眼疾手快地将她拉住,见她神色不似作假,真的如此认为,心里惊讶了下,方慎重道:“你怎么会觉得自己生病了?若是生病的话,总有个症状吧?你和我们说说,也许咱们知道一些呢。”

    严青菊也附和道:“对啊,三姐姐一定知道的,长槿弟弟出生那会儿,三姐姐不是看了很多医药典籍么?”

    阿竹望天,当时她只看有关妇人怀孕的医书,而且只是自己摸索,很多都是半懂半不懂的。

    严青兰瞅着两人,眼眶红红的,见姐妹们安慰,心里又酸了起来,边抽泣边道:“一直流血的话,血会流空吧?没了血是不是会死?我从前天开始就流血了,我不敢告诉旁人,我怕他们会说我要死了……呜呜呜……”

    严青菊大惊道:“二姐姐一直流血?怪不得你的脸色这么苍白,是哪里受伤了?一直流么?不能止血?”

    “止不了,原本只有一点,然后它渐渐地大了,都流了一天一夜了……呜呜呜……以后我死了的话,你们要想我,逢年过节时要给我上香,一定不能忘记了我……”

    严青菊眼睛也红了,情绪极容易受到影响,旁人一哭,不管关不关她的事,她都会未语泪先流。

    “……”

    阿竹满脸黑线地看着这两个无知的小姑娘,为什么这种姐妹生离死别的悲伤时刻,她只想要捂着肚子笑得在地上打滚呢?严青菊你这朵小白花不要太入戏啊,旁人看了只以为严青兰在欺负你,根本忘记了严青兰自己也在悲伤呢。

    “咳……别、别哭了……我……哈哈哈——”

    原本想要劝说的话变成了嚣张的笑声。

    严青兰顿时怒目而视,边哭边道:“我都要死了,你竟然笑成这样,我讨厌你!”

    严青菊有些犹豫,三姐姐笑成这样,她要不要一起跟着笑呢?

    阿竹笑得肚子疼,但看到严青兰这小妞快要气得泪奔而去了,赶紧掐了自己一把,止住了那种捧腹大笑的冲动,伸出颤抖的手按住小姑娘的肩膀,边笑边道:“你放心,你绝对死不了,听我的准没错!”

    严青兰心里浮现起了希望,但阿竹笑成这样,又让她觉得好像自己做了什么蠢事一般,顿时又生起了闷气,觉得阿竹果然讨厌。她觉得自己都活不久了,想和姐妹们道个别的,才约她们来赏菊,谁知道阿竹这讨厌鬼竟然还笑。

    阿竹好不容易压下笑,喝了口严青菊端来的果茶,然后凑到她耳边道:“你流血的地方是不是那里……”

    严青兰脸蛋轰的红了下,害羞地点头,那种地方,她自己都不好意思摸的,被阿竹这么明白地点出来,霸王龙也要害羞一下。

    阿竹又问了一些,然后确认了,说道:“这不是什么病,而是你长大了,女人每个月都要流一次血的,医书上称为天癸。”

    “什么东西?”两个姑娘同茫然。

    阿竹打量严青兰,这小姑娘发育得不错啊,虽然仍是平胸,但是以未来发展的眼光来看,她以后的夫君一定很性福。发育得早,所以这月事也来得早,让她想到上辈子自己每回大姨妈来时的惨痛,暗暗地摸着自己的平胸,衷心期望还是再推迟几年再来吧,她也怕哎。

    阿竹觉得这两个小姑娘都必须要受一次教育才行,她解释了下,两人终于半信半疑了,不过在询问了严青兰小姑娘,得知她现在流着血乱跑,没有做什么防护措施,阿竹脸色有些黑,火速地将她打包送回二房交给钟氏。

    钟氏知道女儿来了天癸,顿时惊喜不已,不过当她得知了女儿所做的乌龙事,脸色也和阿竹一样黑了,特别是得知女儿从前天晚上开始流血时,竟然将所有弄脏的衣服被单都自己塞进箱笼里锁着不给丫鬟碰时……钟氏几欲绝倒。

    她怎么生了这么蠢的丫头?

    阿竹再次笑得不行,她就说那么多丫鬟伺候着,怎么没有人发现呢,原来严青兰这姑娘想到这么个绝妙的主意,换下的脏衣服自己拿了箱笼来锁住不给丫鬟碰,脏的被子什么的一起锁起来,做这事情的时候丫鬟都赶出去,为了掩饰身上的血腥味,还将香料一股脑地往身上倒,这时间太短了,谁会察觉出来?

    等严青兰终于被母亲教育过,并且换上干净的衣物,也懂得怎么用月事带后,顿时觉得没脸再见人了,特别是当阿竹对着她嘿嘿地坏笑时,那朵小菊花同样跟着笑,更是恼羞成怒。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总有一天,轮到你时,说不定你比我更丢脸!”严青兰恶毒地诅咒她。

    阿竹不痛不痒,觉得无所谓。她是个有经验的人,到时候难道会和严青兰一搞出这种乌龙么?不过可能她笑得太无良了,所以当她遭遇到久违的大姨妈时,她也同样出了个大丑,并且出丑时的旁观者还是某位王爷。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吉茵珂絲扔的地雷,谢谢~~=3=

    吉茵珂絲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4 21:57:41

    ——————

    看了你们的留言,好像都不赞成男主当摄政王哎。

    好吧,这文其实有两个大纲,一个便是男主当摄政王的,一个是当皇帝的。

    第一个大纲是在这文初发文案存稿时设定的,相信那时收藏的读者都有印象。第二个大纲是在行文十几章后,发现脑洞填不起来了,不得已设计了第二个大纲。

    其实不论哪个大纲,雾都是亲妈,男女猪都不会有事的,但是乃们显然很担心,让雾自己也纠结起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