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41章
    雾矢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wsh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美轮美奂的端王府内,因为主子被皇帝勒令在家思过,使得整个王府的下人连脚步都轻了几分。

    不过,王府主子所居的延煦堂那儿,那些伺候的下人却是和往常没什么不同,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他们都是整个王府的心腹之人,最是知道自家主子的情况,如往常般做事,并未露出分毫异样神色。

    何泽抱剑靠着门口,无聊地看着院外的天空,此时已经进入九月份,天气已经凉了,太阳也稀薄得紧,整个世界都染上了萧瑟的秋意。

    也不知道为何,今日觉得特别的无聊,不似以往那般,只要沉下心来,他可以在一个地方站上一天不动弹,甚至潜伏上三天三夜也没问题。无聊之余,又转头看向屋子里坐在临窗的炕上闲适地挨着引枕看书的主子。他的脸色仍是有些苍白,也不知道那毒什么时候能完全清除干净,虽然外表看着没什么,其实他现在的身体比常人还要虚弱些,若是不小心养着,以后恐怕会留下病根。

    何泽并非正规的侍卫出身,甚至也不是京城人氏。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家乡在哪里了,在他五岁那年,家乡发生了瘟疫,家人皆死在了瘟疫之下,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随乡人一起迁徙。当时他年纪太小,很多事情不记得了,只凭着一股求生的*跟随着乡人一起远离家乡。

    后来在路上,同乡的人死的死、散的散,又遇到了肆虐作乱的流寇匪盗,他差点惨死在路上,幸得经过的何叔相救。何叔是大内侍卫,从端王五岁时便被皇上赏赐给端王作侍卫,便一直跟在端王身边,深得端王信任。何叔救下他后,便将他安置在皇上赏赐给端王的庄子中,让人教他武功及各种技能。何泽习武的天赋极好,方能在那些孩子中脱颖而出,被挑选为了端王的贴身侍卫。

    十岁那年他被选到端王身边,跟着他到现在,已有十个年头。端王虽是主子,却不是个苛待人的,甚至他所有的一切,都是端王给予的,称为再生父母也不为过。何泽事他如主如兄,知道他所有的秘密,有时候不免要为自己的主子急上一急。

    想罢,何泽又换了个姿势。

    这时,甲三拎着食盒过来,见何泽守在门口,不禁抿唇笑道:“何侍卫,这是厨房刚做好的点心,你要不要尝尝?”她将另一个较小的食盒递过来。

    何泽眼睛一亮,笑道:“那就谢谢甲三姑娘了,不过先放着罢,等我有空再吃。”

    说罢,便让开身子,让甲三进去。

    屋内,陆禹正翻着《水经注》,他身后是一片长势良好的湘妃竹,风起时竹影婆娑,清风绿影,浓缩在雕花窗口中,静谧而美好,更衬得靠窗的青年俊雅灵秀,宛然入画。

    何泽亲自端出还热着的山药卷等点心,对陆禹道:“王爷先吃些点心再看罢,仔细伤了眼睛。”

    甲三又沏了绿茶过来,便躬着身子离开了。

    何泽站在一旁,欲言又止。

    陆禹吃了几块山药卷,又喝了一盏清茶,便接过何泽递来的湿帕子擦试干净手。

    可能是发现某人今日心神不宁,陆禹难得开口询问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免得自个憋得累。”

    何泽被他说得俊脸微红,不过有他这话,他便直言了。

    “王爷,您为何要拒绝安阳长公主的婚事?听说昭华郡主其实挺不错的,无论家势或容貌才情,都是一等一的。”何苦拒绝了,直接得罪安阳长公主?安阳长公主可是最能在皇帝面前说上话的,若是她因此忌恨,以后在皇帝跟前上眼药便得不偿失了。

    陆禹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本王不想娶个辩不清容貌之人,她与你有何区别?”

