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五书城 > 妻心如故 > 第10章
    《妻心如故》来源:https://www.jwshu.com
    最快更新妻心如故最新章节!

    阿竹坐在绣墩上,支着小胖手看着院子里那一丛开得正灿烂的玉兰花,身后是严青兰欢快的笑声,丫鬟婆子们守在旁边伺候着。

    严青梅正在看琴谱,她最近和府里请的一位琴娘学琴,颇有心得,若是专攻此道,将来成就不凡。严青兰原本也闹着要学的,钟氏溺爱她,但那琴娘是大夫人高氏娘家送来的,还用了个极正当的名头,不好开口,便闹到了严老夫人那里,大夫人高氏便让琴娘将四个女孩都教了,结果严青兰又怕疼,不肯再学了,最后坚持的只有严青梅。

    阿竹回京途中被陆禹蹂-躏过一阵子,不知怎么的,便也研究起棋来,她觉得自己若不学好棋,以后估计会很惨,这种直觉让她对学琴没什么兴趣便没有再学了,整天有空就捧着棋谱来看,为此严祈文为她找了很多稀有和棋谱。

    严青菊是个小透明,严青兰自己不学琴,也威胁着她不许学,最后只能含泪地应下了。

    阿竹看到严青菊那副小白花受气包的样子,实在是想叹气,看不过眼时,便也随便搭把手不让严青兰将她欺负太过,倒是让那小姑娘私底下十分仰慕她,偷偷和她示好了几回。

    只有四个姑娘的靖安公府还是很平静的,不过等过些日子,宫里传来消息后,估计会平静不下来吧。

    正想着,却见静华斋伺候的婆子领了管事嬷嬷进来,告诉正在学习或玩闹中的几个姑娘,让他们去春晖堂。

    严青兰一听,欢呼一声,叫道:“是不是曾祖母那里又有好吃的糖了?”

    严青梅秀眉一拧,说道:“二妹妹注意言行。”

    严青兰朝她扮了个鬼脸,哼了一声。

    她对这位端庄又老成的大堂姐实在不知道怎么办,连带和她较劲都觉得无趣,原本以为阿竹回来多了个可以欺负的,但在上回被阿竹刺激过一次,不知怎么地,反而畏惧起她来,只有严青菊才是最好欺负的。

    “嬷嬷,是不是家里有客人来了?”严青梅慢条斯理地问道,见阿竹要爬下秀墩,忙伸了手扶着她,免得她短手短脚的,不小心摔着。

    阿竹甜甜地笑着道了声谢,虽然这位大姐姐很严肃,但只要摸清她的脾气,是位极好相处的姑娘。

    “是啊,老夫人和三夫人的娘家嫂子来了。”

    严青兰更是听得眼睛发亮,忙要朝春晖堂跑去。

    严老夫人大钟氏出身伯府,是永定伯府的姑奶奶,而三夫人小钟氏同样也是永定伯府的姑奶奶,当初严祈贤的婚事,是严老夫人一力要求娶娘家的姑娘,先老太爷和太夫人被她闹得不行,最后聘了小钟氏。

    到了春晖堂,发现这里十分热闹,严家几位夫人都在。

    此时,太夫人正和一位五旬妇人说话,妇人旁边坐着一个年轻的媳妇,还有一个六七岁的男孩,穿着丁香色的袍子,腰间挂着一枚羊脂玉玉佩,唇红齿白,十分俊俏,眉眼和顺,看着就是个性子温和的小公子。

    “哎哟,这就是府里的四位姑娘么?都是俊俏的可人儿。”那五旬妇人笑呵呵地说,目光在四人身上扫过,不过看到一身肉乎乎的颇有份量的阿竹时,顿了一下。

    四个姑娘依次和客人见礼后,严青兰早已欣喜地跳过去,搂着那中年妇人的一边手娇笑道:“外祖母,您来看兰儿么?”

    永定伯夫人笑呵呵地抱着严青兰,而大夫人高氏也笑着对梅竹菊三个姑娘道:“这是永定伯府的公子祺哥儿,也算得上是你们表哥。”这是特地为阿竹介绍的,阿竹并未见过他。

    三个姑娘都叫着表哥,小正太钟祺赶紧回礼,认认真真的模样,极讨人喜欢。

    很快孩子们又被叫到隔间去玩耍吃点心了,四个女孩子加一个长得漂亮的男孩子,这组合实在是怪异。

    阿竹坐在严青梅旁边,小肥腿无法着地,在凳子上一晃一晃的,悠然地看着严青兰熟稔地拉着那男孩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心说这倒像是青梅竹马的组合,也不知道严青兰长大后,小钟氏会不会将她嫁回娘家。

    “兰妹妹,这位是你们家的妹妹么?以前没见过。”钟祺笑问道。

    严青兰没什么兴趣介绍阿竹,只道:“这是三妹妹,三妹妹年前刚和二叔他们回京,你自然没见过。”然后凑近他,压低声音霸道地道:“不准你和她说话!她那么胖,压都压死你!”