    “……”

    何泽觉得这一刻主子真是太恶毒了,竟然讽刺昭华郡主跟个男人没区别,或者是讽刺他跟个女人没区别。难道在主子眼里,辩不出长相的人,连性别都可以忽视了么?若是他非要娶一个自己能辩得出长相的姑娘,那要拖到什么时候啊?

    何泽又忧心忡忡起来,“王爷,总不能如此拖下去吧?就像这次,皇上能给你的时间不多,若再有一次,下次就没这般幸运了。”皇子在未能坐上那位置时,靠的便是帝王的宠爱信任,若没了帝宠,可以将你直接打入尘埃中。所以这种时候最不能惹的便是皇帝了。

    陆禹又翻了一页,似乎没有听到一般。

    “王爷……”

    陆禹难得耐心极好地回他一句:“过一辈子的人,自然要娶个辩得清的容貌的,不然和个陌生人有什么区别?天天对着个陌生人,你能放心么?放心,父皇曾经答应本王,若是本王不愿意,他绝对不逼本王。”

    咦?

    何泽到底不是笨蛋,这些年来跟在陆禹身边看的东西多了,也多少具备些政治目光,突然发现,这次皇帝斥责他,并未只是单单因为他拒婚一事,恐怕还有什么吧?或者是为了保护他这点不能明说的怪癖?

    不过何泽还是不能放心啊,忧心忡忡地想着,若是他一辈子都遇不到个能辩识容貌的女人呢?真的要打光掍一辈子?想想就不现实?所以他便问道:“主子真的没有能辩得清容貌的人么?”

    “有。”

    “哦,有啊,真是……”等何泽明白这话时,顿时惊喜了,迅速地道:“是哪家的姑娘?太好了,马上去下聘吧!咱们府里也该有位女主子了。”

    陆禹见状不禁有些好笑,继续道:“你也认识!”

    “……严三姑娘?”何泽再次惊悚,下意识地道:“不是因为她长得比较胖,所以好认么?”

    虽然辩不出人的长相,但对于陆禹识人却没有什么阻碍的,他可以从一个人的身高体态、气质、穿着打扮来识别他人。一个人再如何改变,却不能改变极气质和身高胖瘦。至于那种气质大变之人,没事,陆禹身边的随从又不是吃干饭的,也同样能提醒主子啊。

    陆禹这回懒得回答他了。

    何泽纠结犹豫了很久,委婉地道:“王爷,严三姑娘太小了!”而且你不是当人家是女儿么?这也太丧德了吧?

    “嗯,本王知道。”

    “所以……”

    “没有所以。”

    “……”

    何泽坐回门口的位置,边咬着他爱吃的山药卷,边纠结地看着秋日的天空。主子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

    哦,对了,今日是严府的长孙严长松大喜之日,今儿一大早,王爷还特别吩咐管家送了份贺礼过去,他本人因还在闭门思过中,并未亲自到达。这算不算是王爷上心的一种表现?不用人提醒,便自动记起关于严三姑娘身边所有的事情?

    *******

    婚礼很热闹,中途秦王竟然带着一群王公贵族家的弟子跑去闹洞房,将严长松弄得狼狈不堪。

    好不容易将所有的宾客都送走后,靖安公府无论是主子或是下人都觉得今日真是累得慌。

    严祈华微微蹙眉,站在书房的窗前看着外面挂在廊下的红灯笼,橘红的色泽透着一股喜气。

    “大哥,你还没休息啊?”严祈文拎着壶酒过来。

    严祈华又微微皱了下眉,斥道:“纵酒伤身,你少喝些。”

    听得出他严厉的斥责中的关心,严祈文洒然一笑,摸出两个杯子斟酒,笑道:“喝一点没关系。今日是长松的好日子,弟弟来陪你喝两杯庆祝庆祝!”一口饮尽后,又叹道:“一晃便过了这么多年,都不容易啊!”

    严祈华目光微滞,然后接过酒杯一口饮尽。

    兄弟俩在书房中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不一会儿,一壶酒便见底了。

    严祈华有些微醺,却没有醉,反而是严祈文已经有五分醉意,拉着他的手道:“大哥啊,我知道你不容易,难得的大喜日子,你就别憋着了,一起喝个尽兴吧。老头子都老了,指不定过几年便要将爵位传给你了,再也不会……你就放心吧。老头子不喜长松,没事,咱们先让长松带他儿媳妇外放煅炼个几年再回来……”

    “你醉了,回去休息吧。”严祈华拍拍他道。

    严祈文却不放手,嚷嚷道:“今儿秦王来喝喜酒,老头子明显是想要投靠秦王,一定要阻止他。咱们严家的姑娘不要再嫁皇室了,去告诉二叔和三叔,绝对不能听老头子的劝,将西府的姑娘卖了。幸好咱们东府的姑娘都还小,我可不要我的小阿竹将来也像筹码一般被人胡乱地嫁了……”

    严祈华眉头一皱,又缓了下来,说道:“秦王今儿确实是透露出想要拉拢咱们之意,不过周王妃是严家的女儿,皇上不会糊涂地再为秦王择娶严家女儿了,你就放心吧。而且阿竹还小呢。”

    严祈文仗着有五分醉意,赶紧顺杆爬,“说得是!还有我的阿竹是个没什么大志气的,只要夫婿听话上进便行,什么世家公子之类的,那种通房丫鬟一堆的,我的阿竹不会挑选,大哥你就应了弟弟这回吧……”

    “胡闹!”严祈华眼角微跳,不再理会他的撤泼打滚,扬声叫来外头的小厮严顺,将严祈文给架回五柳院。

    回到五柳院后,柳氏忙端了醒酒汤过来,待服伺候丈夫喝完汤又洗漱过后,柳氏坐在床边,扯了被子盖住他。

    严祈文并没有睡着,拉着柳氏的手道:“惠娘,咱们阿竹以后会嫁给她喜欢的夫婿。”

    柳氏微微一笑,心里却叹息。若是阿竹的婚事有可以利用的,大伯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利用。可以说,家里的四个姑娘的婚事,都是具有一定的联姻意义,就如严青梅,是为了修补严家与张家的关系而定下的,所以才会提前让他们培养感情。将来严青兰、严青菊都一样。

    不过这些也不能怪严祈华,他是老公爷教养长大,自幼所承庭训一切以家族利益优先考虑。再加上现在的老太爷是个糊涂的,没了老公爷的镇压,严祈华的压力也大,他要在即将到来的夺嫡风云中,尽量保住严家。

    柳氏坐了很久,直到夜深了,方上床歇息。

    *****

    第二日,是新妇拜见姑舅的日子。

    新妇是泾州百年世家阮家的姑娘,这阮家祖上曾出过三朝元老,荣极一时。虽然现在荣光已不在,但阮家以治家严谨著称,他们府里的姑娘自幼承庭训长大,礼仪规矩、女红针黹、主持中馈、管家理事都极为厉害,人人称道,是最适合不过的宗妇。

    严长松是长房嫡子,将来要承爵,这长媳要担起重任,便得慎重挑选。最后挑来挑去,老太君终于一捶定音,挑中了阮家的姑娘。

    一大早,靖安公府的主子们无论大小都齐聚到春晖堂中,严长松带着他的新婚妻子阮氏过来给长辈们行礼敬茶。

    阮氏是个体格高挑丰满的姑娘,脸盘儿微圆,但轻抿唇一笑,却带了几分亲切甜意。头上梳着飞仙髻,赞着步摇凤钗,身上穿着浅蓝色高领内衣,烟霞粉色对襟绸缎短袄,大红色提花长裙,喜气洋洋。

    阮氏脸上带着新妇特有的羞涩,一一给长辈们敬茶,同平辈们见礼。

    敬完了茶后,便一起在春晖堂用膳,阮氏伺候老太君等用膳。老太君只让她夹了几筷子意思一下,便让她坐下一起吃了。其他人见老太君照顾这重孙媳妇,也不敢多说什么,老夫人倒是有些发酸,忍不住刺了两句。