    钟祺今年已经七岁了,男女七岁不同席,早已晓些事儿了,严青兰那句“压都压死你”让他一张白晰漂亮的脸蛋涨得通红,偷偷地看了阿竹一眼,见她胖乎乎的,却显得憨然可爱,也不知道为何严青兰不喜欢她。不过他脾气素来极好,只是笑了笑,没将严青兰霸道之语放在心上。

    因钟祺到来,严青兰连跟班都不要了,便拉着他到旁边玩耍,严青菊腼腆地蹭到阿竹身边,怯生生地唤道:“大姐姐、三姐姐。”

    严青梅朝她点头让她坐下,询问道:“听四婶说,你近来开始学画,学得怎么样了?”

    严青菊腼腆地道:“还在学基础,生先说,要先练好基础才行。”

    严家女孩子虽然不用去族学,但所学的东西一点都不少,除了跟教习嬷嬷学规矩及礼仪外,还请了位女先生教她们琴棋书画,闲时还要跟母亲学习管家女红等,时间排得满满当当的。

    严青梅小小年纪却是个博学的,当下便和她讨论起丹青来,给她指点了一些学习的诀窍。

    阿竹坐在一旁淡定喝茶,偶尔插口几句,三人一时间聊得容洽。

    等永定伯夫人和其媳妇携钟祈告辞离开时,严青兰依依不舍,拉着钟祺的手几翻叮嘱他有时间要到家里来玩,钟祺好脾气地应了,心里却不以为然,他要忙着学习呢,哪有时间陪着个女孩子?

    其他人看着不由好笑,倒是严老夫人暗暗皱了下眉头,看了眼三夫人钟氏。钟氏正看着女儿笑,没有发现婆婆的眼神,大夫人高氏看到了,尔后一想便明白了老夫人的意思,怕是嫌弃自己娘家现在式微,并不愿意将来将兰丫头嫁到永定伯府吧。

    三房现在有三个孩子,两个嫡出一个庶出,严青兰是唯一的姑娘,又是嫡出,长得也端丽,严老夫人希望这嫡亲的孙女将来有个好前程,最好将大房二房的梅竹都压下去,自然瞧不上眼自己娘家的侄孙了。

    阿竹见没自己什么事,便也辞别了姐妹们,柳氏一起回去了。

    待得晚上,听父母的壁角才知道,原来今日永定伯夫人带孙子上门来,是想要将钟祺送到严家族学里学习。这倒是无可厚非,严家虽是京中的勋贵之家,祖上却是耕读传家,历代族长都重视子弟的学业,使得严家族学在京中一带颇有声名。

    知道不关自己的事情,阿竹淡定地将那位钟表哥的事情放下了。

    过了两天,阿竹便在自家花园里见到了被严青兰硬拽到花园里玩耍的钟祺,便知钟祺已经住到严家来了,现在已经在严家族学里挂了名。

    虽然有钟祺转移了严青兰的目标,严青菊便成了个没人管的小可怜,反而成了阿竹的跟班了。阿竹对着那小媳妇的脸,顿时有些胃疼,很想让她去当严青梅的跟班,但看她那副怯生生的模样,又算了,权当多照顾个小屁孩。

    阿竹正领着严青菊吃着柳氏让人给她们做的奶油松酿卷酥时,前院伺候的管事婆子来了,抿唇笑道:“二夫人,宫里来了位内侍大人,大老爷让三姑娘到正厅去。”

    柳氏脸色微变,很快便笑道:“知道了,我给她们洗漱下,便让人带过去。”

    等嬷嬷离开后,柳氏忙指挥着丫鬟给两人漱口洗脸,又整了下衣服,便让刘嬷嬷领他们去了大厅,对阿竹一直拽着严青菊的行动视而不见。

    严祈华夫妻正在接待着一名白面无须的男子,二十出头,声音尖尖的,正是宫里来的内侍。

    那内侍见到阿竹牵着严青菊的手走进来,便笑起来了,恭维道:“贵府的姑娘都是好的,小小年纪就懂得照顾妹妹了。”

    大夫人含蓄地笑了笑,阿竹比严青菊还长几个月,可是却矮她半个头,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呢。

    等大夫人介绍完了两人后,那内侍有些诧异,多瞧了阿竹两眼,又笑道:“是个可爱的姑娘,娘娘十分挂念三姑娘呢,年前听说三姑娘回京遇袭之事,急得不行,后又因姑娘们都有孝在身,不好召进宫去,现下看三姑娘如此康泰,娘娘也放心了。”

    严祈华说道:“让娘娘挂心了。”

    那内侍又说了会儿话,便告辞离开了。

    严祈华去送他,大夫人看着两个女孩子,见青菊怯生生的,不禁有些头疼,再看阿竹一副肉包子打狗的淡定样,更头疼,便道:“宫里的惠妃娘娘十分挂念你,过两日会让人带你入宫。”

    阿竹早有心理准备,听到这话并不吃惊,却有些淡淡的担心。

    这下子她家帅爹爹估计真的要跳脚了。而且,去了宫里,不知道会不会遇到端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