    阮氏恭顺地站起身,老太君便说了句:“安心用膳,公府的规矩虽严,但只稍做好自己的事情便成。”

    阮氏柔顺地应了声,又坐了回去,可却将老夫人气坏了。

    其他人都安静用膳,阿竹吃着丫鬟给她布的点心,瞄了眼低眉顺眼的阮氏,心说这姑娘懂得拿老太君当挡箭牌,脑子转得快,挺不错的。

    早膳后,严老太爷便带着儿孙们离开了,他面上无喜无怒,给新妇准备的见面礼也是规规矩矩的,因为老太君在场,他倒是没有因为不喜长孙而给新妇难堪。

    严长松随父亲出去,离开前看了阮氏一眼,阮氏朝他眨了下眼睛,又恭谨地低下头。

    这一幕只有几人瞧见,阿竹心里有些惊奇,看来这位堂哥的审美观不同啊,阮氏明显不是那种娇小玲珑又纤细如柳的姑娘,倒和大伯母有些相似。

    老夫人心里泛酸,见一群孩子围着阮氏说话,特别是见阿竹拉着她孙女青兰一起,更是气得心口疼。这些年来,严青兰和姐妹们虽然吵吵闹闹的,但处得极不错,老夫人有心将她们分开,但是姑娘们都是一起读书一起玩耍,怎么可能分得开?最后发现,这孙女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大嫂做的这个荷包好看,这针法很特别。”阿竹摸着阮氏挂在腰间的荷包道。

    听到她的话,其他三个姑娘也好奇地凑上去看,纷纷点头表示阿竹说得不错。

    阮氏原本有些拘谨,不过她素来是个稳得住的人,见这群小姑子都是年幼的姑娘,亲小姑严青梅也不是个爱争强好胜的,她们亲近自己,心里也有几分欢喜,当下便道:“这是泾州那带的一种绣法,你们若想学,改明儿便来我院子,我教你们。”

    阿竹笑嘻嘻地道:“那真是多谢嫂子了,只要长松哥哥不嫌弃我们打扰你们相处的时间便成。”

    一句话逗得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阮氏更是羞得满脸通红。

    阮氏是阮家大房的嫡次女,她与嫡长姐不同,生得高挑丰满,不符合时下女子的美姿仪。虽说阮家的女儿不愁嫁,但母亲却一直担心她嫁人后,丈夫不喜,使得婆家也不看重。不过昨晚……丈夫似乎还是挺喜欢她的,婆婆是个宽厚之人,小姑们也都是好相处的好孩子,看来这桩婚事是极好的,比大姐嫁去的陵安伯府好多了。

    家里有了位大嫂,姑娘们平日消磨的地方又多了一个,便是严长松和阮氏的松涛院,阮氏有一手极精湛的女红,姑娘们没事都爱过来请教她。

    阮氏进门不久,天气便开始冷了,很快便进入了十一月份,入冬了。

    刚下了场雪,好不容易雪停了,院里积了一层厚厚的雪,下人忙着将雪扫起来堆到一起。

    阿竹带着丫鬟一起穿过回廊,到了母亲柳氏的屋子,刚掀开帘子,迎面便是一股热气扑来,有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娘,我回来了。”阿竹接过丫鬟弄好的暖炉抱着坐到柳氏旁边,却见她眉头微锁,似乎有什么恼人的事情发生一般,不禁问道:“怎么了?”

    柳氏摸了摸她的发,叹道:“先前我去你大伯母那儿,听到一个消息,桃丫头难产……去了。”

    阿竹懵了下,等醒悟过来“桃丫头”是谁时,惊声叫道:“桃姐姐她——孩子呢?”

    “孩子倒是无事,不过还未足月,生来有些体弱,是个哥儿。”柳氏叹道:“桃丫头可惜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月还有两天便结束了,修仙也要完结了,等下个月,全力码这文,一天双更也木有问题~~=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